王熙凤为何容忍让平儿做贾琏的准小妾,尤二姐是贾琏偷娶来的

图片 6

很多人都认为尤二姐进府伤害最大的人莫过于王熙凤,其实人们忽略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和王熙凤虽无同等地位,但却有着一样不可忽视的角色,同为贾琏身边人的平儿。尤二姐进府,很大程度上是冲着第一把金交椅去的,贾珍、贾蓉还有旺儿等一再许诺说王熙凤身体很差,而且没有后代,尤二姐进府不久就可能当上嫡亲奶奶,这给二姐很大的信心。不料想,奶奶没当上,反倒丢了性命。

尤二姐算是一个够悲剧的人物了,那么美貌和顺的人偏偏就遇上了王熙凤这样的对手,想不悲剧都难。关于尤二姐的死,王熙凤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但真正害死尤二姐的,真的是王熙凤吗?究根结底,害死尤二姐的,还真不是王熙凤!那么究竟是谁害死了尤二姐呢?我认为,害死尤二姐的真凶其实是贾琏和尤二姐自己。

在古典名着《红楼梦》中,平儿是王熙凤的一个心腹通房大丫环。所谓通房大丫环,是指被收纳为妾的贴身婢女,通房又称“收房”,兼具使女与妾双重身份,地位比姨娘低。那么平儿凭什么竟然成了极不容人的王熙凤收在房中的贴身丫环?其实,这种通房丫环可非同一般,在某种意义上说,她就是小妾,在某种场合说,她就是下人们的少奶奶!本来,平儿从小就跟着王熙凤,并跟着王熙凤嫁给了贾琏。当时陪嫁的一共有四个丫环,结果在王熙凤的处理下,嫁人的嫁人,死去的死去,最后就只剩下了平儿这个丫环了。那么,王熙凤为何容忍让平儿做贾琏的准小妾,也就是说王熙凤究竟为何容忍让平儿做小三呢?

和王熙凤一样,同为贾琏身边人的平儿,就算是妾,也要比尤二姐低一等,本来她就很难和贾琏有机会在一起,二姐来了,她就更难了。平儿是王熙凤的贴身丫环,用李纨的话说是王熙凤总管的一把钥匙,很多旨意需要她上传下达。她是如何应对如流的呢?她既有王熙凤的理财智慧,更据有善良、温顺的本性,在对待彩云的一事上,按王熙凤的做法就是太阳底下跪瓷瓦片子,饿上三天,都招了。她没有,她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研究,最后得已圆满解决。同样的一件事,不同的行事作风,充分说明了平儿掌权却不擅权的本性。

尤二姐是贾琏偷娶来的,之所以要偷娶,而不是光明正大地娶,是因为王熙凤把贾琏挟制住了。贾琏在贾府没纳半个妾,结婚以前有两个伏侍他的丫头住在他房里,类似宝玉的袭人晴雯,也被王熙凤赶走了。

王熙凤究竟为何容忍让平儿做小三呢?这从李纨对平儿的评价中可以得到答案。在《红楼梦》第39回中,李纨曾对平儿作过评价,说她:“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这个评论可以说是一语中的。就是把平儿的身份、地位都道出来了。

图片 1

王熙凤为了不招人闲话,让平儿顶替了这两个丫头的位置,可是贾琏自己说他连平儿也碰不得。唯一的一个秋桐,还是贾赦赏他的,并不是他自己提出要纳的。

图片 2

王熙凤身边曾有四个丫头,死的死,配的配。无疑都是王熙凤的手笔。为什么平儿得已幸免呢?第一,不争宠;她是贾琏的妾,却无妾之实。贾琏有生育能力,这在巧姐和二姐怀孕上可以证实,那么平儿为什么也没孩子呢?肯定是两人几乎没在一起过,如果平儿有了孩子,我想,她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王熙凤是不会允许平儿替代自己。前面那些丫环的下场就是佐证。第二,懂得避让;平儿从不在贾琏面前有所表露,无论贾琏这样的男人是好是坏,从一而终的封建制度,也会让平儿将贾琏当作自己的依靠。虽然她曾无声的帮助过贾琏,但她是奴才,对主子忠是她必须遵循的,何况这些贾琏心存感激却也绝不会告发,这是平儿愿意做的。

可这贾琏又是个“眼馋肚饱”的人,女儿出痘疹的时候,他借着不能和王熙凤住在一起的机会和多姑娘私混,趁王熙凤过生日的时候把鲍二媳妇拉上了床,这样的人,就算没有尤二姐,也会有张二姐,王二姐。只不过尤二姐实在太美貌了,连贾母细细看过之后,都摘下眼镜来,笑说道:“更是个齐全孩子,我看比你俊些。”
这里贾母口中的“你”,指的是王熙凤,也就是说,尤二姐比王熙凤更俊俏。如此俊俏的尤二姐,明知贾琏是有妇之夫,还对贾琏的示好一点也不推辞,两厢情愿之下,又有贾蓉给出的在外边安置房舍的主意,自然就有了贾琏“停妻再娶”一事了。

作为王照凤的“心腹”之人,平儿首先表现出忠心事主的品格。她处处事事为奶奶着想,分担许多家内事。凡属王熙凤的大小事情都先经过她的手,然后再报告给王熙凤裁夺。她如同一位高级的生活秘书,事事料理井井有条,而又从不越权行事。这恐怕是她深得王熙凤喜欢和信任的一个重要原因,否则她就不会随嫁到贾家,也不会被贾琏收了房,成了“半个主子”。

第三,对王熙凤忠心耿耿。虽然尤二姐的消息是她传递给王熙凤的,这本也是她的职责。我们看尤二姐进府后她都做了什么。安慰劝慰二姐要想开些,在二姐最困难的时刻也出手相帮,如果不是王熙凤明言相告,我想她还会继续支援尤二姐的,这在当时是极其难能可贵的。王熙凤和平儿,同样美丽的生命,同样聪明能干,不一样的人生哲学,不一样的为人处事。这样比起来,平儿更比熙凤强上百倍。

图片 3

其次,她虽然名分上是“妾”,却从来不与王熙凤争风吃醋,而是处处让着王熙凤,即使贾琏有时要“搂着求欢”,也尽力“夺手跑了”。这在平儿的地位上的人来说是不容易做到的。恐怕也是因为如此,王熙凤才能容忍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平儿曾经说过,以前有四个陪房丫环,都打发了,只剩下平儿一个。为什么王熙凤留下平儿做丈夫的小妾呢?因为这是封建时期的妇女首先要做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凭心而论,尤二姐和贾琏在刚刚在小花枝巷安家的时候,还真是和和美美,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好。这时候王熙凤正病着,贾琏就许诺尤二姐,等王熙凤一死,就把她接进贾府去当正房太太。可是贾琏偷娶尤二姐一事不小心被王熙凤发现了,适逢贾琏出差到平安洲,一两个月不在家,王熙凤赶紧到了小花枝巷尤二姐的住处,把尤二姐拉进了贾府。

在中国封建社会里,像贾府这样势力大的豪门家族,嫡子却无一个妾,会被人认为是妻子不贤的。所以王熙凤必须留下一个陪房丫环。她不能留下爱争风吃醋的人,在这方面,平儿是很懂得的,所以她留下了平儿。后来平儿真能如王熙凤所愿。平儿不爱争风吃醋,凡事都向着王熙凤,从不和贾琏厮混在一起。如像秋桐那样不知天高地厚,争风吃醋,要不了几日就要被处治掉的。贾宝玉对平儿的处境非常清楚,曾经慨叹平儿处在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之间却能体贴周到,殊不容易。在第7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一章中,贾琏和王熙凤白日宣淫,平儿却在一旁端水喊人的伺候着,这就是她这个心腹通房大丫环经常要面对的一项艰巨工作。在第21回“俏平儿软语救贾琏”和第44回“喜出望外平儿理妆”这两个章回中,都集中体现了平儿能平息事端的能力和品格。

有人说尤二姐太善良了,被王熙凤的假话和眼泪蒙骗了,才进的贾府。其实不然,细细来看尤二姐进贾府这一段:凤姐来得突然,尤二姐来不及躲,只得起身迎接,凤姐上座,尤二姐命丫鬟拿褥子来便行礼,说:“奴家年轻,一从到了这里之事,皆系家母和家姐商议主张。今日有幸相会,若姐姐不弃奴家寒微,凡事求姐姐的指示教训。奴亦倾心吐胆,只伏侍姐姐。”说着,便行下礼去。不难看出,尤二姐对王熙凤很尊敬,一来就拜,如果换作是尤三姐,恐怕连门也不让王熙凤进的,就是进了门,也要骂王熙凤不让贾琏娶妾,导致自己没有名份。

平儿忠心事主,心无旁念,这让王熙凤十分放心。有人怀疑王熙凤和她的侄子贾蓉关系暧昧,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贾蓉向王熙凤借玻璃炕屏一事略见一斑;还有焦大酒醉后骂的“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似指的是王熙凤和宝玉;但是,当王熙凤告诉平儿贾瑞调戏她的经过,平儿就说道,“癞蛤蟆想天鹅肉吃,没人伦的混帐东西,起这个念头,叫他不得好死!”平儿这样说,一来说明平儿对贾瑞这个没人伦的东西的憎恶,二来也说明平儿是相信王熙凤在男女关系方面是干净的,王熙凤和平儿是最恨这些专门勾引良家妇女的淫棍的,结果贾瑞痴迷到又是挨冻,又是被泼了一身尿粪,经过两次狠狠的折磨后仍不能自拔,等待他的只能是死路一条了。因此,在王熙凤贞洁方面,平儿无疑是十分相信王熙凤是行的正,走的正,是清白的。

接下来王熙凤假情假意地恳请尤二姐随她进贾府,尤二姐毫不推却,小说中说:尤氏心中早已要进去同住方好,今又见如此,岂有不允之理,便说:“原该跟了姐姐去,只是这里怎样?”
这一句话点明了尤二姐心中早已想要进贾府了,王熙凤来请,她是求之不得呢。王熙凤让平儿给尤二姐行礼,尤二姐说了一句:“妹子快休如此,你我是一样的人。”这里尤二姐竟然说她和平儿是一样的人。平儿是王熙凤的陪嫁丫环,也是贾琏房里的通房大丫环,她实际上是贾琏的妾,却没有妾的名份,相比香菱做了薛蟠的妾,薛姨妈还摆酒请客的,平儿什么也没有,可见平儿的地位比妾更低。

图片 4

而尤二姐呢,她是贾琏在外边偷娶的,既没有摆酒请客,也没有媒妁之言,贾府更是不承认的,她和平儿当然不是一样的人了,在贾琏这里,她的地位跟王熙凤一样,可站在贾府的角度来看,她还不如平儿有地位呢!可是尤二姐却说她和平儿是一样的人,只能说明尤二姐太想进贾府了,即使是平儿这样的地位,她也够不上,能和平儿平起平坐,她就满足了,好歹能被贾府认可呀。她说的这句话,正体现了她很想进贾府的心态,这正是为什么凤姐一出手,就能顺利地把尤二姐骗进贾府的原因,准确地说,凤姐是行骗,尤二姐却不是被骗,她是求之不得,自己送上门的。

平儿是王熙凤的“心腹”,又有一定的名分,但她行事绝不仗势欺人或是狐假虎威、以强凌弱。第一件事是第52回“俏平儿情掩虾须镯”,她的镯子被宝玉房中的小丫头坠儿偷去,明知底里却不愿声张。这一方面体谅了宝玉在女儿身上的良苦用心,保全了宝玉和房内大丫环的面子,另一方面又照顾了病中的晴雯的身体,三全齐美。第二件事是第61回“判冤决狱平儿行权”,她在处理“茯苓霜失窃”一案,当水落石出时,她仍能瞻前顾后,既诫饬了窃者,宽容了窝主,又保护了好人,没有辜负宝玉的一片苦心。第三件事是后40回中写巧姐被奸兄狠舅出卖时,平儿悉心照护巧姐脱险,就连贾琏也深为感动,打算扶她为正室。这说明她忠于王熙凤,更可见她心地的善良。

关于尤二姐急于想进贾府的心态,小说中已经不只一次提及。小说第六十五回中,贾琏刚娶了尤二姐,书中写道:贾琏又将自己积年所有的梯己,一并搬了与二姐收着,又将凤姐素日之为人行事,枕边衾内尽情告诉了他,只等一死,便接他进去。二姐听了,自是愿意。当下十来个人,倒也过起日子来,十分丰足。可是接下来的某一天,兴儿来尤二姐的住处找贾琏,尤二姐就趁贾琏不在,拿了酒给兴儿吃,一边问起荣府的情况来。不得不说,尤二姐也太心急了吧!兴儿说想找个机会出来伺候尤二姐,尤二姐笑着对兴儿说:“你们作什么来,我还要找了你奶奶去呢”。

此外,如贾琏偷娶尤二姐事,平儿虽然告诉了王熙凤,但她对王熙凤虐待尤二姐、害死尤二姐一事并不赞成,反同情尤二姐,就连尤二姐死后的丧事都是她背着凤姐帮助贾琏处理的。还有她对贾赦要强娶鸳鸯之事,也是站在鸳鸯一边骂贾赦为衣冠禽兽,同情和支持鸳鸯。第65回通过兴儿之口评说平儿为人很好,“背着奶奶常作些个好事”。从以上事实中可以看出,平儿心地是非常善良的。一个人在得宠时能够如平儿者不多见,而狐假虎威,侍宠骄横者多之。平儿的可爱、可敬,也就在这些看似平常却又不平常的日常生活中展示出来的。

尤二姐想进贾府的心情真是迫不及待,毫无掩饰啊!听说尤二姐有这个想法,兴儿连忙摇手说:“奶奶千万不要去。我告诉奶奶,一辈子别见他才好。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只怕三姨的这张嘴还说他不过。奶奶这样斯文良善人,那里是他的对手!”

平儿的聪明不仅表现在她处理和王熙凤、贾琏之间的关系,以及与上下左右的关系,而且还表现在她对王熙凤的几次劝说上。如第61回当平儿处理完“茯苓霜失窃”一案后,回房向王熙凤作汇报时,王熙凤说道:“依我的主意,把太太屋里的丫头都拿来,虽不便擅加拷打,只叫他们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地下,茶饭也别给吃。一日不说跪一日,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这时平儿劝道:“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不施恩呢。依我说,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久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没的结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况且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上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如今乘早儿见一半不见一半的,也倒罢了。”

这里兴儿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尤二姐“千万不要去”。尤二姐不听兴儿的劝,也不听贾琏的话,一味地想要早早进贾府,改变自己无名无份的尴尬身份。小说第六十九回:那贾琏一日事毕回来,先到了新房中,已竟悄悄的封锁,只有一个看房子的老头儿。贾琏问他原故,老头子细说原委,贾琏只在镫中跌足。贾琏得知尤二姐进贾府,又急又气,他知道这事一旦暴露,他和尤二姐的好日子就到头了,发生了这样的事,亏了他平时白交待尤二姐了。尤二姐临死前,平儿去探望她,后悔当初告诉王熙凤有尤二姐存在,尤二姐忙道:“姐姐这话错了。若姐姐便不告诉他,他岂有打听不出来的,不过是姐姐说的在先。况且我也要一心进来,方成个体统,与姐姐何干。”

这段劝说王熙凤的话,可谓肺腑之言,又是至理之言。它使人们看到平儿为人的宽容大度,心地善良,处事平和的一面,同时又看到她的聪明和清醒的另一面。在这一点上,王熙凤恐怕就不如平儿。因为,王熙凤一生虽聪明透顶,机关算尽,但她的病根儿也就在于一味相信权力可以达到一切目的,一味地施威。她忘记了“得饶人处且饶人”的道理,忘记了理家治国需要“恩威并施”
的成训!

图片 5

在《红楼梦》中,平儿与王熙凤是一对互相映衬性的人物,平儿之平、之俏是在王熙凤的泼、辣、狠的行为中显现出来的,而又以她的平、俏来反衬凤姐的泼、辣、狠。王熙凤是以外表的美丽,内心的丑恶着称的,平儿在外表上不能“夺”主子之美,但她是内心俏,用北京人的俗语说是“心里美”。因此,平儿是“俏也不争春”,这个“春”就是王熙凤!

尤二姐也知道是因为自己一心想要进来,为了早日成得这个所谓的体统,不听贾琏的安排,不听兴儿的劝告,才落得如此地步。倘若当初王熙凤来小花枝巷请她进贾府,她以贾琏不在家为由拒绝,或拒不承认她与贾琏的事,也不至于如此,至少不会落得个生不如死的地步。因此,尤二姐落得这番下场,和她自己争强的心是分不开的。

在贾府万紫千红的丫环群中,受到主子信任的、“有体面”的丫环,不在少数。平儿与袭人、鸳鸯、紫鹃等人可谓齐名,分别居于王熙凤、贾宝玉、贾母、林黛玉的“首席”大丫环的地位。她们各秉其性,各为其主。而本性善良、富于同情心的平儿,要侍奉以“辣”着称、脸酸心硬的凤姐,竟能相安;甚至在某种程度上相得,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与其余的大丫环相比,平儿做人的难度最大。

再看尤二姐进贾府以后,贾赦赏了秋桐给贾琏作妾,这秋桐便和贾琏有旧,从未来过一次。今日天缘凑巧,竟赏了他,真是一对烈火干柴,如胶投漆,燕尔新婚,连日那里拆的开。那贾琏在二姐身上之心也渐渐淡了,只有秋桐一人是命。算算尤二姐和贾琏不过做了一年左右的夫妻,尤二姐进贾府的时间也不过半年,贾琏当初与尤二姐是何等的恩爱,现在就只有秋桐一人是命。贾琏对王熙凤是再了解不过的,尤二姐进贾府能有什么样的日子过,他还能不知道吗?尤二姐在病床上奄奄一息,贾琏却在秋桐房里寻欢作乐,正是贾琏对尤二姐的冷落,才导致了尤二姐对生活失去信心,想要寻死。

图片 6

仍是小说第六十九回,这里尤二姐心下自思:“病已成势,日无所养,反有所伤,料定必不能好。况胎已打下,无可悬心,何必受这些零气,不如一死,倒还干净。原来尤二姐早已对贾琏失望,她的求生与求死与贾琏早已无关,让她悬心的是腹中胎儿,不是贾琏,也不是她与贾琏渐渐淡泊的情份。她只因怀有身孕,才勉强支撑着活在世上,活在贾府带给她的凌辱之中,孩子一去,尤二姐就彻底不想活了。倘若贾琏能像之前在小花枝巷那样关怀尤二姐,她又怎么会去寻死呢?

王熙凤作为荣国府的当家奶奶,大权独揽,威重令行;平儿作为王熙凤的心腹通房大丫环,犹如近侍重臣,身处权要。人们公认,平儿之于凤姐,不仅可靠,而且得力。李纨对平儿除了“你就是你奶奶的一把总钥匙”的评价外,还用过楚霸王的膀臂来形容她与王熙凤的关系:“凤丫头就是楚霸王,也得这两只膀子好举千斤鼎,他不是这丫头,就得这么周到了!”李纨的评语,并不夸张,说明平儿对王熙凤,不仅赤胆忠心,且能配合默契。

如此看来,害死尤二姐的真凶,其实是贾琏和尤二姐自己,一则她自己太过要强,放着好好的小日子不过,非要急着进贾府求个名份,以至于在贾府里受够了气,没有一天好日子过;二则贾琏看似有情,实则无义,有了新欢就不管旧爱,正是贾琏荒淫好色的本性,让原本以为从此有了依靠的尤二姐彻底绝望,这才放弃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在待人接物、行权处事诸方面,不待王熙凤出口授意,平儿便能掂出轻重,知所进退。比如她知道王熙凤与可卿素日亲密,便作主给可卿之弟秦钟备了格外丰厚的见面礼;她深悉王熙凤与贾琏同床异梦、私攒体己,当旺儿来送利银之际,便巧妙地为凤姐掩饰,不使贾琏察知;她明白探春理家,必先从王熙凤这里开例作法,便竭诚支持探春改革,并委婉解说王熙凤在位不得不维持旧例的苦衷,使双方上下都有台阶,深得王熙凤赞许。凡此种种,均可见出平儿确为王熙凤心腹之人。反过来说,偌大贾府,王熙凤能够推心置腹与之诉衷曲、道忧烦的,大概也唯有平儿一人而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