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沉没的钢铁船,妇外孙女童优先

图片 6

2012年,全世界纪念“泰坦尼克”号客轮失事100周年,美国好莱坞经典同名电影又出了最新的修订及3D版,再次引起全球观影热潮。“泰坦尼克”号并不是世界上人员伤亡最多的一次海难,但由于同名电影的长期热映,以及该船本身是当时世界上最豪华、最庞大的客轮,而成为最着名的一次海难。

图片 1

图片 2

1912年4月14日是个悲惨的日子,英国豪华客轮“泰坦尼克”号在第一次航行中因撞到海底冰山而沉没,举世震惊。作为当时世界上一流的超级豪华巨轮,“泰坦尼克”号被称为“永不沉没的客轮”或“梦幻客轮”。

在西方世界,1912年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客轮是个持久的文化遗产,新闻和党媒体经常探讨船上乘客的命运。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这艘被厄运吞噬的巨轮上搭载有8名中国乘客,其中6人幸存下来。以这6名中国人为主题的纪录片《六人》(The
Six)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上映。

沉睡在海底的“泰坦尼克”号残骸

此年4月10日,在南安普敦港的海洋码头,载有2223人的“泰坦尼克”号启程驶往美国。4月14日,一个风平浪静的夜晚,极速航行的“泰坦尼克”号,在漆黑冰冷的北大西洋于23时40分撞上海面上漂浮的冰山。2小时40分钟后,即4月15日凌晨2点20分,“泰坦尼克”号不幸沉没。

泰坦尼克中国幸存者蒙冤百年

1912年4月10日,号称“永不沉没”的巨轮“泰坦尼克”号开始了它的处女航。4月14日深夜,“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船裂成两半后沉入大西洋,1500多名乘客葬身海底。

由于缺少足够的救生艇,1502人葬身海底,只有705人生还,造成当时世界上最严重的一次航海事故,也是迄今为止最广为人知的一次海难。《泰坦尼克号》就是取材于这一真实的事故。

图片说明:泰坦尼克号上8名中国乘客共用的船票。

在电影《“泰坦尼克”号》里,大家看到了一幅幅充满人性,感人至深的温暖画面:白发苍苍的老船长庄严宣布让妇女儿童首先离船,并平静地与“泰坦尼克”号一同沉没;一位仁慈而勇敢的牧师冒着生命危险返回正在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动情呼吁:“让妇女儿童先上救生艇!”;一位父亲深情地亲吻小女儿之后将她送上救生艇……

鲜为人知的是,由于中国人多,占世界1/4,几乎在世界任何角落,凡是有人的地点,就有中国人;在“泰坦尼克”号上,竟然也有8个中国人,他们都在三等舱;而且他们很有福分,竟然幸存下了6个,占3/4。那么,这6个中国人是什么人,他们后来的下落如何?

在西方世界,1912年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客轮是个持久的文化遗产,新闻和党媒体经常探讨船上乘客的命运。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在这艘被厄运吞噬的巨轮上搭载有8名祖国乘客,其中6人幸存下来。以这6名中国人为主题的纪录片《六人》(The
Six)将在今年晚些时候上映。最近,美国《华盛顿邮报》、《赫芬顿邮报》和英国《每日邮报》等媒体纷纷撰文披露这段被刻意掩盖的历史。

然而,历史的真相远远没有那么温暖。美国《新闻周刊》近期刊登报道,讲述了沉船时刻的众多故事,展示了人性的多样性。让人遗憾的是,“妇女儿童优先”的动人救生口号并非完全属实,获得优先权的主要是头等舱、二等舱的妇孺。统计数据表明,头等舱男乘客的生还率比三等舱中儿童的生还率还稍高一点。

图片 3

8位杰克

图片 4

这8个祖国人登记的都是香港居民,都是在船上烧锅炉的工人。登记名字:FangLang、LeeBing、Ali
Lam、ChangChip、ChoongFoo、LeeLing、LingLee和LenLam。可查中文名有4个:钟捷、李炳、炳新、ChoongFoo。年龄最小的24岁,最大的37岁。

根据英国导演罗飞(Arthur
Jones)为拍摄纪录片《六人》而进行的调查,一共有8名中国人在英国南安普敦登上泰坦尼克号,他们的名字出现在三等舱乘客名单上,分别是Ah
Lam、Fang Lang、Len Lam、Cheong Foo、Chang Chip、Ling Hee、Lee Bing和Lee
Ling。按照惯例,这张船票可供8个人共同使用,价格为59英镑9先令11便士,编号1601。这8名中国人年龄最小的24岁,最大的37岁。香港海员工会副主席黄国健分析称,1912年前后,香港海员基本来自广东、宁波和海南等地,当时中国没有远洋轮船,所以他们都受雇于外国轮船,担任低级海员,主要工作是烧煤、加油和扫地等,工资只有外国海员的1/5。

1912年4月10日,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蒸汽客轮、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将要在英国南安普敦开始处女航。“泰坦尼克”号目的地是美国纽约,却在中途撞冰山沉没。

FangLang手头那张船票,可供8个人使用,价格是56英镑9先令11便士,三等舱,编号1601。也就是说,他们和“Jack”住一起。

这8名中国人可能在登上泰坦尼克号前就彼此认识,在英国多艘船上作为职业水手一道工作过。由于当时英国国内持续进行煤矿罢工,英国公司安排他们先搭乘泰坦尼克号到美国纽约,接着再转乘其他船只前往古巴。

航运公司董事挤上救生艇

FangLang他们从事的锅炉工,是泰坦尼克号上最低贱的工种,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按计划,“泰坦尼克”号抵达纽约之后,他们将搭上经停纽约的“Annetta”号轮船,继续做工。

1912年4月10日,泰坦尼克号从英国起航展开首航之旅,船上总计有2229名乘客和船员。8名祖国人上船后,住在跟好莱坞电影《泰坦尼克号》里男主角杰克相同的最低等客舱三等舱。据后来统计,泰坦尼克号沉没后,三等舱的非英国人乘客只有约20%获救。

“泰坦尼克”号沉没的惨剧发生之后,媒体和国会的听证会揭露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展示了人性的多样性。

现任香港海员工会副主席黄国健分析:“1912年前后,香港海员基本来自广东、宁波、海南等城市,当时没有中国轮船,所以他们都给外国轮船做事,担任低级海员,主要工作是烧煤、加油、扫地等,工资只有外国海员的五分之一。”

众所周知,4月14日晚间11时30分,泰坦尼克号在纽芬兰岛沿海撞上冰山,接下来数小时内,这艘巨大的客轮裂成两半,随后被寒冷的海水吞噬。这时,船上8名中国人的命运如何呢?

白星航运公司(“泰坦尼克”号的船东)的董事J·布鲁斯·伊斯梅从来就不喜欢“泰坦尼克”号的船长爱德华·史密斯和设计师托马斯·安德鲁斯。在船只下沉时,伊斯梅挤上了一艘载着妇女儿童的救生艇,这使他的下半辈子都背负着骂名。

事故发生后,当时35名妇女坐上了13号救生艇;而ChoongFoo也奋力爬了上去,保住了性命。据后来船上的金史密斯太太说:“指挥官不敢开枪,怕伤到其他妇女。”

死里逃生

关于伊斯梅是如何从“泰坦尼克”号上逃脱的,流传着很多个版本。一些目击者认为他趁第一艘救生艇即将下水时偷偷溜了进去,一些则认为他从人群中挤到救生艇前,并以开枪相威胁,最终搭上了救生艇的末班车而离开。而伊斯梅自己则坚持他坐上救生艇的时候,“泰坦尼克”号的甲板上已经空无一人了,他对于船上还有1500多人完全不知情。

到凌晨2点20分,“泰坦尼克”号完全沉没。14号救生艇的指挥官罗威开回去救人,他看到木板上有个一动不动的人影,那就是幸运儿FangLang。罗威把他拖上船,乘客围上去按摩他的胸口和四肢,在5分钟内他就恢复了过来。当FangLang发现身边一位船员因劳累过度快要晕倒时,便接过船桨,用力划起船来。指挥官罗威说:“他看起来像个英雄!”

4月15日凌晨,一艘救生船在北大西洋寒冷的海域航行,救生船上的骨干船员搜索着黑暗、残骸散落的海面,寻找任何可能的生命迹象。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此时已经消失在海里,数以百计的乘客逃到数艘救生船上,更多人与泰坦尼克号一起沉入海底或在冰冷的海中被冻死。仅有这艘救生船决定返回事发地点搜寻幸存者。终于,船上的水手发现紧抱着木板漂在水上的一个年轻人,这名昏迷的男子是泰坦尼克号6名幸存祖国乘客之一。

据说,“泰坦尼克”号上只装备了16艘救生艇也正是伊斯梅的主意。伊斯梅在“泰坦尼克”号的规划会议上曾经问了这么一句话:“这艘我们伙本身就是个大救生艇,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还要费神装那些小艇,弄得甲板上乱糟糟的呢?”当船驶入冰山区域内时,据说也是伊斯梅命令船长保持原速前进。

李炳、钟捷、LingLee和AliLam也纷纷爬上了不同的救生艇。

开始时,救生船指挥官哈罗德洛对救助中国乘客犹豫不定,救生船乘员夏洛特科利尔回忆称,洛当时说:有什么用呢?他可能死了,如果没死,还有比中国人更值得救的人。最终,救生船上的其他人说服了洛。这名叫做Fang
Lang的中国乘客被拖上救生船,难友们围上去按摩他的胸口和四肢。5分钟后,他终于恢复过来。科利尔回忆说,Fang
Lang恢复体力后,发现身边一名船员因劳累过度快要晕倒,于是他接过船桨用力划起船来。他像英雄一样不停划船,直到我们获救。救生船指挥官洛不久也收回了对中国人的歧视性看法。

伊斯梅认为“泰坦尼克”号是“永不沉没的”另一原因,是因为无线电系统理应能够及时发送求救信息,呼叫其它船只前来救援,赶在船只沉没前挽救乘客。但是,在“泰坦尼克”号沉没当天,船上的无线电系统出现故障,直到船撞冰山前才将故障排除。“泰坦尼克”号错过了其它船只发送的警告冰山出没的信息,而距离“泰坦尼”克号不远的船只也因被冰山环绕而无法及时赶来救援。

除了FangLang之外,其他几个祖国乘客都均遭到了美国媒体的质疑。当时的媒体报道曾有一番讨论,尤其对比西方男性在性命攸关之时奉行“女士和小孩优先”的准则,而这几名中国乘客又藏又躲的行为。

Fang
Lang只是船上8名中国乘客的幸运代表。尽管8名中国乘客在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时如何反应,并没有可靠的资料记载,但调查显示他们都从即将沉没的泰坦尼克号成功逃生。这可能归功于他们是海员,知道客轮的内部结构。根据记载,除Fang
Lang被救生船救起外,另有5人逃入救生船,其中4人乘上可折叠C备用逃生船,它是从泰坦尼克号降下的最后逃生船之一。这4名中国人与拥有泰坦尼克号的白星航运公司主席约瑟夫布鲁斯伊斯梅在同一艘救生船上,伊斯梅后来在官方调查时作证称,4名中国人跟他在同一艘救生船上。

图片 5

此年4月22日,上海《申报》报道了这几个中国人,称他们偷偷躲在救生艇底,其中有两个人还“因搭客叠坐其上,压烂而毙”。也就是说,这8个船上的中国人,6人幸存(即李炳、钟捷、FangLang、ChoongFoo、LingLee、AliLam),另2人遇难。

蒙受屈辱

1912年4月,“泰坦尼克”号海难幸存者哈罗德·布莱德被扶下救生艇,他的脚受伤,继而在救生艇中被冻坏了。

沉船后不久,美国对华协会特别理事亨利·福特曾为中国乘客辩解:“在祖国,救人的顺序是以男人为先,儿童次之,妇女最后。因为男人在中国的地位很高,孩子失去亲人可以找人领养,女人没了丈夫则注定潦倒一生。”

由于20世纪初西方世界对祖国人的种族敌视氛围,中国乘客在泰坦尼克号沉没后的经历被掩盖或扭曲。尤其是中国乘客75%的生还率,在灾难整体的高死亡率以及女性儿童逃生优先原则的衬托下,显得尤为扎眼,触动了不少西方媒体的神经。一时间,谣言四起,幸存下来的中国人成了媒体的众矢之的。中国人伪装成女性占取救生艇座位、为了生存不择手段类似的指责频见报端。在排华情绪的熏染下,6名中国人成了唯一不受欢迎的灾难生还者。

逃生几率取决于船舱等级

据说,幸存者被“Carpathia”号发现搭救,送到美国的纽约港以后,一等舱、二等舱的乘客都办理了入境手续;而三等舱的乘客则继续坐船到了埃利斯岛,在那儿几乎所有人都下船了,只剩下最后幸存的6个中国人。

据《赫芬顿邮报》报道,1912年的《布鲁克林鹰报》在一篇题为《英勇的盎格鲁-撒克逊水手在灾难中脱颖而出》的报道中,将中国乘客描绘成不近人情的野蛮人,他们是前往纽约的生物,一有危险的迹象,他们就跳上救生船。还有歧视性说法称,遇难的两名中国乘客躲在救生船的板子下,被坐在上面的其他乘客压死。但新调查认为,这两名中国乘客很可能是死于体温过低。

“泰坦尼克”号上“妇女儿童优先”的逃生口号并非是虚构,但是,逃生的几率主要取决于乘客当时所在的船舱等级。

图片 6

在当时的媒体报道中,猥琐的中国乘客成为西方绅士的参照物。可折叠C救生船上的女乘客埃米莉艾丽丝戈德史密斯当时声称,危急关头西方绅士们让女士和儿童先走,但4名中国人拒绝离开救生船,他们躲藏在女性乘客中间,指挥人员由于怕伤到妇女所以没有朝他们开枪。然而调查显示,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中国乘客占据可折叠C上妇女儿童的位置,当这艘救生船被发现时,船上并没有坐满人,而且这种救生船也不可能有空间让4个大男人躲藏。罗飞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查证了所有的证据,没有任何一条证据可以证明6名中国人做了任何不光彩的事,这些指责都是不实言论。

美国新泽西州州立大学教授、著名社会学家戴维·波普诺在他的《社会学》一书中这样写道:“……不幸的是救生船不够。尽管很多人遇难,但乘客注意遵守‘优先救助妇女儿童’的社会规范”,使得英国公众和政府面对这一巨大灾难,“可以找到一些安慰”——统计数据表明,“乘客中69%的妇女和儿童活了下来,而男乘客只有17%得以生还”。

当时有媒体报道,由于那时美国实行排华法案,这几个中国人只能在“Carpathia”号上,接受专门的督察和问询,据说他们还与上船的移民官发生了冲突。

4月15日清晨,英国卡帕西亚号邮轮救走包括6名中国人在内的约700名幸存者。即使在卡帕西亚号4月18日抵达纽约之后,6名中国人的麻烦仍未结束。其他幸存者被允许绕过入境检查,并得到医疗救助,但中国乘客不在此列。根据1882年美国颁布的《排华法案》,幸存的中国乘客不被允许进入美国,他们被扣留在卡帕西亚号接受盘问,第二天更是被直接带到一艘货轮上送往古巴,此后他们的去向成谜。

这是“泰坦尼克”号奉献给世界的一条活生生的文明守则。

最后他们6人在该船上过了一夜,第二天就被直接带到“Annetta”号上,船调头返回大西洋,向南驶往古巴,他们的命运就是被直接送往古巴做苦工,便不知去向、不知死活。再往后,似乎就没有任何有关这6位生还者可核实的信息了。

罗飞和他的国家追随着6名幸存者的足迹,多次在美国、英国、加拿大和中国寻找幸存者的后代。他们发现这些幸存者后来在世界各地安了家,但令他惊讶的是,这些命运多舛的幸存者大多对自己的遭遇保持缄默,即使对家人也少有提及。他们的后代对祖辈在泰坦尼克号的经历知之甚少,这出乎我的意料。他们那一代人非常内敛,与大家现代信息共享的理念不同。百年已逝,没人知晓当初他们是在多么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坚持下来,度过被人排斥和误解的灰色岁月,更没人知晓他们对当初那段惨痛经历绝口不提,这背后是怎样的一种心酸。

但波普诺接下来揭示的数据却十分残酷,他继续写道:“我们发现,三等舱中的乘客只有26%生还,与此相应的是,二等舱乘客的生还率是44%,头等舱是60%。头等舱男乘客的生还率比三等舱中儿童的生还率还稍高一点。”“轮船的头等舱主要由有钱人住着,二等舱乘客大部分是中产阶级职员和商人,三等舱主要是由去美国的贫穷移民乘坐。”

ChoongFoo后来曾向美国法院提交过一份财产损失申报单,总价19英镑15便士,包括毯子两条、袜子半打、现金……2012年3月21日上午,中国方面的记者在美国国家档案馆找到的报损清单,签字时间是1913年3月。问题是,当时排华法案尚未废止,尚不清楚他们是如何回来的。

1997年,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泰坦尼克号》播出后,西方仍不愿在这个浪漫故事中添加中国元素。据称,卡梅隆曾在影片中拍摄过一名中国男子从浮在海面的木板上被救起的片段,但该片段上映时被删除。

这是人类社会更为强悍的另一条规则。

那么,他们究竟回国没回国,有几个回国了,是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回国的?大概只有天晓得了。

于是,波普诺毫不客气地修改了曾使英国人颇感“安慰”的“社会规范”:“在泰坦尼克号上实践的社会规范这样表述可能更准确一些:‘头等舱和二等舱的妇女和儿童优先’。”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永不沉没”的悲剧不仅仅发生在海上

在1912年“泰坦尼克”号纪念集会上,白星公司对媒体表示:没有所谓的“海上规则”要求男人们做出那么大的牺牲,他们那么做了只能说是一种强者对弱者的关照,这不管在陆地还是在海上都是一样的,这是他们的“个人选择”。

三类不同舱位的幸存几率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差距,主要有两个原因。

其一,“泰坦尼克”号和别的客轮一样,将存放救生艇的区域安排在了头等舱和二等舱附近,以降低富人和中产阶级乘客对航海风险的担心,当时所有的轮船都是这样设计的。

其二,下水逃生的安排也保持了这个相同的逻辑,即头等舱、二等舱优先,而不是后来盛传的“妇女儿童优先”。

就儿童而论,一、二等舱共有儿童32人,只有一人死亡;三等舱的儿童有75人,死亡55人,毋庸讳言,作为社会等级标志的舱位成了生命的筹码。

一、二等舱乘客中的遇难者有很多要么是盲目相信“泰坦尼克”号是“不沉之船”,要么是在等待家人时错过了逃生的机会,而幸存下来的三等舱乘客,大多数是在跳入水中之后才搭上救生艇。

幸存者之一、丹麦女乘客卡拉·简森事后写道,在幸存者被转移到“卡帕西亚”号上之后,船上开始弥漫起悲伤的气氛。

幸存者们意识到了在自己家庭中,有人已经永远地葬身海底。妇女们“有些人坐在甲板上,盯着天空发呆……有些人走来走去哭喊着男人的名字,还有些人躺下来默默哭泣。另一些人无法承受这一事实,我们好几次看到有人的尸体被裹上帆布,放到海中。”

《新闻周刊》在报道的最后写道,号称“永不沉没”却终究倾覆的悲剧不仅仅发生在“泰坦尼克”号身上,在金融世界里也一样会出现,比如雷曼兄弟公司就撞上了冰山。

再好的系统,再多的钱,再聪明的工程师,再可靠的设计也不起作用,世界上没有“完美”这样东西,因为驾驶者正以鲁莽的速度驾驶大船前进。在驶向未知的深海之前,我们应该自问一下,船上是否为三等舱的乘客准备了足够的救生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