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

图片 5

《红楼梦》第五回介绍了秦可卿屋内的摆设,书中写道: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问:《红楼梦》中秦可卿的卧室布置讲了几个故事,能说说吗,难道秦可卿是穿越来的?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或者她的遭遇和命运……期待你的精彩回答,关注我,红楼梦,梦红楼,红楼一梦解千愁……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连神仙也住得了。”

图片 1

在这段文字的第一句话中,列出了三个历史人物:武则天、飞燕和太真。

这个要从《红楼梦》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说起。正是在这一回中,贾宝玉进入了秦可卿的房间,然后梦游了太虚幻境。

武则天,唐高宗时永徽六年立为皇后,参与朝政。弘道元年中宗继位,她临朝称制。次年废中宗,立睿宗。载初元年废睿宗,自称神圣皇帝。在位15年,神龙元年神宗复位,武则天不久病逝。她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帝。

秦可卿的房间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飞燕,即赵飞燕汉成帝时入宫,初为婕妤,后立为皇后。她体轻,善歌舞,故称“飞燕”。据乐史《杨太真外传》引《汉成帝内传》:“汉成帝获飞燕,身轻欲不胜风,恐其飘翥,帝为造水晶盘,令宫人掌之而歌舞。”她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有名的宠后。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首先从秦可卿房间的环境说起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秦可卿与林黛玉等人不同,是一个已婚少妇,自然房间也与那些小女孩儿不同。她的闺房显得更加浓情蜜意。

在胭脂斋的点评中,把这种香引申为了“引梦香”,所以宝玉闻了这香味儿之后就昏昏欲睡。此外曹雪芹还有一个用意,就是暗示秦可卿本人的风流妩媚,连房间都让男人沉醉,人就更不必说了。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太真,即杨玉环道号太真,亦称杨太真。唐玄宗时,被封为贵妃。常于华清池离宫赐浴。安史之乱前,玄宗宠信安禄山,杨贵妃曾认安禄山为养子,关系暧昧。安史之乱中,当玄宗逃至马嵬坡时,在众臣逼迫下,杀死杨国忠,缢死杨贵妃。她曾是中国历史上一位着名的宠妃。

秦可卿房间的布置

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什么是《海棠春睡图》?据说当初唐明皇李隆基发现杨贵妃醉酒卧睡在沉香亭,感觉爱妃特别美,于是说道:“岂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后来唐伯虎根据这个故事想象画出了这副《海棠春睡图》。

天下的美人图不少,为何偏偏要用这副呢?主要还是因为画的人是杨贵妃。我们都知道杨玉环最开始的丈夫是唐玄宗之子,而后来唐玄宗逼迫儿子将儿媳妇给了自己。这就是乱伦!所以曹雪芹用《海棠春睡图》来暗指秦可卿与贾珍、贾蓉父子的不正当关系。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所谓的秦太虚,就是诗人秦观。至于那副对联,纵观秦观所留下来的诗作,并没有这两句。而秦观写过不少有关男欢女爱的诗,所以用秦观来暗示秦可卿的风流。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后面秦可卿房间的装饰描写,曹雪芹也是煞费苦心了: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

这些装饰品都是有很大的来头儿,这里一一介绍。

先说宝镜:武则天曾经养过两个姓张的男宠,他们淫乱于宫殿之内,而宫殿的四周都是铜镜。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赵飞燕的金盘:传说赵飞燕身轻如燕,可以在手掌上跳舞。汉成帝曾经为她打造了金盘,让她在盘上跳舞。

木瓜:木瓜本来是爱情的象征,在《诗经》中就唱到:“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而安禄山与杨贵妃本来年纪差不多,但是却当了她的义子。

寿昌公主的榻:寿昌公主是南朝宋武帝的女儿,一天在含章殿的榻上睡着了,额头上落上了一朵梅花,她睡醒后,这片梅花在她额头上不落下来,看着还挺漂亮,这就是后来的梅花妆。

同昌公主的联珠帐:同昌公主曾经用珍珠制作了一个帐子,十分华贵。(寿昌公主虽然生活富贵但却因得病而香消玉殒)

头三件物品对应了三个人:武则天、赵飞燕和杨玉环,她们三人在这些典故中都是淫荡的代表,这也表示了秦可卿本人就是这样一个淫荡的人。

可以从秦可卿的出生来回答,武则天、飞燕和太真。而后两件物品则是在表示秦可卿所有物品的奢靡,在府中她的生活就像是公主一样好。这也是暗示了秦可卿的爱慕虚荣和贪图荣华富贵。而联珠帐也暗示了秦可卿后来香消玉殒的结局。

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秦可卿的这句话也表现了她房间装饰的华丽,书中所描写的可能也只是冰山一角。这也从侧面体现出了秦可卿的爱慕虚荣。

而“西子浣过的纱裘”,西子是西施,在未献给夫差之前一直是一个浣纱女。吴国灭亡,后来有人把西施当做红颜祸水,让女人背了黑锅。

“红娘抱过的鸳枕”则是出自《西厢记》,私会时红娘就是抱着裘枕。

这也是在给人一种感觉:秦可卿是一个红杏出墙的红颜祸水。

秦可卿本来是警幻仙子的妹妹,是种情的首座,掌管着人间的风月情债,警幻仙子然她下界,成第一情人,引导金陵十二钗早日回归太虚幻境。所以曹雪芹把秦可卿描写成为了一个风流成性的人也就合情合理了。就像她的判词所写的那样:情既相逢必主淫。但是秦可卿的使命让她如此
,真实的她又会是什么样?

图片 2

结论:曹雪芹通过房间的布来暗示了秦可卿的性格特点,为后来情节的发展做了很大的铺垫。

注:全文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可卿香国之桃花也,以柔媚胜。

爱牡丹者爱之,爱莲者爱之,爱菊者亦爱之。

“风雅绝伦”矣。

室内布置:

1,墙壁上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对联,云:

“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

2,案上设着或则天当日镜室中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

3,下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

宝玉含笑道:这里好,这里好。

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的。

说着,亲自展开了西施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在刘心武先生看来,《红楼梦》中秦可卿的卧室的陈设是大有讲究的,它强烈的暗示着秦可卿的出身与“皇家有关”,而且,秦可卿本人就是“废太子的女儿”,是公主。这是刘心武关于秦可卿身份认定的一大“铁证”。而且,许多朋友都觉得有道理,很接受这种观点。

现在,我们就来分析一下,秦可卿卧室的陈设究竟说明了什么?她是不是“暗示”着秦可卿是公主。

好在这段话不长,可以全文引出来,让我们和我一起共同分析:

宝玉“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这段叙述涉及到了总共10个人,其中唐伯虎和秦观是画家和词人,是画的作者和对联的撰写者,安禄山是个叛乱者,杨贵妃、武则天、赵飞燕则是皇帝的妃子,只有所谓的寿昌公主和同昌公主是公主,而西施和红娘则是民间女子。10个人中间,有5个与皇室有关,其中只有2个是公主,而且这两个公主在曹雪芹叙述中的分量根本就没有杨贵妃、武则天以及赵飞燕重,怎么就能够得出这是暗示着秦可卿皇家公主身份的结论呢?

秦可卿剧照

我们再看上面所引的第二句话中列出了两位公主的名字。她们是怎样的公主呢?

寿昌公主,应是寿阳公主之误。是南朝时宋武帝之皇女。据《太平御览》中“时序部”引《杂五行书》中记载:“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下,梅花落于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宫女奇其异,竞效之,今梅花妆是也。”这是说寿阳公主在含章殿下睡觉时,一朵梅花恰好落在她额头上,结果就紧贴在了上面。宫中其他人认为很好看,便纷纷效仿她。

同昌公主,唐懿宗之皇女。据苏鹗《杜阳杂编》:“咸通九年同昌公主出降,宅于广化里,……堂中设连珠之帐,却寒之帘。……连珠帐,续真珠以成也。”这是说同昌公主所用之“连珠帐”,是用珍珠串连而成的,据说能够抵御寒气。

从上面介绍便了解到了秦可卿屋内所用之物:

武则天既然是女皇帝,每日梳妆,所用之镜必是一柄“宝镜”,而这柄“武则天当日镜室中”所用的“宝镜”现在便由秦可卿来用。

赵飞燕做皇后以后,她“立着舞过的金盘”最为着名,这个金盘有一千多年历史,现在也摆在了秦可卿的房中。

杨贵妃作为宠妃,安禄山是她的养子,他们之间关系暧昧,常打打闹闹,据传安禄山曾用木瓜掷向杨贵妃,结果打中了她的乳房,将其打伤。因而这只“木瓜”成了他们之间暧昧关系的见证,于是也就有了名气。这个木瓜因隐藏着一段故事,因而也被认作一件奇物,居然也能搜寻来置于秦可卿房中,用金盘盛着作为装饰。

寿阳公主睡觉时,梅花落于额上,五个花瓣便印烙在上面,所卧之榻也因此而成为名榻,同昌公主所用之帐上的珠宝,为公主亲手串制,自当珍贵无比。而秦可卿所卧之榻,是“寿阳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所悬之帐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

上面所列这些宝镜、金盘、木瓜、卧榻、珠帐,都是历代皇宫中之物,天下独一无二之珍宝,如果没有变动,必然长久地保留在皇宫中。即使有一两件流至民间,因这终不是民间所用之器,各地的大臣发现后,为能得到皇上青睐而飞黄腾达,也仍会搜罗来,进贡给皇帝。就是最后没能被搜罗走,仍流传于贵族之家,有一两件或许可能,但如此多的人间瑰宝都集中到了一个贵族家中,均交由一个孙子媳妇享用,无论如何也是说不通的。

文学往往会做些夸张性的描写,曹雪芹身为大文豪,当然深知该怎样做这种文学夸张。他将秦可卿与历史上最着名的女皇帝、宠后、宠妃相联系,显然不会是单纯小说的需要,因为小说不能写得如此不合情理。曹公这样描写必有其另外的目的。他欲以此告诉读者什么呢?作为文学描写可分作两大类:一类环境描写,一类人物描写。这两大类描写不是平衡的,而是有主次关系。即环境描写须符合人物的身份、地位、特点,需要为塑造人物服务。曹雪芹对秦可卿房间的描写,目的正是欲以此暗示给人们:她背后所隐写的是一位身在皇宫的人物,她在宫中地位显赫,应当是宠妃,皇帝薨后,她便成为皇太后。

图片 3

书中接着写道:“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连神仙也住得了。’”对于“神仙”二字有两种解释:

其一,神话传说中的人物,具有主宰世界、超越自然的能力。秦可卿说自己的房间“大约连神仙也住得了”,意指在人间绝无仅有。这世上绝无仅有的房间,除皇后所居之室外,还可能是其他房间吗?

其二,道教中的概念。唐道士司马承祯《天隐子》曰:

神于内遗照于外,自然异于俗人,则谓之神仙,故神仙亦人也。

所以说神仙也是人,是得道后超凡脱俗的人。如《红楼梦》第二十九回贾母称张道士为“老神仙”。除此之外,《红楼梦》中哪个人物可以称作“神仙”呢?这就是小说中再三暗示给我们“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已经修炼成了,也算得是神仙了”的贾敬。

贾敬那样一个年过半百,行将入木的老朽,所隐写之人同贾蓉一样也是雍正。关于此问题,可参见《贾敬探源》一文该文载于《红楼解梦》第二集。。秦氏的房间,其背面隐意,即雍正皇帝居住的房间,秦氏所隐写的不正是雍正的皇后吗?当然是“连神仙也住得了”。

曹雪芹在上述描写中作出的一系列比喻,都突出了秦可卿背后所隐写之人的身份——只能是一位皇后。笔者已在“解梦”论丛中的前几集中论证出,她就是竺香玉皇后。

第四节秦可卿的长相、品格隐喻着

竺香玉皇后的长相、品格第九回谈到秦可卿的长相时,写道:

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

甲戌本在此处有侧批曰:

四字便有隐意。《春秋》字法。

“四字”是指“性格风流”,“风流”:在这里指风度、标格,如名士风流、风流才子。杜甫在《咏怀古迹》中写道:“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晋书·王献之传》中说:“高迈不羁,虽闲居终日,容止不怠,风流为一时之冠。”从上述“风流”一词的用法,可知“性格风流”应指为人处世的态度和行为十分完美,兼备刚强与温柔、坚定与随和、洒脱……为众人所称道。所谓“《春秋》字法”即写史的方法。暗透出秦可卿的原型“性格风流”。秦可卿是十二钗之一,前面已论述,所有十二钗都是竺香玉玉皇后的分身,亦即她们每个人都隐写着竺香玉的一部分,或其长相性格,或其经历事迹。“性格风流”既是“《春秋》字法”,那么,这便应是竺香玉皇后的性格特点。

图片 4

关于她的这种性格,在其他场合也有记述。

第五回,当宝玉倦怠以后,秦氏欲为他安排一个午休之处,贾母对她十分放心,书中谈及贾母对秦可卿的评价时说:

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众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

所谓“是个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意与“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相似。

第十回,金荣的姑妈来见尤氏评理,谈起了“蓉大奶奶”,也就是秦可卿。尤氏说:

“‘……再要这么一个媳妇,这么的模样儿,这么一个情性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他这为人行事,那个亲戚,那个一家的长辈不欢喜他?”

“这么的模样儿,这么一个情性的人儿,打着灯笼也没地方找去。”即指秦可卿的长相和品格都是第一流的。

从上面几段话可知:秦可卿长得“袅娜纤巧”,性格“温柔和平”,与任何人的关系都处得融洽——从小说角度看,都可以作出解释,唯独贾母所说的“乃众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是不可理解的。首先,秦可卿是贾母的重孙媳妇而且是独一无二的,再者,贾母的孙媳中也只有一个王熙凤。因为书中除秦可卿外,再未提及其他的“孙媳”,如何就成了“第一个得意之人”呢?——此处便是脂砚斋所说的“误谬”。既从小说中得不到圆满的解释,其背后必隐写着真实历史。这是怎样的隐史呢?

前面已经论证,贾蓉所隐写的是雍正皇帝。

那么,当贾蓉隐写着雍正皇帝时,其妻子可卿便隐写着竺香玉皇后。雍正帝在后宫中有很多妃嫔,也就相当于有很多“孙媳”。在雍正帝的泰陵妃园寝中就建有二十一座宝顶,埋葬着雍正帝的二十一位妃、嫔、贵人、常在、答应;见王胜利主编《走进雍正王朝》第97页,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年出版。若再加上乌拉纳喇氏、年氏和竺香玉皇后,共二十五人。所谓“乃众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隐写的便是:竺香玉皇后在众多妃嫔中,是“第一个得意之人”,也就是说她是雍正帝的宠后。

秦可卿的死因,是与曹雪芹发生了情爱关系,生了子。在乾隆十一年竺香玉迁到广慧庵后,雪芹经常住在香山正白旗村39号院,以便与香玉的来往较方便,目的就是为了完成《红楼梦》一书。因为书中隐写了大量宫中之事,这些都需香玉提供情况,而且其中也有一些诗词出自香玉之手,所以亦可说《红楼梦》是他们二人共同劳动的结晶。

图片 5

按《红楼梦》中的说法,这是一种“意淫”,但却引起雪芹嫡妻的怀疑,于是她为了拆散他们,便用了一计,以甜言蜜语说服香玉为雪芹生下一子,以便为曹家留下个根苗。但当香玉怀孕生子后,李氏又以此要挟香玉从此与雪芹和孩子断绝关系,最后逼迫香玉选择了自缢之路。竺香玉另一分身香菱的判词云:“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生孤木”喻生子,“两地生孤木”隐写的是竺香玉先为雍正生了一子,现在又为雪芹生了一子,她便活不成了。秦可卿将宝玉引入太虚幻境,所隐写的正是雪芹与香玉之间在广慧庵发生的情爱、生子,并由此而产生的被迫自缢,进而导致曹家第二次被抄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