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第3营受到志愿军一个团的打击,战争双方在三八线南北地区均转入战略防御

图片 11

好了伤疤忘了疼 菲当年是如何被打的

2016-06-28 23:05:31 来源:祖国历史故事广告id2-600×50

菲律宾营先后配备给美军第25步兵师、第3步兵师、第45步兵师和第一骑兵师,最终112人丧生,229人受伤,57人失踪,另有数十人被俘。

提起朝鲜战争中的“联合国军”,除了韩国军队外,人们多记得作为主力军的美军,人数第二多的英军,顽强的土耳其旅,而记得菲律宾是参战国的微乎其微。事实上,菲律宾军队是“联合国军”中除美英军之外,反应最积极的一个—第一个抵达战场,也是仅有的两个派出作战部队的亚洲国家之一。本文综合各方资料,为读者勾勒出菲律宾军队在那场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

图片 1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当日,在美国的操纵下,安理会通过了旨在挽救韩国军队颓势的82号、83号、84号等4项决议,并在第三项中明确要求:各成员国须就朝鲜问题向联合国提供一切形式的援助。这里要强调的是,时任联大主席卡洛斯·罗慕洛就是一名亲美、反共的菲律宾将军、职业外交家。

6月26日,美国总统杜鲁门下令驻日本的美国空军和海军协助韩国作战。6月30日,杜鲁门又下令将美陆军投入朝鲜。7月7日,美国操纵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授权由美国组建“联合国军”司令部。就这样,一支“联合国军”诞生了。

所谓的“联合国军”,由美国、英国、菲律宾、土耳其、泰国等16个国家的作战部队及瑞典、印度等5个国家的医疗队组成,此外还有受“联合国军”指挥的韩国军队。作为美国的前殖民地,菲律宾于1946年7月4日独立后与美国形成了一种特殊关系,两国先后签署《军事基地协定》、《共同防御条约》和《菲美贸易协定》等。在美国的呼吁下,菲律宾立即决定追随美国。当时菲律宾第10营和第10联队是唯一经过训练的装甲部队,而菲律宾即将派出的就是第10联队。

图片 2

1950年8月,菲律宾5万人在马尼拉黎刹尔纪念体育场举行欢送仪式,时任总统埃米利奥·阿奎纳发表讲话称:“你们是第一个带着国家旗帜出国的军队,是为了自由而战,花在你们身上的每一枚比索,都是为了永久的自由和民主”。卡洛斯·罗慕洛亲自将联合国旗帜交到菲律宾上校马里亚诺·阿朱林手中。

9月16日,菲律宾第10联队1367名军人,乘坐美国海军运输舰离开马尼拉。该联队由上校阿朱林指挥,辖3个步兵连、1个侦察连、1个坦克连和1个炮兵连,军官64人。9月19日,菲律宾远征军在韩国釜山登陆,美第8军及韩国方面隆重欢迎。菲律宾军队就此踏上朝鲜战争的征程。

菲律宾军团主要负责配合友军作战

登陆后,菲律宾远征军立即被配属美军第25步兵师,开始整顿和教育训练。9月29日,奉美军师长基恩少将命令,菲军对出没于牟山、群北和泗川一带的朝鲜游击队开展扫荡作战。10月10日后,菲律宾营负责守备大邱、倭馆等主要补给路线和消灭残敌。据菲律宾方面记载,到达后仅一个月,菲律宾部队就遭受伤亡。来自菲律宾阿尔拜省的列兵皮奥在洛东江巡逻时,被一名狙击手射杀。菲律宾军史称他是菲律宾共和国独立以来,为了另外一个国家的民主和自由而战死的士兵。

图片 3

菲律宾远征军虽然是来自国内的精锐部队,但战斗力并不被看好,美军分配给它的主要任务也是守备补给线和肃清残敌之类。韩国国防部战史编纂委员会编写的《朝鲜战争史》中曾提到,1950年11月12日,菲律宾营在银店里一带进行肃清残敌作战,毙敌12人,但“因敌人顽强抵抗,菲律宾营把战斗任务交给美军一个营,转而负责搜索任务”。

事实上,后来菲律宾营虽配合美军连续作战,但同中国人民志愿军直接交战的机会并不多。1950年感恩节期间,入朝不久的志愿军对“联合国军”发起大规模攻击,“联合国军”一败涂地,导致美军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撤退,菲律宾营随之仓皇南撤。其间,战场上的冬天也令菲律宾人吃尽苦头。

入朝作战的菲律宾军人缺乏充足的冬装,而美军方面偏偏“忽视”了这一问题。事件导致菲军指挥官阿朱林与所在部队的美军指挥官发生龃龉。阿朱林表示强烈抗议后,被解除了职务。随后,菲律宾营被分散成5部分配属美军。后来还是菲政府在国内发起捐赠活动,才保证了远征军顺利过冬。

图片 4

令菲律宾人难忘的甫罗洞战役

1951年2月,菲律宾营被配属美军第3步兵师。4月,菲律宾营转至第65步兵团,同波多黎各营一起战斗。不久,令菲律宾人难忘的美罗洞战役发生了。4月22日夜,志愿军对美军第65步兵团发起突袭。在战斗中,随着侧翼的波多黎各营和土耳其旅接连被打垮,菲律宾营被迫直面中国军队。

关键时刻,菲坦克连连长上尉孔拉多·雅浦策划反击,为菲律宾营逃离包围圈争取到时间。但雅浦和他的一名下级军官以及数十名菲律宾士兵战死。雅浦后来被授予英勇勋章,是菲律宾国家能够授予的最高荣誉。4月26日,志愿军在另一次袭击行动中,俘虏了菲律宾一个排共40人。

到1951年9月,菲律宾方面已有43人死于战斗,9人失踪,58人被俘。9月6日,菲律宾第20联队1400余人正式接手第一批菲律宾军人的防线,指挥官是二战期间菲律宾游击队领航者萨尔瓦多·
阿博茨德上校。这个菲律宾营最终有14人阵亡,100人负伤。接下来,菲律宾又先后派出3个1500人的战斗营轮班参战,前后五次合计派出7420人,而菲全国总兵力仅3.4万人,出兵数占总兵力的两成多。菲律宾营先后配备给美军第25步兵师、第3步兵师、第45步兵师和第一骑兵师,最终112人丧生,229人受伤,57人失踪,另有数十人被俘。

图片 5

菲律宾媒体曾多次自豪地称,作为“联合国军”的一员,菲律宾是亚洲团队中除泰国以外唯一出兵朝鲜半岛的国家。2010年6月25日,适逢朝鲜战争60周年,韩国政府为感谢菲律宾军队参战,授予菲总统阿基诺三世“小天使”朝鲜战争英雄勋章。同年12月,阿基诺三世已故的父亲本尼尼奥·阿基诺二世也被授予“小天使”勋章。朝鲜战争期间,17岁的阿基诺二世是《马尼拉时报》派驻朝鲜的记者中最年轻的一个。

此外,菲律宾第12任总统菲德尔·拉莫斯也参加了朝鲜战争。拉莫斯1950年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是第二批到达朝鲜战场的菲律宾军人,曾任中尉侦察排长。从韩国的战争博物馆史册上可查到拉莫斯1987年7月关于他参加朝鲜战争的讲话。他在讲话中称,当年他深入没有人的前线,做了侦察工作……在后来的越南战争中,菲律宾又一次追随美国,并拼凑2000多人赴南越,而拉莫斯则是“菲律宾驻南越民事活动小组”负责人。

图片 6

官方材料:第五次战役中提到的甫罗洞战斗

第五次战役第二阶段结束后,志愿军和人民军为争取主力集结休整,以便更多地歼灭敌人,遂决定主力部队于1951年5月22日起向北移至渭川里、朔宁、文惠里、山阳里、杨口、元通里一线及其以北地区休整。23日晨,“联合国军”及南朝鲜军利用志愿军主力北移之际,乘机反扑。这次反扑,美军发挥其装备优势,以摩托化步兵、坦克、炮兵组成“特遣队”为先导,伴有大量的航空兵和远程炮兵支援。

沿春川至华川公路向金城方向进攻的“特遣队”是由美军第9军指挥的第7师、第24师,南朝鲜军第6师及第2、3师各1个团共2.8万余人。他们在270余辆坦克,550门火炮及大量航空兵的支援下,以机械化行军速度于5月27日占领华川,企图全速攻占铁原、金化等地。
为阻击“联合国军”的“特遣队”,志愿军第20军第58师在转移途中仓促受领防御任务,掩护主力转移。

27日拂晓,第58师在敌情、地形不明的情况下,边打边组织,以第173团和174团为先头部队强行通过华川,抢占公路两侧的重要高地。后续部队第172团向西插入甫罗洞一线,进入预备阵地。入夜,第173团组织小分队向场巨里、原川里西山沟出击,抢救了友邻部队伤员300余名及一部分物资。第174团亦向华川实施反击,迫使美军退出华川。

图片 7

28日,美军第7师两个团及南朝鲜第3师一部在100多辆坦克配合下,复占华川,并分路继续向北进攻。第173团在给美军迎头痛击后,主动撤离原川里防线。第174团则在阵地上与美军反复争夺,发挥近战、夜战的优势,顽强地固守着阵地。29日,第58师将预备部队第172团投入战斗,继续抗击“联合国军”及南朝鲜军的进攻,给敌以大量杀伤。

30日晚,师主力转移至将军山、下好音洞一线阵地。经3日激战,“联合国军”“特遣队”损失惨重,遂于31日调整部署。6月1日起,美军向173团、第172团阵地猛攻,第58师广大指战员忍受疲劳饥渴,顽强战斗,在每一个阵地上与美军展开了激烈反复的争夺。阵地白天被美军攻占,夜间便积极反击夺回。

在每一阵地都给予美军大量杀伤,而防御工事又被严重毁坏之后,则主动撤至下一阵地再予以抗击。第20军为加强第58师的防御火力,将炮兵第17团、第11团1个营和军炮兵分队配属第58师。至8日,第58师顽强地以3个团交替作战,节节抗击,终于阻止住了“联合国军”“特遣队”的轮番进攻。鉴于该师伤亡较大,第20军遂命第58师撤出战斗,阵地交由第60师接防。

图片 8

此战,第20军第58师成功地阻击了“联合国军”“特遣队”凭借其装备优势对志愿军所实施的连续13天的尾追进攻,毙伤俘“联合国军”、南朝鲜军7400余名,毁伤坦克8辆,为掩护主力部队的转移和防御展开赢得了时间。

狠揍过菲律宾军团:志愿军第20军

1945年11月10日,从苏浙皖北撤的新四军苏浙军区第2、第4纵队和苏中军区教导旅,在江苏省涟水组成新四军第1纵队。叶飞任司令员,赖传珠任政治委员,谭启龙任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贺敏学任参谋长。苏浙军区第4纵队编为第1旅,苏中军区教导旅编为第2旅,苏浙军区第2纵队编为第3旅,共2.2万余人。

纵队成立后,开赴山东作战,属津浦前线指挥部领导,参加津浦路阻击战,在兖州、泰安、大汶口等地,歼灭日伪军和国民党军各一部。1946年1月7日,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6月,收复泰安、大汶口,7月,和鲁中军区部队一起,在胶济路反击国民党军进攻的作战中,取得文祖战斗的胜利。后奉命移师鲁南、淮北。12月,参加宿北战役,协同兄弟部队全歼国民党军2个整编师和1个快速纵队。

图片 9

1947年2月,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叶飞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下辖第1、第2、第3师和由中原军区第1纵队第1旅改编的独立师,共2.3万余人。2月,在莱芜战役中,协同兄弟部队歼灭国民党军李仙洲集团。5月,参加孟良崮战役。11月,参加陇海路破袭战。12月底,独立师改归冀鲁豫军区建制。

1948年6月,参加豫东战役。9月,参加济南战役。同年冬,参加淮海战役,先在新沂窑湾全歼国民娱乐军第63军1.3万人,而后参加阻援及围歼杜聿明集团的作战。

1949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命令,华东野战军第1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属第3野战军第9兵团建制。刘飞任军长,陈时夫任政治委员,廖政国任参谋长。第1师改称58师,曾如清任师长兼政治委员。第2师改称第59师,程业棠任师长,张文碧任政治委员。第3师改称第60师,陈挺任师长,邱向田任政治委员。

图片 10

全军共3.2万余人。4月,第20军南下,进占丹阳,截断宁沪铁路,后沿金坛、溧阳向广德追歼逃敌,一部参加郎围歼战。5月,参加上海战役,尔后担任上海警卫任务。1950年2月,第30军第89师调归20军建制。解放战争期间,第20军参加战役战斗100余次。

1951年11月,第20军入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第2次战役中,对长津地区之敌实行分割包围,重创美陆军第1师。在第5次战役中,歼灭南朝鲜第5师和第7师5个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第20军涌现出志愿军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卜广法,以及于潘宫、车树琴、孙振禄、任玉祥等英模个人和”杨根思连”等英模单位。1952年10月,第20军从朝鲜光荣凯旋归国。

  与澳大利亚军队的较量

图片 11

  朝鲜战争中,澳大利亚陆、海、空三军精锐加入“联合国军”,有两个步兵营、三艘驱逐舰、一个战斗机中队和一个空中运输中队。

关注微信公众号:虎丘讲古

  澳军在战场上始终作为美、英军的附属,从未独立作战。澳军与中国人民志愿军首次交战是在1950年10月29日,地点在朝鲜定州。此战,澳大利亚第3营死伤39人;11月3日,澳大利亚第3营在博川掩护美24师败退时,又遭到志愿军打击;11月5日,在朝鲜大宁江西岸澳军又当了英军27旅的替死鬼。在掩护英军27旅逃命时,澳大利亚第3营受到志愿军一个团的打击,当场死伤76人。后来,在龙头里战斗中,澳军再次受到重创。

关注微信公众号:雪菜肉丝面加蛋

  志愿军第1军是与澳军作战次数最多的部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军抗美援朝战史》中,有这样的记载:

1951年夏秋防御作战中,双方的军事情况

  1953年4月15日,1军1师侦察连在高旺山西北与澳军1个排发生遭遇战,消灭澳军5人。5月4日,1军1师2团4连1个班,在万石洞伏击了澳军两个班,消灭澳军7人。5月23日,1军1师2团8连一个班,在基古里伏击澳军C连,消灭澳军12人。5月25日,1军1师2团侦察连11人侦察组,在万石洞东山反伏击战中与澳军1个排发生激战,消灭澳军10人。6月6日,1军1师2团侦察排12人,在158.7高地北山伏击战中,消灭澳军21人。6月22日,1军1师2团3连19人,在万石洞东高地袭击澳军,消灭澳军12人。6月23日,1军1师2团3连21人,在万石洞东高地反伏击中,消灭澳军65人。6月24日,1军1师2团8连25人,在甲区21号阵地伏击战中,消灭澳军17人。

——————————————————————————

  志愿军第1军先后与澳大利亚营作战8次,毙伤澳军146人,俘虏3人。

第五次战役结束后,交战双方均耗尽了自身的攻击能量,因此,从6月中旬开始,战争双方在三八线南北地区均转入战略防御,地面战场相对平静。以在五次战役第三阶段战况最为激烈的铁原地带为例,志愿军经过22天的阻击作战后,由于后方二线部队已经完成防线,因此主动撤离了阻击阵地和铁原城,由二线部队位于铁原城北角的丘陵地区构筑永备工事进行防御作战,并坚守两年有余,直到朝鲜停战,我们查看地图可以发现,南北朝鲜各有一个铁原郡,其中,北朝鲜的铁原郡面积较小,然而位置更加显要,南朝鲜的铁原郡面积较大较为平坦,这一切都是战争留下的痕迹。截止至1951年6月,“联合国军”地面部队共17个师又4个旅和1个团在西起临津江口经高浪浦里、涟川、铁原、金化、山阳里、杨口、城煌谷、冷泉里至东海岸明波里一线展开布防,其部署是:

  与加拿大军队的较量

美第1军指挥南朝鲜第1师、英第28,第29旅,美骑兵第1师、南朝鲜第9师、美第3、第25师,展开于临津江口至金化一线地区;土耳其旅位于议政府北杨州地域,加拿大第25旅位文岩里地域,为该军预备队((7月,日,英第28,第29旅、加拿大第25旅、澳大利亚营、新西兰营合编为英联邦第1师)。
美第9军指挥南朝鲜第2师、美第7师、南朝鲜第6师,展开于金化至北汉江西岸之地区;美第24师位于华川地域,为该军预备队。

  朝鲜战争中,加拿大出兵人数居“联合国军”第三,陆海空三军共出动了1个步兵旅、1个炮兵团、1个坦克团,3艘驱逐舰和1个空中运输中队,共计5403人。

美第10军指挥南朝鲜第7师、美陆战第1师、南朝鲜第5师,展开于北汉江东岸舞龙里至城隆谷一线地区;美第2师位洪川东北孔雀山、鹰峰山地域,南朝鲜第8师位于县里、沙坪里、松溪洞地域,为该军预备队。
南朝鲜第1军团指挥首都师、第11师展开于城煌谷至东海岸明波里一线地区;南朝鲜第3师位于泥桥地域,为该军团预备队。

  加拿大军队规模最大的战斗是1953年5月2日在下勿闲北山与中国人民志愿军46军397团3个排交锋。这次战斗加军动用了25旅3个连队,被歼220人。另一次是芝浦里战斗,加军动用25旅配合美军第3师、25师与志愿军15军29师交锋,也以失败告终。

美第8集团军预备队:美空降第187团位洪川地域。

  与埃塞俄比亚军队的较量

此时,志愿军在朝鲜有14个军,另人民军7个军团。在正面西起土城里经松岳山、五里亭、平康、鸡雄山、登大里、栗城洞、大岩山(大愚山)、沙泉里至东海岸高城,东西绵延250公里地区构筑了主要防御地带。第一线志愿军8个军、人民军4个军团,部署是:
人民军第1军团展开于海州一线
志愿军第19兵团指挥第64、第47军展开于礼成江东岸土城里、东经松岳山、高作洞、到五里亭线地区;第63,第65军位新溪东西地域,为该兵团预备队。

  朝鲜战争中,埃塞俄比亚派遣1个步兵营参加“联合国军”,人数1153人。埃塞俄比亚营配属在美军第九军团的序列中。

军司令部直接指挥的第42军展开于铁原以北中放城至平康以南院里一线地区。
志愿军第9兵团第26,第20军展开于院里、鸡雄山至北汉江西岸登大里一线地区;第27军位昌道里地域,为该兵团预备队。

  赴朝期间,埃军仅在上甘岭战役与中国人民志愿军交战一次,战死121人,伤病536人,共计657人。

人民军第5、第2,第3军团展开于北汉江东岸栗城洞、阳地村至东海岸高城以南一线地区
另外,志愿军第38军,人民军第4,第6军团展开于西海岸龙岩浦至海州,人民军第7军团展开于东海岸元山、咸兴地区担任海防。志愿军第39,第40军及第3兵团第12、第15,第60军分别置于成川、祥原、谷山地域休整。为加强战场力量,第20兵团率第67,第68军于6月上旬开始人朝作为战场机动力量;第50军于7月上旬第二次入朝,担任西海岸防御任务。

  上甘岭防御战役历时43天,由战斗规模发展成战役规模,“联合国军”投入了美7师、美空降187团、埃塞俄比亚营、韩9师、哥伦比亚营,共11个团两个营,另有18个炮兵营105毫米口径以上火炮300余门,坦克170余辆,出动飞机3000余架次,总兵力约6万人。志愿军投入15军和12军部分部队,总兵力约4万余人,投入山炮、野炮、榴弹炮114门,火箭炮24门,高射炮47门。

这里需要提一下47军,47军前身为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是东北野战军中资历较新的一支部队,10纵的核心为28旅,而28旅的前身则是著名的”南泥湾精神“359旅,1944年,为开辟南方抗日战场,359旅主力编为1支队由延安南下支援新四军,而留守的2支队则于次年日军投降后奉命开赴东北,在编入了长春公安总队、东满独立师等地方武装后,扩编为一个野战纵队,首任纵队司令员是后来以38军军长扬名朝鲜的开国上将梁兴初。作为一支年轻的部队,10纵正式成立于1947年9月10日,此时它的老大哥1纵2纵6纵等已经在东北连番鏖战。在10纵成立后,立刻参加了东野发起的秋季、冬季攻势,配合主力部队积累了一定作战经验。1948年秋,成立整整一年的10纵军迎来了最大的一次严酷考验,在辽沈战役中,10纵获得了在黑山、大虎山阻击东北果军主力——廖耀湘兵团的任务,10纵以前从未打过如此恶仗,但是,在梁兴初的指挥下,10纵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英勇,坚守阵地五个昼夜,保证主力部队全歼锦州守敌后转向辽西大平原,黑山阻击战,使得年轻的10纵终于获得了东野的认可,进入了主力部队的行列中。东野入关后,10纵改称47军,随滚滚铁流南下,先后参加了平津、宜沙等战役,1950年1月起,47军奉命在湘西分散开来,执行剿匪任务,历经一年多的苦战,肃清了湘西数百年的匪患,办到了多少年历届政权办不到的事情。

  此役,打退“联合国军”营以上兵力的冲击25次,营以下兵力的冲击650余次。共毙伤俘敌25000余人,志愿军伤亡11500余人,敌我伤亡比为:2.21:1。志愿军击落击伤敌机270余架,击毁击伤敌大口径火炮61门,坦克14辆。

上了年纪的人也许还记得一部老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讲述的就是47军在湘西剿匪的故事。1951年春,47军在结束剿匪任务后,奉命北上加入朝鲜战场,部队下辖139、140、141三个步兵师及军属炮兵团、工兵营等单位,全军5万人,4月入朝后,该军首先担负抢修后方道路、桥梁等任务,6月,该军与前文所述20兵团67、68军一起,作为3个未参加5次战役的生力军开赴一线,在粉碎美军”夏季、秋季攻势“中,这三个军是绝对主力,打出了非常漂亮的积极防御作战,47军的天德山攻防战被称为教科书式的山地攻防作战,在朝鲜战场这座现代化战争的大熔炉里,年轻的47军,终于百炼成钢,从一支地方性武装成长为解放军的王牌部队之一。

  与新西兰军队的较量

47军最为人熟知的战斗历史,当在几十年后,1986年的老山前线,兰州军区接到派部队轮战的任务后,派出47军军部、139师并21军61师前往老山前线对越作战,先后发动了10.14.10.19等多次大规模出击战斗,是整个对越轮战期间,战果最为丰厚的部队,我们熟悉的现任国防部长-蓝剑B行动前指挥员常万全、突击队长马玉革、彝族烈士罗卜基、高喊着先救队长“牺牲的战斗英雄顾金海和英雄摄影师王红等人,均来自这支部队。

  朝鲜战争,新西兰没有出动短兵相接的步兵,只派炮兵16团和2艘护卫舰参加“联合国军”。虽然没与中国人民志愿军短兵相接,但也有23人在炮火中丧生。

“联合国军”在夏季攻势的一些作战情况

  在第四次战役中,新西兰军队野炮团在龙头里地区配合美军骑1师进攻志愿军42军125师375团坚守的317.6高地,这场恶仗打了整整4天,新西兰野炮团集中炮群对375团2营6连阵地轮番炮击,山头被削去1米多高,焦土一片,志愿军375团6连95%的官兵血染沙场。但美军骑兵第1师和新西兰野炮团伤亡近400人。战后,志愿军375团2营6连被42军授予“大功连”称号。

————————————————————————————

  与哥伦比亚军队的较量

从1951年6月中旬开始,“联合国军”为改善局部地区的防御态势,即在战线中、东部地区,向志愿军和人民军防守的一些战术要点发动攻击,主要是争夺志愿军第26军防守的鸡雄山阵地和人民军第2军团防守的大愚山阵地。为其发动”夏季攻势“做准备。
志愿军第26军1个团防守的鸡雄山阵地,位于金化以北、五圣山以南,是该军五圣山防御主阵地以南的重要屏障也是控制金化及东南公路之制高点,威胁金化之敌。金化守敌为南朝鲜第9师,“联合国军”为改变该地的防御态势,自6月16日起,便以飞机、炮火轰击该山,并以小部队进行试探性攻击。

  哥伦比亚派出一个步兵营和一艘护卫舰参加“联合国军”。在上甘岭、老秃山战斗和汉江地区防御战中,中国人民志愿军给哥伦比亚营以沉重打击,击毙哥军163人。

从24日至29日,南朝鲜第9师每日以2个营至1个团的兵力、连续向志愿军鸡雄山阵地发动攻击。志愿军第26军1个团顽强抗击,与其展开激烈争夺,阵地多次易手,第26军该团毙伤敌2300余人,因鸡雄山两侧公路已为敌占,鸡雄山突出,不宜于敌继续争夺,加之我方炮兵已加强至斗流峰、西方山、平康谷地方向进攻敌防线,遂奉命撤出鸡雄山,改为据守该山以北阵地
人民军第2军团防守的大愚山阵地,位于华川湖(九万里水库)以东、杨口以北,是华川湖以东的一个制高点,瞰制当而美第2师的防御。

  与希腊军队的较量

美第2师在华川湖东北地区的阵地是一个圆形的山谷,他们称为“大钵盆地”,对他们防御不利。美第8集团军司令官范佛里特,于6月21日下令夺取“大钵盆地”周围的高地。

  在朝鲜战争中,希腊派遣1个步兵营和9架飞机组成的1个空中运输中队,参加“联合国军”,共计1027人。

自7月26日开始,美第2师连续使用团以上兵力,轮番向人民军第2军团1个师防守的大愚山一线阵地发起猛攻。由于缺乏阵地战经验,人民军在杀伤敌千余人后撤离阵地。
“联合国军”在向这两个阵地发动攻击的同时,还以小部兵力向志愿军第26军防守的金化、平康公路南之别有峰、斗流峰、西方山、王在峰、鸭山阵地和第20军防守的(7月14日以后由第27军接替)金化至北汉江西岸的阵地发动攻击。志愿军防守该线阵地的各部,顽强抗击敌之攻击,在工事大部被毁的情况下,个别阵地主动撤出。

  在与中国人民志愿军交锋中,希军从来不敢独立交战。1951年9月的天德山战斗、同年10月的朔宁战斗,都是作为美军“王牌”骑兵第1师的附属出现在战场上。谁知两次战斗美军跑得比兔子还快,希腊小兄弟却遭了殃,192名官兵被击毙。

第27军接防后,针对敌多是以班排或连,最多不过2个营的兵力的以攻为守的行动,采取了阵地前触角防御,对支点进行反复争夺,不轻易丢失的指导原则,力求大量杀伤和消耗敌人。自7月中旬至8月底,先后在602.2,734,黑云吐岭、818.9,460.5、后洞里南山等阵地与敌反复争夺打退了敌人,坚守了阵地
在此期间,在铁原以北担任防御的志愿军第42军,为配合第26军作战,先后在铁原北、月井里以南及铁原西五里亭进行5次伏击战,歼敌约1个连兵力
志愿军为改善局部地区的防御态势和保持主动,也进行了一些小规模的作战,其中志愿军第47军第140师,于6月19日接替第65军的防御任务后,两个月时间,在北至安峡,经内外石桥、内朔谷、鱼积山里、南迄高作洞一线,横宽30公里的防线上,进行大小战斗共99次。其中阻击战斗38次,主动出击21次,设伏29次,反击作战11次,共毙伤俘敌2480人,该师仅伤亡881人。其间,志愿军坦克部队第一次参加作战。

  志愿军与希腊营的另一次交手是第四次战役中的金浦、仁川等地的防御战。进攻之敌为希腊营、美军3个师、英军2个旅、南朝鲜军第6师。

7月9一11日,坦克第1团配合第47军第140师作战,共发射坦克炮弹140余发,绝大部分命中目标,击毁美军火炮3门,毙伤美军80余人,井在内石桥配合步兵击退美军400余人的3次冲锋,受到步兵的欢迎,坦克部队自身也确立了作战的信心。这是有据可查的志愿军装甲部队首次参战。
7至8月份,西线志愿军第64军以4个团与敌保持接触,在开城以南和高浪浦、白鹤山的防御战斗,以及在砂尾川、麻田与美骑兵第1师一部拉锯战中,都先后取得了胜利。

  这次防御战打得惊天动地,从1951年1月28日直到3月16日,志愿军第38军抗敌数倍,胜利地完成了阻击任务,毙、伤、俘多国部队10800人,其中包括希腊营的官兵。

第26军撤守鸡雄山北阵地后,乘美第25师新接防不熟悉情况,则以小部队机动防御,结合伏击、袭击等袭扰和打击敌人。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使得美军始终不能以鸡雄山为出发阵地对我防线进行全面进攻。
由于停战谈判开始,双方作战均较谨慎,多属于小部队的前哨战斗,因此,战线无大的变化。至8月中旬,双方仍对峙在西起临津江口、向东经高浪浦里、涟川、铁原、金化、登大里、艾幕洞、月山里、沙泉里至东海岸一线。

  与菲律宾军队的较量

  菲律宾派遣步兵第十营参加了“联合国军”,兵力1196人,占其全国总兵力的4.4%。在朝鲜战争中,菲军配属给美军25师,在沙器幕战斗和铁原地区战斗中,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消灭官兵400余人。

  1950年9月19日,菲律宾第10营从朝鲜釜山登陆后,配属给美25师,担负守备补给线的任务。1951年7月14日,在沙器幕战斗中,菲律宾营孤军深入,遭志愿军42军124师3个排的伏击,当场毙伤菲军49人,俘虏12人。

  1951年3月16日,在铁原地区机动防御战斗中,菲律宾营配合美军、英军作战,同样遭到失败。

  与荷兰军队的较量

  朝鲜战争中,荷兰出动1个步兵营和1艘驱逐舰,共725人参加“联合国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与荷兰军队在汉江地区防御战和上甘岭战役中交锋,荷军战死120人。

  与卢森堡军队的较量

  1951年1月31日,卢森堡一个步兵排44人参加了“联合国军”,尽管出兵最少,但比例最大,因为卢森堡全军仅有一个营;虽然它伤亡仅有15人,但伤亡的比例最大,占出兵总人数的34%。

  与南非军队的较量

  1950年11月14日,南非联邦派遣空军第二大队的25架飞机、157人参加“联合国军”。

  韩国出版的《朝鲜战争》记载:“南非联邦政府于1950年8月4日作出决定,派出空军1个大队。11月6日,地勤人员乘5架F-51战斗机和C-47运输机抵达水营机场,编入联合国军远东空军第18轰炸飞行联队,于19日开赴平壤美林机场遂行作战任务。这支部队叫‘飞豹’部队。南非空军第2大队编入联合国军空军后,遂行对地面部队提供直接支援作战任务。能从早到晚出动,轰炸敌军的部队、汽车和补给品堆积场。”

  在空战中,南非空军34名飞行员命丧蓝天,8人跳伞生还,但最终还是成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俘虏。

  与韩国军队的多番较量

  在朝鲜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与韩军交战的次数最多,抗美援朝第一仗是与韩军交战。抗美援朝最后一个战役——金城战役也是与韩军打的。

  朝鲜战争,韩军投入兵力有陆军第1军团、第2军团、第3军团、第5军团和配属美军的部队共23个师;海军4个舰队和陆战队,舰艇67艘;空军飞机146架;总共兵力达718477人,全部美式装备。

  1950年10月25日,志愿军40军118师在朝鲜温井地区与韩军第6师2团第3营和一个炮兵中队发生遭遇战,全歼韩军第3营和炮兵中队,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

  抗美援朝战争志愿军先后进行了5次战役,其中与韩国军队较量结果如下:

  第一次战役,志愿军歼灭韩军第6师、7师大部,歼灭韩1师、3师、8师各一部,共计7584人,俘敌4741人。

  第二次战役,志愿军消灭韩7师、8师5962人,俘敌5568人。

  第三次战役,志愿军歼灭韩1师、2师、5师4593人,俘敌5967人。

  第四次战役,志愿军歼灭韩1师、3师、5师、6师、8师共计8861人,俘敌7769人。

  第五次战役,志愿军歼灭韩3师、5师、6师、7师、9师60537人,俘敌5233人。

  在后来的1951年防御作战、1952年巩固阵地作战和上甘岭防御作战、1953年反击战役等战役、战斗中,志愿军歼灭韩军25万多人,俘敌8354人。

  朝鲜战争的最后一次战役——金城战役主要是与韩国军队交锋。1953年7月13日,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的配合下,发起金城战役,此役自1953年7月13日起至27日停战协定签字止,历时15天。志愿军共歼敌5万余人,收复土地178平方公里。

  整个朝鲜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共消灭韩军393000多人,并重创了韩军“王牌”首都师,全歼了首都师的“王牌团”白虎团,该团团旗至今展出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

  没有获胜的联合国军

  朝鲜战争交战双方最后将阵线稳固在“三八线”上,迫使“联合国军”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于1953年7月27日,在《关于朝鲜军事停战的协定》上签字,确定“三八线”为临时军事分界线。

  至此,历时3年零32天的抗美援朝战争,以中朝军民的胜利和美国为首的17国军队的失败而告结束。在停战协定上签字的“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后来在回忆录中说: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没有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美国司令官。”

  1953年10月23日,美联社发表的17国军队在朝鲜战争中的损失数字为1474269人;1976年韩国国防部编写出版的《韩国战争史》披露的数字是1168160人。

  据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史》公布的数字:朝鲜战争,中朝人民军队共歼灭敌军109万余人(朝鲜人民军歼敌13万余人),其中美军39万多人,击落击伤敌机1万余架,击毁击伤和缴获敌军坦克3064多辆,击沉击伤敌军舰艇257艘,击毁击伤和缴获敌军各种炮7695门。美军在朝鲜战争中消耗各种作战物资7300余万吨,用于战争的经费达830亿美元,仅次于它在“二战”中的消耗。中国人民志愿军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伤亡36万余人,消耗各种作战物资560余万吨,用于战争的经费62亿元人民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