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事领航者对赶上——并领先——潜在对手感到担忧,HASC)要求五角大楼提交一份提交一份路线图

图片 3

参考消息网11月4日报道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10月30日发表了詹姆斯·约翰逊德题为《美国正在输掉人工智能军备竞赛吗?》的文章,具体内容编译如下:

图片 1

图片 2

长期以来一直支持为军事目的发展技术的美国政府认为,人工智能是下一代作战工具的关键。

美媒又“担忧”:美国将输掉人工智能军备竞赛?

在2020年国防预算的审议中,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HASC)要求五角大楼提交一份提交一份路线图,说明如何将5G技术纳入其武器之中,而钱由HASC搞定!

最近的几笔投资和五角大楼的一些计划表明,美国军事领航者对赶上——并领先——潜在对手感到担忧,后者在开发人工智能系统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人工智能驱动的武器包括目标识别系统、人工智能制导武器以及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运行的网络攻击和网络防御软件。

参考消息 首都晚间报道 2019
美国率先打破太空军事平衡 恐引发太空军备竞赛

图:X-51A将进行高超音速飞行验证

美国防务界逐渐认识到,人工智能将大大改变——如果不是彻底重塑的话——世界军事力量对比。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 10 月 30 日发表了詹姆斯 ·
约翰逊德题为《美国正在输掉人工智能军备竞赛吗?》的文章,具体内容编译如下:

文章仅供参考,观点不代表本机构立场。

五角大楼2018年的一份报告指出,技术发展可能会改变美国面临的威胁类型,其中可能包括太空天基武器、远程弹道导弹和网络武器。

长期以来一直支持为军事目的发展技术的美国政府认为,人工智能是下一代作战工具的关键。

作者:PAUL MCLEARY,SYDNEY J. FREEDBERG JR.

图片 3

最近的几笔投资和五角大楼的一些计划表明,美国军事领航者对赶上——并领先——潜在对手感到担忧,后者在开发人工智能系统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人工智能驱动的武器包括目标识别系统、人工智能制导武器以及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运行的网络攻击和网络防御软件。

编译:学术plus评论员 蓝天

资料图片:美军进行网络战演练资料图。

美国防务界逐渐认识到,人工智能将大大改变——如果不是彻底重塑的话——世界军事力量对比。

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House Armed Services
Committee:HASC)要求五角大楼提交一份提交一份路线图,说明如何将5G技术纳入其武器之中,以推动军方更好地跟进新技术的使用情况。

五角大楼 2018
年的一份报告指出,技术发展可能会改变美国面临的威胁类型,其中可能包括太空天基武器、远程弹道导弹和网络武器。

​《——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指示军方开始随着新技术的发展,持续发布此类技术的报告,同时需要向国会通报:在必要时,军方可能会如何使用高超音速武器和人工智能等新能力。

2019 年 2
月的一份分析报告警告说,潜在对手对军用人工智能系统——尤其是支持机器人、自动化、精准武器和网络战的人工智能系统——的投资可能超过美国。潜在对手正在与该国民用企业密切合作,以便在快速变化的技术发展领域保持领先。

审议报告:

此外,潜在对手的一些项目开发了专门针对美国技术弱点的军用人工智能系统。例如,一大群人工智能强化武装无人机可能会定位并袭击各国控制和发射核武器所依赖的安全计算机系统。

技术发展总比政策快

▲美军进行网络战演练资料图。

HASC情报与新兴威胁小组委员会对《国防授权法案》的审议,是美国国会发出的第一个信号,让五角大楼和白宫知道议员们的预算和政策重点是什么。

到目前为止,五角大楼的行动还主要是官僚主义的,而不是具体的。五角大楼发布了一份涵盖整个美国防部的战略文件,阐述了在未来战争中开发和使用人工智能的广泛原则。美军方已经建立了一个联合人工智能中心,其任务是加速人工智能的交付和采用。

“技术发展往往超过政策制定。”审议上写道,“国防部在高超音速技术、人工智能、定向能和其他前沿技术上投入了大量资金,然而,在开发和使用这些能力方面目前并没有统一的政策,尤其是这些技术是否将用于攻击性目的,也没有明确的规定。”

但是,像 ” 第三次抵消 ” 战略、” 梅文计划 ” 和 ” 人工智能下一次运动 ”
等项目获得的资金很少。

政策落后了有点多

许多专家认为,潜在对手有可能在人工智能的开发和使用方面超过美国。然而,潜在对手在一些方面仍落后于美国。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情报预算、最受欢迎的硬件、软件和技术公司,以及最先进的网络战能力。作者和其他专家预计,这些优势将维持美国的技术领先地位,至少目前如此——但也许不是永远。

HASC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一条款的意图是迫使国防部长认真考虑,明确角色和责任,并让USDP(负责政策的国防部副部长)更早地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这其中不仅包括对法律和国际条约影响,更涉及到整体战略的反思。

美媒又“担忧”:美国将输掉人工智能军备竞赛?

这名员工还表示“有关定向能武器的政策,已经落后了好几年,”而同样,在人工智能方面,“虽然在去年的法案中设立了一个国家委员会,但国防部仍在努力解决如何让人保持在这个环内,以及如何确保数据的完整性。”

技术投钱不仅要多,还要到点儿上

过去两年,五角大楼领导层以国防战略为指导,努力寻找资源,为高超音速导弹、电子战能力、精密和远程弹药等技术,以及其他跨越式发展的技术的快速发展提供资金。而小组委员会认为:“国防部应更好地将政策制定与技术发展结合起来,以促进关键能力的发展。”

国防部负责发展先进技术的领导James
Faist上个月对记者说,这些都是“真正迫切需要的任务”,由国防部长、联合参谋部和军方优先考虑。这些也是我们认为落后于对手的领域,我们必须赶上!

-1-高超音速武器:最高优先

美国海军已对其在莫哈韦沙漠的“中国湖”(China
Lake)武器测试和研究基地进行改造,并开始在各种平台上进行高超音速武器测试。研发超音速武器是五角大楼研究和工程部副部长Michael
Griffin的“最高技术优先事项”,他说,中国“测试的超音速武器比我们十年来测试的还要多”。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超高音速技术改变了游戏规则。”

高超声速技术转化为能力,俄罗斯已赶超美国

高超声速武器的业内规则,谁说了算?

-2-网络空间军事行动:开绿灯了,拜托告诉我一声

去年,在白宫表示将允许美国在网络空间采取更果断行动,特朗普政府授权总统为攻击性网络攻击开绿灯。因此,审议要求五角大楼在总统授权军方在网络空间开展攻击行动时通知国会,并向国会提交国家网络任务部队的季度报告。

而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去年秋天公布新政策,将发起攻击性网络行动的权力下放给了国防部长,并可能进一步下放给战区指挥官。因此,该草案还提出:在授权处理网络空间行动的权力时,要求国防部长通知国会。成员们希望能够理解授权的内容和授权的内容,而不仅仅是行动发生的时间。”

此外,审议将为可能需要增加
“敏感军事网络行动”的定义,包括“为了加强监管,进一步界定哪些进攻和防御行动构成敏感军事网络行动”的规则。

本文经授权转发自“学术plus”微信公众号,供参考借鉴,不代表战略学人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