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遇空气自燃,叙金斯敦政坛军早已在俄罗斯空天军的支撑下收复伊德利卜了

图片 2

参考消息网9月27日报道
俄国防部近日放出一组陆海空三栖主战装备参加“中部-2019”战略军演的打靶视频,其中出现了TOS-1A自行特种多管火箭炮、“伊斯坎德尔-M”战术导弹、2S4“郁金香”240毫米重型迫击炮这“3大利器”,俄军高调展示上述武器,对美国及北约均有较强的威慑意味,本文就此为您简析。

问:俄罗斯的喷火坦克支援叙政府军能让伊德利卜叛军寸草不生吗?

此次亮相的“第1大利器”是TOS-1A自行特种多管火箭炮,绰号“炽日”,其采用T-72坦克底盘,搭载有24联装220毫米多管火箭发射器。TOS-1A在俄军中又被称为“喷火坦克”,因其发射的是特种燃烧式火箭弹,火箭弹内所装燃料为化工制品三乙基铝,其遇空气自燃,遇水爆炸,土掩后外露仍能自燃,而且还能填充云爆剂,作为燃料空气炸弹使用。

图片 1

图片 2

在伊德利卜问题上,目前摆在叙利亚政府军面前最大的难题是土耳其,而不是叙利亚叛军(包括反政府武装“叙利亚国民军”、征服阵线等恐怖组织在内)。可以肯定地说,若是没有土耳其的阻挠以及对叙利亚叛军的大力支持,叙利亚政府军早就在俄罗斯空天军的支持下收复伊德利卜了。2018年9月,叙利亚政府军调集12万大军从三个方向对伊德利卜完成了包围之势。TOS-1A自行火箭炮被称为“喷火坦克”

参演俄军TOS-1A特种多管火箭炮齐射火箭弹瞬间。

正是因为土耳其强烈反对、西方国家威胁军事干预,如箭在弦的伊德利卜大战才被硬生生的拖到了2019年4月(俄叙联军开始试探性的进攻),到了2019年12月叙利亚政府军对伊德利卜、阿勒颇北的大规模进攻才正式开始。在俄空天军的支援下,叙利亚政府军接连取得胜了利,拿下了M5战略通道、阿勒颇东北以及伊德利卜南部外围所有的军事重镇。在这个时候,土耳其坐不住了,要求叙利亚政府军后撤并发出军事威胁。

据俄罗斯《军事检阅》杂志披露,仅用一辆TOS-1齐射全部火箭弹,在7.5秒内就可摧毁一个小型村落或较大范围的集群目标。TOS-1A于2001年投入俄军服役,但首次实战是由伊拉克政府军在2014年10月从IS极端武装中收复重镇Jurf
Al
Sakhar的战斗中使用。此外,叙利亚政府军也在叙内战中多次使用过TOS-1A,均取得了不俗战果。

土耳其持续向伊德利卜地区、土叙边境增兵,威胁向叙利亚政府军开此战,炮击、空袭叙利亚政府军阵地,为叙利亚叛军的反攻提供炮火支援……叙利亚政府军不得不放缓了军事进攻伊德利卜的步伐,等待俄罗斯与土耳其的谈判结果。综上所述,现在根本就不是俄罗斯向叙利亚政府提供什么武器装备的问题,或者说单靠俄罗斯的“喷火坦克”(TOS-1A自行火箭炮)影响、改变不了目前的局面。

如何与土耳其达成协议,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若土耳其从伊德利卜撤军或是放弃对叙利亚叛军的支持、停止对伊德利卜之战的干预,有没有TOS-1A自行火箭炮,叙利亚政府军都可以轻松收复伊德利卜。再有一点:伊德利卜是叙利亚的固有领土,在收复过程中尽可能的保证该地的基础设施、老百姓的人身及财产不受或是少受损害,这是叙利亚政府军的首要目标,而不是将伊德利卜炸成或是烧成一片白地!

只要那些反政府武装放下武器投降并接受改编,叙利亚政府军也不会将其赶尽杀绝,题主用了“寸草不生”一词,能说说提问的时候在想什么吗?最后简单说说TOS-1A自行火箭炮:T-72坦克底盘,全重42吨,乘员3人,时速60公里,最大行程550公里(无附加油箱)。武器系统为24/30管220毫米火箭发射器,可装纵火弹头和空气燃烧弹头,射程400—3500米,7.5秒内可摧毁一个小型村落,适合山地、岛屿、坑道、壕沟作战。土耳其装甲车、重型火炮、自行火箭炮等源源不断运往伊德利卜

在近日的叙利亚战场上,政府军又祭出了一款大杀器:俄制TOS-1A喷火坦克。这是一种基于T-72主战坦克研发出的大口径、多管数、强威力自行火箭炮;该武器(TOS-1)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曾出现在阿富汗战场,实战表明它非常适合山地、岛屿、坑道以及壕沟作战。

作为TOS-1的升级版本,TOS-1A的综合性能更加强大。该喷火系统为30管220毫米火箭发射器,既能单发也可齐射;每次最多可发射30枚燃烧弹或者温压弹,最远射程可达8.5公里。

TOS-1A单次齐射时间仅需7秒,火力覆盖面积超过2000平方米,几乎相当于一个小村庄的规模。由于TOS-1A形成的密集火力,受打击目标范围内的氧气会在短时间内被燃烧殆尽,所以只要是身处打击目标范围内的生命,即便不被烧死也会因窒息而死。

如果仅从战术作用上来看,TOS-1A喷火坦克出现在叙战场确实能够给反政府武装造成毁灭性的威胁,但很大程度上也可能伤及无辜。而且需要说明的是:伊德利卜的局势发展并不是由某一种武器来左右的!

当前,盘踞在伊德利卜的反政府武装无论是从人数还是装备水平上,在俄叙联军看来都不足为惧。真正阻碍战事推进的是叙反政府武装背后的支持者:土耳其和美国。

埃尔多安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巴沙尔政权统一叙利亚全境的现实,这也是为何土耳其会不顾国际反对悍然出兵叙利亚的主要原因。可以预见,如果战事发展到反政府武装难以承受的阶段,不排除土耳其亲自出马的可能。

与此同时,美国对于俄叙联军的快速推进也深感不安。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媒体也开始在这个时候带节奏:他们称美国不应专注于内部斗争,而更应该关心一下伊德利卜的“革命者”,以及“革命者们仅存在战斗堡垒”。

我是军武最前哨!

关注我的头条号,每天带来精彩内容!

谢铁男春秋邀请!

让伊德利卜寸草不生显然是过于夸张的说法,俄罗斯的所谓喷火坦克(TOS—1)其实就是安装在T—72坦克底盘上的多管火箭炮,主要是发射一种特种燃烧火箭弹,或云爆弹,用于攻坚或打击敌人的集群目标。可在6—8秒内完成一次齐射,超过24枚火箭弹覆盖面积大约为40000平方米。也就是说,不到8秒钟就可消灭对方一个小规模的战斗群。

当然,上千度的高温对其火力覆盖范围内的植被破坏也是显而易见的。但俄军的这种火箭炮使用的火箭弹装填三乙基铝为燃料,能在空气中燃烧,遇水即发生爆炸,被土掩盖后外露仍能自燃,高浓度吸入能引起肺水肿。对人和植物主要是物理破坏,破坏性与美军温压弹所使用的“燃料空气炸药”(FAE)以环氧乙烷和环氧丙烷为燃料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

也就是说,这种弹药对植被的破坏虽然不可忽视,但不会太长的时间就可恢复。

由于其破坏力巨大,在战争中滥用,也饱受外界批评,但它并不是违禁武器,所以,各军事大国仍照用不误。毕竟一个碉堡、一座建筑不能与己方士兵的生命相比。比如,苏/俄在阿富汗战争和车臣战争都曾使用过TOS—1。而美军在阿富汗战场和伊拉克战场反恐,则使用了多种型号的温压武器,包括单兵火箭筒。2014年,为了对付“伊斯兰国”,伊拉克向俄罗斯购买了大量武器装备,就包括TOS—1“喷火坦克”。

2015年,俄罗斯就把这种“重型喷火坦克”带到了叙利亚,但弹药成本昂贵,一直以来很少使用。2018年东古塔战役,由于作战区域以城镇和街巷为主,加上叛军在东古塔经营多年,拥有复杂的工事和地道系统,不便于俄叙联军的机动作战,于是各重型武器便纷纷亮相,TOS—1喷火坦克发挥了其独特的作战效能,使叛军武装很难利用地下工事给政府军造成重大杀伤。对叛军也起到了心理上的震慑作用。

近日,这种大杀器又出现在了伊德利卜,说明伊德利卜目前的形势非常严峻,让俄军不得不重视起来。尤其是土耳其的公开介入,向叛军支援了大量M60和“豹”2坦克,在边境陈兵10万。一旦土军发起飙来,与叛军并肩作战,在数量上就会压俄叙联军一筹,很可能就会让俄叙联军近半年来对叛军的清剿,功亏一篑,使收复伊德利卜变得遥遥无期。

TOS—1的亮相能改变战场上的被动态势,它可以有效遏止坦克集群的进攻,将战场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这种姿态表明,俄叙联军对伊德利卜志在必得,但是土耳其横加干涉,甚至不惜与俄罗斯撕破脸皮,使一场恶战看似难以避免,但干涉的成本,会让土耳其计算一下一战的得失吗?因为不仅是对叙利亚,对土耳其也将是一场劫难。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

不可能的。

所谓的喷火坦克,其实是TOS-1火箭炮。

TOS-1火箭炮没什么稀奇,类似武器早就在叙利亚使用多年。

TOS-1其实就是24管、40管火箭炮,早在1988-1989年的苏联对阿富汗的战争中的潘杰希尔峡谷战斗就使用过。

TOS-1火箭炮最大的特点,是可以配备燃烧弹和温压弹头。

这种炮弹除了爆炸以外,还可以燃烧,具有更强城镇战能力。

俄罗斯军火商曾对外称,一辆TOS-1A齐射全部24枚火箭弹,可在7秒钟内摧毁一个小村庄和较大范围的地面集群目标。

TOS-1A为“喷火坦克”,主要是因为其使用的特种燃烧式火箭弹,火箭弹内所装燃料为新型化学制剂三乙基铝,其遇空气自燃,遇水爆炸,被掩埋后一旦外露遇到空气仍然能够自燃,而且还能填充“云爆剂”,作为燃料空气炸弹使用。

火箭弹的射程可以达到3500米,增强版提高到6000米。

这种武器早在1988年就出现在阿富汗。2000年的第2次车臣战争中,TOS-1也多次执行山地火力支援和城镇攻坚等任务。

之前伊拉克也用这种武器对付伊斯兰国,叙利亚政府军也多次使用。

TOS-1本质上就是火箭炮,而叙利亚政府的装甲师都会装备大量火箭炮。

TOS-1唯一的优势是可以使用稳压弹,在城镇战中破坏力更大,但起不到什么决定性作用。

实际上,叙利亚政府军的各种火炮非常多,火箭炮就使用了很多年,最近被打死的那个戈兰高地之虎的团长,就是火箭炮团团长。

然而,这些火箭炮对于占据没有大的影响,更别说几门TOS-1。

实际上,早在2015年,TOS-1就已经开始使用在叙利亚战争。

2015年10月23日,叙利亚电视台新闻节目中出现政府军使用俄罗斯TOS-1A“博罗季诺”喷火坦克,炮击东北部山区拉塔基亚的反对派武装阵地镜头。

况且,这种TOS-1是面杀伤武器,对于人员的杀伤力非常强。而叙利亚城镇战中,仍然有大量无辜平民躲藏在各地的地下室、掩体之内。一旦TOS-1肆无忌惮开火,对于这些人就是灭顶之灾。

叙利亚政府军毕竟不是伊斯兰国,也是需要考虑到这点的。

喷火坦克是外界给这款武器的别称,俄罗斯的喷火坦克是在T72坦克基础上研发的多管大口径自行火箭炮,可以搭载多种特殊弹头且威力巨大,被誉为陆军“杀手”。

俄罗斯这款自行火箭炮别名—TOS-1A喷火坦克,在2015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受到严重威胁时,普京向外界展示了俄罗斯陆海空装备的强大力量,比如,海军方面由小型护卫舰发射了26枚“口径”巡航导弹、空军出动了苏30SM,陆军则拿出了TOS—1A自行火箭炮,这款武器也是俄罗斯陆军压箱底技术之一,目前世界上还没有类似的陆军装备。

TOS—1A喷火坦克最大的特点就是威力大、杀伤面积广,这种武器适合在规模性进攻或者是反突击作战中,这样才能发挥这款武器最好的优势,但是有点残忍,一般不到不得已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使用,曾经俄罗斯在叙利亚使用过普通的喷火装备,但是效果却并不理想。

TOS-1A喷火坦克能根据不同的作战任何更换弹种,能发射的特种燃烧式火箭弹、云爆弹以及普通的火箭弹,燃烧式火箭弹内部装填的是化工原料三乙基铝也可以多管混装发射,这种化工原料一旦遇到空气便开始燃烧或者形成高温高压气体,能让人窒息死亡以及活活烧死,遇水则爆炸,散落到土地上也会继续的燃烧,该武器能覆盖约四万平方米的范围,能对一座小型的城镇中心施行全覆盖打击,妥妥的陆军“杀手”。

伊德利卜位于叙利亚西北部,该国领土西北方向要比其他地区的海拔要高,同时伊德利卜又多山地,属于易守难攻的地形,目前俄叙联军和叙利亚叛军组织在伊德利卜激战正酣,土耳其向叛军组织提供了大量的武器装备极大的阻挡了俄叙联军前进的步伐,俄罗斯在叙利亚使用“喷火坦克”也是希望叛军组织化整为零同俄叙联军进行作战,这样只会拖延最好的时机。

使用喷火坦克对付叛军组织虽然说点“残忍”,但是为了更多的叙利亚人民免受战火之苦,使用该武器也是迫不得已,正义永远不会迟到!

(图片来源于网络,由难明我心创作)

这个很有可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