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官博尔顿10月23日在会见普京后表示,川普此番对美国核武器政策的表态引起媒体的质疑

参考消息网10月11日报道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10月9日发表美国国务院军政事务局前政策分析师贝内特·兰贝格的文章《核军备控制何去何从?》,摘编如下:

摘要:
专家和媒体怀疑川普是希望开启一场新的核军备竞赛,抑或仅仅是赞同目前美国的核武器升级政策。12月22日,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川普又一次在推特上表达了他的政治理念,表示希望加强和扩大美国的核能力。而在同一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国防部扩大会议上也表示必须“强化”俄罗斯的核力量。两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发表相似言论引发关注,专家和媒体怀疑川普是希望开启一场新的核军备竞赛,抑或仅仅是赞同目前美国的核武器升级政策。扩大核力量,川普欲以实力求和平?“美国必须大大加强和扩大核能力,直到这个世界意识到什么是核武器,”川普在周四的推文中这样说,不过他并没有进一步提供更多内容。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此前周三下午川普在佛罗里达棕榈滩会见了多名军事高官。川普与这些军事高官讨论了包括F-35战斗机在内几个主要军事合同的问题,但是不清楚他们是否讨论了核武器问题。川普此番对美国核武器政策的表态引起媒体的质疑。媒体指出,扩大核力量的主张与美国过去四十年削减核武器的政策截然相反,还可能违反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军备控制条约。美国与俄罗斯于2010年签署《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根据该条约,到2018年1月,美国和俄罗斯各自部署的核弹头不得超过1550枚。据美国之音援引总部设在美国的无娱乐派组织“美国武器控制协会”提供的数据,美俄目前的核武器储存数量分别为7100和7300枚,占全世界核弹头数量的90%以上。在川普做出此番表态后不久,川普国家发言人詹森·米勒说,川普实际是在讨论防核扩散的努力。“当选总统川普是指核扩散的威胁以及阻止扩散的必要性,特别是对于恐怖组织和‘流氓国家’,”米勒在声明中说。“他也是在强调提高和升级我们的威慑力量是以力量求和平的重要方式。”奥巴马2010年宣布,未来30年计划花费1万亿美元对美国核武器库进行现代化和升级。《华尔街日报》称,奥巴马上任时曾寻求进行军控,他为获得国会通过《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而作出了升级核武器的承诺。曾经在美国能源部和国防部监督核武器项目担任高级职务的约翰·J·哈维(John
R.
Harvey)认为,川普的表态可能只是简单地支持核武器升级项目,但是也可能是暗示他想要实质性地增加美国的核武器数量。清华大学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川普本身所谓的安全政策核心就是‘实力换和平’,实力指的就是国防实力,而国防实力的核心就是核力量。所以,川普也很自然地会重视加强核武器力量。”不过赵通对川普政府未来强化核力量的财政能力表示怀疑。他认为,奥巴马的核武器升级计划已经是一个非常昂贵的项目,而川普在核计划之外还提出了宏大的常规军事力量扩张计划,比如打造一支拥有350艘舰艇的海军,另外美国还打算建立一个全球性的多层次导弹防御体系。鉴于川普提出的减税计划可能导致美国政府财政收入减少,“在多个大项目齐头并进的情况,川普政府究竟能有多少资金投入到核力量强化方面其实还要打一个非常大的问号。”美俄都要加强核力量,新一轮核军备竞赛开启?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川普星期四发表上述评论之前,俄罗斯总统普京当日也发表了类似言论,称必须“强化”俄罗斯的核力量。普京在谈到俄罗斯2016年采取的各种军事行动时说,俄罗斯军队必须确保能够“消除任何军事威胁”。普京说,“我们需要强化战略核力量的军事潜力,特别是能够可靠地穿透任何现有和未来导弹防御系统的导弹系统。”不过清华大学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研究员赵通并不认为二人表态具有密切关系。“我不认为这个时机美国和俄罗斯都有意愿向对方示强,因为美俄都知道,随着川普上台,双方的关系或许会出现实质性改善。这种情况下,双方都没有意愿主动制造威胁感和紧张氛围。”赵通对澎湃新闻表示,俄罗斯在冷战结束后核力量萎缩十分严重,普京上台后本身一直比较重视核力量建设。而最近几年俄罗斯与北约关系的恶化,加上美国不断部署力量更强大的导弹防御系统,也使得对核力量的强化成为普京多年来一直强调的主题。不过,川普扩大美国核武力量的表述还是引发了美国专家和媒体对新一轮核军备竞赛的担忧。《华盛顿邮报》援引美国反对核武扩散的非政府组织“犁头基金会”主席乔·齐林乔内(Joe
Cirincione)的话说,“如果真如他所说……这可能是军备控制进程的终结,这一进程削减了冷战时期80%的军备。”致力于削减核武器的组织“全球零核”执行董事德雷克·约翰逊(Derek
Johnson)也谴责川普是在鼓吹“新的核军备竞赛”。“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哪怕只使用一发核武器,都会是一个全球性的人道、环境和经济灾难,”约翰逊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和俄罗斯新的核设施建设只会让噩梦更可能发生。”《纽约时报》也分析称,虽然尚不清楚川普是否将废除美俄之间的削减战略性武器条约,但是川普的此番表态可能是意义深远,或意味着美国新的核武器扩张时代的开始。对于川普的核武器政策未来可能对美俄削减战略性武器条约的影响,赵通认为,虽然川普可能不会主动修改或者废止条约,但如果他的这种言论付诸实施,肯定会对美俄双方的核裁军进展带来非常大的负面影响。“如果川普在核问题上表现得非常强硬和激进,可能就会拖延关于下一轮核裁军的谈判,影响未来双边核裁军进程,”赵通说。

核心提示:外媒称,不仅美俄两国,其他许多国家也将受到消极影响。欧洲人会率先感受到形势的变化,因为中短程导弹将首先给欧洲大陆带来新风险。祖国人也将感受到影响。不言而喻,撕毁条约后,美国将不仅在欧洲,还将在亚洲放开手脚。外媒称,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10月23日拒绝了俄罗斯有关继续遵守30多年前签署的一项军备控制条约的请求,这可能会加剧克里姆林宫与特朗普政府之间的新争端。美方坚称俄罗斯违约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10月23日报道,博尔顿在莫斯科与俄总统普京和其他俄罗斯官员会晤后表示,在解决特朗普关于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的抱怨方面没有取得进展。特朗普曾说,由于俄罗斯的违约,美国打算放弃1987年由里根和戈尔巴乔夫签署的这一条约。俄敦促美国重新考虑,称这样的决定可能导致新的核军备竞赛。博尔顿在记者会上说:“美国的立场是俄罗斯违反了条约,俄罗斯人的立场是他们没有违反。因此必须要问,如何让俄罗斯人重新遵守他们认为自己没有违反的东西。”报道称,关于美国就放弃该条约可能采取的下一步措施,博尔顿没有提供任何细节。特朗普政府的决定仍有可能不是最终的决定。另据路透社10月23日报道,美国高官博尔顿10月23日在会见普京后表示,尽管遭到俄罗斯和一些欧洲国家的反对,华盛顿将继续推进退出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核武器控制条约的计划。博尔顿在克里姆林宫与普京进行了约90分钟的会晤,但在特朗普声称华盛顿希望退出《中导条约》的问题上似乎未取得任何突破。莫斯科谴责美国此举是危险的,许多欧洲国家则警告说可能将重新引发冷战式军备竞赛。博尔顿在记者会上说:“现在出现了新的战略现实。”普京在与博尔顿会晤的一开始就指责白宫,称美国对莫斯科采取了一系列无端行动。但博尔顿随后告诉记者,俄罗斯的导弹是一种威胁,并表示华盛顿不会理会俄罗斯对其退出计划的反对。此外据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10月22日报道,博尔顿对该报记者说,美国对退出与俄罗斯的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核协议是认真的,但在正式通知莫斯科之前,美国计划进一步进行讨论。早就对1987年的《中导条约》提出批评的博尔顿说,他10月22日与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尼古拉·帕特鲁舍夫“就特朗普总统所说的问题进行了广泛讨论”。博尔顿10月22日表示:“如果你看一下总统在内华达州发表的声明就会明白,他对美国将要采取的行动进行了非常强烈、非常明确、非常直接的表态。”但他表示,政府“将与欧洲和亚洲的盟友进行大量磋商,(当然)我们也将与俄罗斯进行更多讨论”。博尔顿说,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将在就美国退出《中导条约》举行的磋商中起到“主导作用”,与此同时,他将继续与欧洲同行对话,特朗普则将寻求与其他团队领航者对话。普京唿吁寻求“契合点”据俄罗斯《生意人报》网站10月24日报道,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10月23日完成了对莫斯科的访问,访俄期间的重要事件是与普京会晤。由于特朗普不愿遵守前任美国总统达成的协议,此次博尔顿出访莫斯科是为协商美俄关系中新的游戏规则。博尔顿出访前夕,特朗普指责俄罗斯违反《中导条约》,并宣称美国即将退出该条约。而当博尔顿在莫斯科访问期间,特朗普又称,美国将加强核力量,“我们有的是钱,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匹敌。我们会继续扩充核武库,直到他们醒悟过来为止”。普京指责博尔顿称:“我们事实上没有回应你们的任何举动。但这(美国的不友好行动)一直在继续。”不过普京也唿吁“即使双方观点不同,也要寻找契合点”。另据俄新社10月23日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10月23日在会见博尔顿时表示,华盛顿仍在对俄罗斯采取不友好的举动,尽管莫斯科未予回应。博尔顿则指责俄在欧洲部署战略导弹。他说:“问题在于,俄罗斯如今在欧洲有中程导弹。威胁不在于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而在于已经出现在那里的俄罗斯导弹。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俄罗斯总统助理尤里·乌沙科夫表示,普京与博尔顿的会谈具有务实性,双方未就美国指责俄疑似干预选举的话题进行深入讨论。乌沙科夫说:“会谈具有务实性,相当详细。双方首先讨论了战略稳定、裁军文件、军控等问题,包括与美国打算退出《中导条约》有关的问题。”至于美国指责俄疑似干预选举的话题,乌沙科夫说:“提到了这个问题,但没有讨论。”乌沙科夫指出,这次会谈难言突破,不过,克里姆林宫通过博尔顿的莫斯科之行看到了华盛顿保持对话的意愿。他表示:“我们认为,博尔顿先生对俄罗斯的访问表明特朗普政府愿意与我们保持政治对话,尽管两国关系总体形势严峻。我方也有这样的意愿和打算。”博尔顿也表示,在分歧中找到接触点对莫斯科和华盛顿都有好处。他在会见普京时说:“尽管我们之间因为各自的团队利益而存在分歧,但举行会晤、找到对彼此有益的接触点是好事。”此外据路透社10月23日报道,一些官员10月23日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拟于下月在巴黎会晤,这将是两人自赫尔辛基峰会以来的首次会面。普京与博尔顿在莫斯科会晤后,双方官员称,已就11月11日两国领航者在法国首都会晤达成初步共识。当被问及他和普京会否在巴黎会晤时,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说:“现在正在讨论这个问题。目前尚未确定,但很可能会。”俄罗斯总统助理乌沙科夫说,两位领航者计划在巴黎出席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的活动,并计划在活动间隙会晤。博尔顿在与普京会谈后也表示,特朗普希望在巴黎会见普京。世界军控体系或崩溃据美国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网站10月23日报道,《中导条约》正在死亡。为数不多的乐观主义者以这样的希望自我安慰:特朗普关于该条约的声明不过是他独特谈判方式的体现,是我们都很熟悉的“特朗普式虚张声势”和政治“奇袭”,白宫尚未作出最终决定。但即便乐观主义者也不得不承认,保留该条约的机会越来越小。撕毁《中导条约》的致命后果十分明显。抛开对双方极为重要的军控监督机制被废除不说,美国拒绝条约也象征着美俄双边紧张关系新一轮螺旋状升级。不仅美俄两国,其他许多国家也将受到消极影响。欧洲人会率先感受到形势的变化,因为中短程导弹将首先给欧洲大陆带来新风险。中国人也将感受到影响。不言而喻,撕毁条约后,美国将不仅在欧洲,还将在亚洲放开手脚。不难预料,五角大楼迟早会开始加强对中国武器库的遏制。核世界将迎来新时代。相较于上世纪的世界,当今世界正变得更加危险、复杂和不可预测。另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0月23日报道,特朗普扬言将退出与莫斯科达成的一项重要的核军备控制协议,这对防扩散努力来说是又一个打击,同时也增加了欧洲成为核战场的风险。许多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决定退出该条约是一个战略错误,标志着冷战末期遏制核武器的重要努力进一步瓦解。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所长丹·史密斯说:“现在的重点是,军控架构正在崩溃。当这些控制被取消时,确实存在明显的核武器增加风险。”欧洲尤其担心。它是《中导条约》遏制俄罗斯威胁努力的主要受益者:该条约禁止部署射程在500公里至5500公里之间的所有陆基导弹。此外据美国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网站10月23日报道,《中导条约》如今面临的局势是核武器控制机制深度危机最尖锐的表现之一。几年来,莫斯科和华盛顿一直在互相指控对方违反条约。如果不采取措施挽救《中导条约》,华盛顿很可能宣告其无效。除了对俄罗斯安全的直接损害外,这可能将引发整个核武器控制机制崩溃的连锁反应。如果《中导条约》垮台,第三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也将随之退出历史舞台。此外,《不扩散核武器条约》(1968年签署)乃至《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1996年通过)也有可能在事实上垮台。世界将陷入新一轮进攻性核武器竞赛。裁军条约缔结起来很难,撕毁却很容易。《中导条约》的崩溃以及随之而来的整个核武器控制机制的崩溃,可能引发危及两个大国及全世界的混乱。10月23日,俄总统普京(左)在莫斯科会见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法新社)

核军备控制正在瓦解吗?1987年的《中程导弹条约》已经崩溃,2015年的伊朗核协议岌岌可危。雪上加霜的是,目前还不清楚美国是否会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2021年到期时继续坚守。

幸运的是,过往的情况令人感到一些安慰。在冷战期间和冷战过后,军备控制体系崩溃后通常都是重建阶段。但是,改弦易辙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从历史上看,联盟在核不扩散问题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欧洲,美国-北约核保护伞防止了核弹扩散到英国和法国以外的地方。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考虑在核军备控制方面使用武力,但因存在报复或辐射风险,很少采取这种方式。如果没有这些风险的话,军事行动就会变得具有吸引力。

根据以往的经验,除了强有力的联盟施压或军事行动外,另一个选项是通过扩充自己的武器库让对手重新关注军备控制。

相比之下,伊朗没有核武库,但它拥有美国想要消除的铀浓缩能力。美国寄望通过制裁,增加向波斯湾派驻的军事力量,并发动网络攻击摧毁伊朗的意志。对此,伊朗加大了铀浓缩活动力度并在多个领域予以反击。现在的问题是,边缘政策是会导致冲突,还是像以前美苏对峙的情况那样导致相互让步,从而让军备控制谈判得以恢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