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不但会减弱美利坚同同盟者当下在太空领域的地点,人造卫星的发出只会越来越多

图片 2

参考消息网8月9日报道
《日本经济新闻》8月8日发表了竹内康雄的题为《太空防卫竞争日益激烈》的报道,文章编译如下:

图片 1

美国《财富》杂志网站6月21日发布了马萨诸塞州霍利奥克山学院国际关系客座讲师布赖恩·中山撰写的一篇文章,题为《特朗普的新太空军将成为灾难的3个原因》,现将全文编译如下:

围绕太空安全,法国在继美国之后也宣布创建专门进行太空防御的军队。其背景是,太空在军事、民生两方面的重要性提高。如果各国发射的人造卫星在太空遭到攻击,将会对各国的生活和防卫层面产生重大影响。今后,人造卫星的发射只会越来越多,包括俄罗斯在内,太空争霸或变得越来越激烈。

视觉中国供图

几十年来,对太空战争的设想既困扰着也激励着公众、政策制定者和美国军方的想象力。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宣布,他指示国防部创建军队的新的“太空部队”军种,因而再次引发了这种讨论。虽然特朗普的建议在一些人看来可能是明智之举,但这不仅会削弱美国目前在太空领域的地位,而且可能会威胁到太空和平探索的未来。

法国将于9月创建太空军,其司令部将设在该国航空航天产业中心、空客总部所在的图卢兹。法国太空军初始规模200人左右,司令部将设在空军内部。法国国防部长帕利7月下旬公布了在人造卫星上搭载防御用激光武器的计划,并宣布2025年之前追加7亿欧元预算。

元旦刚过,日本《读卖新闻》就报道称,日本政府正展开协调,将航空自卫队改名为航空宇宙自卫队。此举旨在明确宇宙空间也是防卫领域的一部分,强化太空防卫能力。据称,航空自卫队最快将于2021年度实现首次更名。

图为美国侦察卫星示意图

法国讨论创建太空军的一个契机是,2017年法国和意大利共同运行的军事卫星遭遇所谓的“俄罗斯间谍活动”。

对此,军事专家文昌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日本在航空自卫队里设计单独的太空军事力量,表明其可能将推进太空军事化,不满足于仅仅提供太空保障能力,而是要发展太空进攻型力量。可以说,美国成立太空军开了头,日本的相关动作是美国成立太空军后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其实就在去年,法国就宣布将成立太空军事指挥部,俄罗斯更是在2015年就把空天防御兵纳入到空军序列。多国争相分享太空这个香饽饽是否会让太空军备竞赛步入战场化时代?未来的太空领域竞争又会向哪些方面发展?

文章称,自海湾战争以来,美国陆军、海军和空军在作战领域已经高度依赖自己的太空系统。这些系统提供了指挥和控制、关键的通信、导航和监视。发挥这些作用的重任遍布三军和各个防务机构,如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和国家侦察局。

图片 2

太空力量对美国十分重要

虽然其中许多部门都由美国战略司令部指挥,但它们在作用上仍是空军太空司令部或陆军太空与导弹防御司令部等机构的一部分。正如特朗普所提出的那样,创建一支太空军,作为与各军种地位平等的新军种,使得处理好各个机构之间关系并将其相互结合成为必要。由于各机构组织文化不同和各事其主,所以这很可能会导致混乱和相互竞争。

资料图片:即时战略游戏《终结之战》中设想的激光卫星反导设想图。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想组建独立的太空军事力量——太空军,而这一设想在2019年12月20日终于尘埃落定。2019年12月20日,特朗普签署法令,美国正式成立太空军,太空军也成为美国继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海岸警卫队之后的第六大军种。这是美国70多年来唯一成立的新军种。

文章认为,美国的军事机构史在这方面具有指导意义。由于官僚机构的内斗,1985年至2002年期间存在的美国太空司令部,仅仅巩固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对军事太空计划的控制。这意味着,该司令部在90年代末以前一直未能迅速更新其军事理论或行动计划。

美国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将太空认定为“作战领域”,批准设立美国第六大军种——太空军。这是美国72年来首次设立新的军种。

由于组织的巨大变化,所以如果创建太空军,就会重新造成过去那种和更加严重的紧张关系。这将会削弱军事太空行动的有效性,导致应对迅速变化的世界所需的灵活性的丧失。

虽然美国刚成立太空军,但太空作战早已是美国军方一个重点关注的领域。

一些人指出,这可以合乎逻辑地与二战结束后空军作为美军一个独立的新军种的成功创建相比。实际上,特朗普在宣布这项建议时把新的太空部队的作用比作空军。然而,这忽略了一个事实,即在美国空军创建之前存在的陆军航空兵基本上是独立的。尔后,具有酷似海军陆战队的鲜明特征的文化和组织风格的空军创建了。事实上,正是这种现存的鲜明特色推动了空军的创建,并为其创造了条件。

中国指挥与控制学会青工委副主任石海明副教授曾对记者介绍,在苏联抢先发射人造卫星之后,美国对太空的战略预警高度提升。冷战时期,太空领域是美苏对抗的重要战场,作为美国“三位一体”核战略的重要情报支援力量,太空系统是美军重要的倚重。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军对其太空作战指挥机构进行了积极调整,相继建立了陆、海、空三军太空司令部、C4ISR中心以及太空作战指挥部。海湾战争中,美军的太空系统首次大规模运用于实战,为美军的迅速获胜发挥了关键作用。以往,美国空军太空司令部及第14航空队承担了太空作战的任务,海军和陆军也有相应的太空作战力量,但美国的太空资产主要由空军来管理。

此外,陆军和空军在此后的15年里成为激烈的竞争对手。这种竞争导致机构重叠、浪费和美国未能赶在苏联发射“人造卫星”之前发射卫星。

“将太空军独立成军,证明太空力量对美国十分重要。随着信息化、网络化作战的不断深入,美国已经形成一整套以太空力量为核心的作战体系。大家平时看到的精确打击、定点清除的导弹,之所以这么精准,是有太空中的相关通信、信息系统做保障的。美国几乎所有的作战指挥系统,都离不开其强大的太空作战能力。因此,随着美军太空作战能力的建设,其太空资产也越来越庞大,需要一个独立的部门去管理运行。”文昌说。

文章声称,这并不是要批评武装部队,而是要强调指出,在由传统、忠诚和围绕着预算的竞争所左右的世界上,创建一个全新的军种和预算方面的竞争者会削弱军队的太空战备状态,造成不必要的关系紧张。

此外,美军以太空作战能力为核心,构成了世界最强的军事力量。对此,很多团队发展了相应的削弱美国太空作战能力的手段,如反卫星作战能力建设等。这促使美军下决心凝聚更强的力量,投入更大的资本,发展更强大、更先进的太空武器装备,塑造进攻型的太空能力。“但问题是,美国此前的太空资产主要由空军管理。而美国空军是‘双飞文化’,即以飞机和飞行员为主,往往太空力量在申请经费、筹划装备发展计划时得不到足够的重视。这种纷争早已有之,只不过特朗普将其摆到了明面上。”文昌表示。

文章认为,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还有,美国高度依赖一个潜在的太空对手——俄罗斯——提供火箭发动机和人员进入太空的机会。美国政府认为安全的、功率最大的阿特拉斯-V型火箭依靠从俄罗斯进口的发动机。同样,美国宇航局也不得不与俄罗斯航天局签订合同,以便定期进入国际空间站。

多国谋划布局太空作战领域

虽然正在开发的一些计划可以在国内生产这些发动机,SpaceX等航天项目前途也很光明,但这些计划尚未达到对于在可预见的将来可以信赖来说所必需的可靠性。

美国成立太空军有利于美军凝聚力量,争取更多的经费去推动太空力量发展建设,特别是推动进攻型太空武器装备建设。“作为一个独立的兵种,太空军将负责美军太空资产的管理运行、发展计划制定、装备采办等,负责美军太空防御和进攻型作战,并负责太空力量人才队伍建设。”文昌说。

没有经过验证的国内建造重型太空发射系统的能力,就不能实现美国政府雄心勃勃的军事太空计划。考虑一下,美国海军的航空母舰在战争期间如果依赖俄罗斯提供螺旋桨,将会使海军面临的风险。

紧随美国脚步,法国、日本都开始谋划布局太空作战领域。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总统建议创建的太空军可能破坏太空作为探索与合作的空间的地位。在强国彼此寸步不让地开发军事系统情况下,如果创建太空部队,将引发其他航天国家的连锁反应,从而可能导致太空的军事化。冷战期间,美苏两国之间的太空合作在高度紧张的时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压力释放阀的作用。

2019年7月13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宣布将在法空军内部成立太空军事指挥部,空军最终将变身为“航空与太空部队”。按照计划,法国太空军事指挥部将暂时作为法国空军下的一个指挥机构,统一指挥目前分隶法国陆海空三军的所有相关部、分队。最终目标则是成立独立的“太空军”。

文章称,毫无疑问,美国的太空系统需要得到保护。但是,最有利于完成这项使命的做法是仅仅巩固太空系统的防御作用,而这种作用仅占军事太空活动的少数。虽然宇宙飞船之间的空战仍是一种十分渺茫的可能性,但创建太空军所带来的风险却是巨大的。现在就是大家认识到前进的危险的时候了。

日本则早在2019年1月就放出风声将成立太空军。当时,日本防卫相岩屋毅在美国华盛顿发表演说时称,2022年将新设日本航空自卫队“宇宙领域专门部队”。

文昌表示,日本因为受和平宪法制约,一直不敢明目张胆地公开宣布要发展太空军事力量,但暗中却一直在推进相关的能力建设,如军事侦察卫星。特别是现在还在发展准天顶卫星系统,以弥补GPS系统在日本的一些不足。如果以后建立起来,其精确制导武器将不再过度依赖美军,为其发展大射程的远程进攻型武器有极大促进作用。再比如,日本研制的“隼鸟”-2探测器,更是展示出其不可小觑的航天实力。它所装备的机械手可以挖矿,当然也可以抓取卫星。

应该说,俄罗斯、法国、日本等团队在组建空天一体化的空军方面与美国此前的模式没有显著差异,只是规模的大小不同。文昌说:“比如日本媒体报道称,航空自卫队将在今年新编20人规模的宇宙作战部队,预计在2023年度扩充至120人并开始执行宇宙监视任务。如此规模,与美国相比就小得多了。而法国太空力量的规模与美国也不可同日而语。”

与法国和日本不同,俄罗斯的太空力量过去是不归空军管理的,这是因为俄罗斯的太空力量也比较强大,能独立成军。在合并之前,俄军事航天活动均由空天防御兵完成,承担了抵御空天进攻,发展太空攻击能力,对太空目标进行监视,消除来自太空的威胁,发射轨道航空器,控制军用卫星系统,运行军用卫星系统及其发射、控制设施等一系列任务。

太空军备竞赛步入战场化时代

记者注意到,与美国不同的是,法国、日本都选择了与俄罗斯一样的方式,即将太空军作为空军的一个组成部分。

那么,与美国相比,美日法的模式有何不同呢?

“在一定意义上讲,俄罗斯、法国、日本是重走了美国空军过去的建设路子。过去的美国空军实际上就是空天军,只不过是因为其航天力量壮大到足以独立成军,所以独立出来。而其他国家还没有发展壮大到能够独立成军的程度。”文昌说。

比如,日本的航天实力已经比较雄厚了,但还没有雄厚到能独立成军的程度,而航空自卫队是和太空最接近的一个军种,通过其进行宇宙作战与宇宙监视任务就是最合理的选择。法国也比较类似,法国此前有联合太空司令部,但这个机构比较松散,太空力量分散在陆海空三军,力量也还不够强大。现在空军内部成立太空军事指挥部,但这看上去很像是重走美国的“老路”。俄罗斯空天军的建设经过了几次的反复,过去其太空力量有过相对独立的时期。2015年,俄罗斯把空天防御兵纳入到空军序列,实际上很大程度是借鉴了美国空军的建设路子。因此,他们总体上都步美国空军空天一体化建设的后尘。

“但其目的归根结底都是为了统一组织、统一建设,攥指成拳、集中力量,形成统一的组织形式,扩充壮大太空力量。”文昌表示。

“美国成立太空军开了个头,使得太空军备竞赛公开化、激烈化、战场化和武器化。”文昌特别指出,很多媒体都用军事化这个词,实际上是不够准确的,因为太空军事化早已实现。早在冷战时期,美苏两国军用卫星升空,就已经进入了太空军事化时代。今后,重点要发展的是太空防御和进攻力量,因此太空战场化更为准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