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基侦查财富让俄军行动多了一双‘天眼’,俄罗斯是怎么办实卫星群的》的通信

图片 3

资料图片:俄军发射“联盟”运载火箭现场图。

“天眼”让战场更加透明

2001年6月1日,俄罗斯在军事航天部队、导弹空间防御部队等军事力量的基础上成立了航天兵,作为直属于总参谋部的一个独立军种。在俄航天兵正式成立的2年多来,尽管存在资金缺乏、装备陈旧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俄航天部队依然发展迅速,并已经逐渐发展成为俄军一支重要的作战力量,有效地保障了俄团队安全及战略利益。●俄航天兵编制及主要任务俄罗斯独立后,俄军于1992年在原苏联航天部队基础上组建了一个独立兵种–俄罗斯军事航天力量。1997年10月,俄军事航天力量与原防空军所属的导弹空间防御部队一同合并入俄战略火箭军。2001年2月,俄决定将军事航天力量和导弹空间防御部队脱离战略火箭军,新组建一个直属于俄军总参谋部的独立兵种–俄航天兵,并于6月1日正式宣告成立。目前,俄航天兵由空间导弹防御力量、军事航天力量和指挥机关组成,现编制为5万人。主要包括:1个导弹空间防御集团军,驻俄首都莫斯科;3个国家航天发射场,即拜科努尔、普列谢茨克和斯沃博德内;季托夫航天试验与控制总中心;其它保障部队。主要装备包括侦察预警卫星、远程雷达预警系统及弹道导弹等。俄航天部队目前所担负的主要任务包括航天发射、卫星测控、卫星攻击、导弹防御等。●俄航天兵面临的问题在前苏联解体以后,整个俄罗斯武装力量立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和发展困境。部队纪律涣散,士气低落,装备完好率低,正常的战备和训练难以进行,战斗力急剧下降。同时,由于部队规模过大,超出国力承受能力,以致数量与质量之间存在着尖锐矛盾。而海湾战争及南斯拉夫科索沃战争使俄军政领航者进一步认识到,以俄军现行的结构规模、指挥体制和作战理论,根本无法适应现代高技术条件下军事斗争的需要。要想摆脱这种困境,对军队局部的调整和变革已经无济于事,必须进行全面的、大刀阔斧的改革。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俄决定将航天兵作为一个独立兵种纳入俄军编制,从而初步奠定了俄军目前三军种、三兵种的体制结构。尽管自正式组建以来,俄航天兵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仍面临诸多困难。一是发展资金投入不够。近年来,尽管俄罗斯的形势已在逐步好转,并逐步加大了对国防建设的资金投入。但俄政府在国防领域的支出仍然很难满足俄军的实际需要。2003年度俄国防开支约为3445亿卢布,而2004年度预算也仅为4114亿卢布,仅占整个国内生产总值的2.69%。在俄2004年度国防预算中,用于武器研发及采购的拨款比俄军实际所需资金少25%。这意味着俄军在未来几年内将很难投入资金用于多用途空天飞机、新型侦察系统等高技术武器。二是装备严重老化。苏联解体后,由于受国内经济局势的影响,俄罗斯武装力量明显减少了对新型武器装备的采购。这首先表现在对航空航天装备的采购方面。以俄罗斯本国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为例,作为世界上目前唯一有潜力能够与美国的GPS系统相媲美的卫星定位系统,其最初设计应该由24颗卫星组成,但是由于缺乏足够的财力及技术支持,目前俄罗斯只有8颗该系统的卫星仍正常在轨运行,难以保障该系统的正常运转。尽管俄罗斯计划在未来再发射几颗该系统的卫星,但依然难以达到保障该系统正常运行的卫星数量。同时,目前俄罗斯所使用的运载火箭大多为早期开发的”闪电”、”联盟”、”宇宙”、”轰鸣”的老型号,基本没有新近研发的新型运载火箭,这一方面使俄罗斯在军用航天发射上面临更多的危险性,另一方面也使俄在国际商业卫星发射领域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境地。三是在编制体制及指挥结构方面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和改进。作为一支新成立的独立兵种,俄航天兵在编制体制、作战使用及指挥体系等方面仍存在许多不足,需要研究制定新的航天作战理论。根据俄总统普京2000年批准的《俄罗斯联邦军事学说》,在未来战争中,”要利用相应的军事设施和海上的军事存在,保卫俄在世界大洋、太空和别国领土上的设施”。但目前航天兵正式成立仅2年多,在作战体系上基本沿用原有模式,在与空军防空部队、雷达部队等协同作战方面均未建立有效的机制。为此,俄正积极进行制订空天防御一体化的理论研究,并已组建空天防御跨部门专家委员会,制订适用于整个俄武装力量的防空兵力兵器使用区域性原则,以保证空天防御作战的效能。●俄航天兵未来建设规划随着俄罗斯国内政治经济形势的逐步好转,俄开始加强了武装力量建设,以遏制自1991年前苏联解体之后俄军出现的官兵素质下滑,战斗力下降等诸多问题。为加强航天兵这一重点兵种的建设,俄已经拟定多项措施,主要包括:1.增加资金投入根据俄罗斯航天兵新闻处的统计,1993年俄拥有各类在轨卫星186颗。此后,由于俄对航天领域的拨款严重不足,无力再发射新的卫星以替换许多已经超出使用寿命的卫星,到2002年俄在轨卫星数量已经下降到了97颗,而同期美国在轨卫星的数量却由201颗剧增到418颗。为此,俄自从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逐步加大对航天领域的资金投入,以保持和加强航天兵战斗力,并增加航天部队的装备。2002年俄卫星数量下降的趋势得到了遏制,2003年俄成功进行了20多次卫星发射和2次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其中有12颗为军用卫星。据俄媒体披露,2004年1月,俄总理卡西亚诺夫表示,俄政府在制定经济财政政策时将优先考虑航天事业。他指出,2004年俄财政预算中用于航天项目的资金为125亿~130亿卢布,比2003年有较大幅度地增长。2.加强航天发射场建设目前,俄罗斯航天兵所属的航天发射场有三个,即拜科努尔、普列谢茨克和斯沃博德内。近年来,包括俄罗斯国防部长伊万诺夫在内的俄军高层领航者多次前往位于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进行视察。期间,俄军领航者均表示,尽管未来俄航天发射活动将逐步向普列谢茨克航天发射场转移,但为了继续保持俄在世界航天发射领域内的领先地位和维护俄国家利益,俄在短期内不会放弃拜科努尔航天发射场。2004年1月,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哈萨克斯坦进行了访问,并与哈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签署协议,表示俄将租用拜科努尔发射场至2050年。未来,该发射场将在俄联邦航天规划、国际合作和商业航天发射项目方面发挥重大作用。对于俄航天兵而言,目前普列谢茨克航天发射场具有特别的作用,未来该发射场也将成为俄最主要的航天发射场,俄大多数航天器将从这里发射,尤其军用卫星等航天器。仅2003年,普列谢茨克航天发射场共进行了8次运载火箭发射以及1次战略火箭发射,成功地将21颗卫星送入预定轨道,发射的运载火箭型号包括”联盟”、”闪电”、”宇宙”和”轰鸣”等。正是因为如此,俄航天部队才决定在该发射场开始研发和制造新一代具有广阔发展潜力的航天发射火箭运载系统。早在2003年初,俄罗斯航天兵就已经开始投入7.5亿卢布的资金,对该发射场进行大规模改造。包括将发射场着陆场跑道延长了600米,全长达3600米,可接收
“贝加尔”宇宙飞船及包括重型飞机在内的各型飞机,并计划于2005年第4季度前使其能够发射”安卡拉”新型运载火箭。斯沃博德内发射场是俄航天兵正在新建的一个发射场。该发射场的地理位置独特,可以从这里向各种不同的轨道发射航天器,也适于进行各种具有广阔发展前景的航天运载装备的试验。同时,在发射费用方面,该发射场每向太空发射1千克有效载荷的费用与拜科努尔发射场相当,但与普列谢茨克发射场相比,其费用则要低很多。实际上,俄已经在该发射场成功地进行了”Start-1″运载火箭的发射,这足以证明建立这一航天发射场构想的正确性。该发射场的基础设施是非常全面的,而且也拥有高技能的专家和人才,因此该发射场具有很强的发展潜力。未来,随着斯沃博德内发射场的完善和加强,必将能够加强俄在航天领域的地位,有利于维护俄的国家安全利益,同时也将能够进一步推动地区经济的发展。3.研发新型装备俄航天兵目前所使用的运载火箭共有”联盟”、”闪电”、”宇宙”等7种型号,而且大部分已经老化,其运转系统复杂且不易于维修保养。同时,航天器类型过多,不利于优势项目的发展。为此,俄计划将航天器类型减少到原来的一半。同时加紧对保留型号进行改进,使其正常运行期限能够延长5~10年,并已经开始研制新型的宇宙飞船。只此一项,俄航天部队将可在航天器制造、运行和发射方面降低50%~30%的费用。据初步估计,仅通过减少不必要的航天器发射次数每年就可以节约资金10亿卢布。2003年4月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视察俄航天部队时,听取了俄航天兵的未来发展计划并为其确定了两项主要任务:一是建立和完善核导弹袭击预警系统,确保俄罗斯和独联体国家的安全;使用运行时间更长的卫星及廉价、有效的空间飞行器。根据俄规划,2003~2005年,将有60~65颗新卫星发射升空,其中大多数将替换旧的在轨卫星。2006~2010年间,还将有其它65~70颗卫星升空。未来,俄航天兵将开始研制新型通信和导航卫星及新一代空间侦察飞行器,减少火箭推进器种类,并采用包括”联盟-2″、”轰鸣”、”安加拉”、”箭”等型号的一些新型火箭。此外,俄航天兵将进一步完善
“格洛纳斯”全球卫星导航系统,计划在2005年之前使该系统的卫星总数达到约20颗。4.加强对外航天交流与合作为提高俄罗斯在航天领域的国际地位和为俄本国航天事业寻求发展资金,俄航天兵未来将继续加强航天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一是俄已与欧盟达成协议,计划从2006年起在法属圭亚那库鲁航天发射场使用”联盟”运载火箭进行商业发射。预计,俄将于2004年2月开始与欧洲航天局共同实施联合方案。初步资料表明,该方案的最终财政拨款数额将超过3.14亿欧元。俄专家推测,自2006年起,5年内”联盟”运载火箭将能够为俄赚得10亿欧元的巨额收入。二是保证国际空间站运转。2003年初美国”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失事后,为国际空间站提供补给和维护的任务就开始暂由俄罗斯承担。2004年,俄将继续开展这项工作。为此,俄政府工作会议已经决定为俄航天项目特别追加15亿卢布的拨款,用于2004年进行”进步”号运载飞船的发射等活动,以保证国际空间站的正常运转。三是加强与印度的合作。俄罗斯与印度已经签署了两国合作研究和利用宇宙空间的谅解备忘录。根据该备忘录,俄还将为印登月计划提供技术支持,印度空间研究与发展组织将和俄专家就印度登月项目的具体合作细节进行磋商和讨论。根据印方计划,印将于2005年向月球发射无人飞船,2015年发射载人飞船。此外,俄还将加强与日本、韩国等国家在航天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具体合作项目包括进行商业发射、进行航天技术研发等。

俄国防部表示,航天器的系统和组件工作正常。卫星保持着稳定的遥测通信能力,“宇宙-2539”由俄空天军地面设施控制。

俄媒还披露,俄军电磁轨道炮已进入试验论证阶段。此外,俄方还在军民融合发展太空力量方面不断取得新成效,代号为“清理者”的空间清理器可对轨道内垃圾目标实施清理,被外界称为“以民掩军的空间项目”。分析认为,随着反卫星系统等武器陆续进入俄武装力量体系,其在战略新疆域的非对称制衡优势将大大增强。

近几年来,俄卫星群更新了近80%,卫星数量增加了50%。比如,2010年卫星总数为110颗,2016年为121颗。

根据俄《2018年至2027年国家武器装备发展纲要》,2025年和2030年前,俄将分阶段完成天基预警“统一航天系统”和新型太空监视系统的构建,基本具备覆盖全球的天基预警能力和主要高、低轨道范围内空间目标监视能力。但受发展基础和资金所限,俄“天眼”工程当前也存在缺陷,包括侦察预警存在盲区等。对此,俄国防部表示,将加紧推进“芍药”和“雪豹”卫星的研制,加快现代军事卫星的集群部署。

俄罗斯国防部表示,俄空天军卫星群补充了“宇宙-2539”军用通信卫星。从拜科努尔发射场升空的“质子-M”运载火箭把航天器送入轨道。过去6年来,俄罗斯卫星群更新了80%。分析人士表示,莫斯科在加强本国卫星群方面注重的是改善卫星性能,而非增加数量。

图片 1

截至2019年5月,俄军用和民用卫星群共有156颗卫星。俄总统普京5月在索契召开的国防工业和武装力量发展会议上公布了这一数字。俄罗斯卫星部署在地球同步轨道、椭圆轨道和近地轨道,其中近70%由俄空天军管理。

作为高技术、高成本和高风险的战略新疆域,太空已成为美俄等军事强国谋求战略制衡、打造非对称军事优势的空间领域。近来美国宣布筹建太空军的消息引发外界持续关注。有报道称,此举意味着美国的军事霸权开始向外太空延展,就好像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将太空战由幕后推向了前台。为了应对美国在太空领域咄咄逼人的姿态,近年来,俄罗斯不断优化空天力量,已在太空领域构建起较为完备的侦察预警军用卫星网络,并在反卫星武器研制、空间保障等方面持续发力,以期打造融态势感知、毁伤压制和全面保障于一体的攻防兼备的太空军事能力。

图片 2

普京曾公开表示,俄军在太空领域的建设发展不仅要满足于现阶段要求,还要作好准备以应对未来战争。目前,俄在研和展开部署的反卫星武器主要为“努多利”机动反卫星系统、“隼”空基激光反卫星系统、“严寒”和“坚枪”两款陆基反卫星系统,以及电磁轨道炮等新物理概念武器。

参考消息网8月8日报道
“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8月7日发表了阿列克谢·扎克瓦辛的题为《轨道机动:俄罗斯是如何强化卫星群的》的报道,文章编译如下:

目前,俄罗斯主要天基平台包括承担导弹战略预警、态势感知和导航指引任务的侦察或导航卫星,并初步形成体系化组网、一体化运用的在轨运转模式。其中“资源-P”“角色”等13颗军用侦察卫星常态在轨运行,对中东、美国等重点地域实施侦察。俄军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曾表示,俄空天军曾调动10颗军用侦察卫星对叙境内及周边目标实施24小时跟踪监视,“天基侦察资源让俄军行动多了一双‘天眼’”。此外,逾30颗“格洛纳斯”卫星组成的导航系统,也能为俄军行动提供数据引导保障,就抗干扰性而言,俄制导航系统性能略优于美欧系统。

自2015年成立以来,俄空天军还加紧推进“侦防一体、以防助攻”的太空监视系统建设,分类别推动相关侦察平台的入轨和部署工作,主要包括代号为“树冠”的太空目标无线电光学识别系统、“窗口”太空光电监视系统、“搜寻者”电子侦察系统和“瞄准器”光电综合系统。其中,“树冠”和“窗口”已具备在轨工作能力,能对120~40000公里轨道内空间目标进行识别查证,探测精度优于10厘米。

“努多利”系统已在莫斯科周边开始部署,并与A-135国家战略反导系统和“气球”远程反导系统形成高中低三梯次空天防御拦截网络,可对200~1700公里轨道范围内的卫星进行毁伤,打击方位实现全覆盖,最多可同时对8个目标展开打击。俄计算机模拟评估认为,该系统击毁地球同步轨道卫星的概率高达90%,对机动卫星和中程弹道导弹毁伤率优于80%,特别是该系统可机动部署,隐蔽性和生存能力强,被防长绍伊古称作“让对手头疼的战略手段”。

总体而言,稳定可靠的太空进入技术和力量储备,将极大拓展俄在太空领域的军事潜力,为其抢夺太空军事使用权提供物质支撑。可以预期,对该领域的军用技术开发和资源倾斜,将成为俄军未来一段时期的重点工程。

攻防兼备“让对手头疼”

俄罗斯媒体设想的“努多利”系统反卫星效果图。

其余两款陆基反卫星系统也处于在研状态,按照设计理念,可对2000~20000公里轨道目标进行毁伤,单次可对4枚航天器进行有效拦截。上述系统将在2019~2025年间陆续实现列装,届时,俄在太空毁伤、空天防御与反击领域将具备强势反制的战略能力。

在研的“隼”系统以米格-31或未来五代战机苏-57为空基发射平台,成本相对较低,部署机动灵活,可对40~40000公里轨道卫星进行毁伤,并可根据战略需要,调整系统功率强弱,实现对敌卫星系统干扰或毁伤。据报道,该系统持续辐射时间最长达600秒,功率可在2.5千瓦~1兆瓦间选择性调整。

图片 3

“保持进入太空的能力”

不断充实的太空力量,使俄空天防御体系建设持续取得新进展。去年,俄空天军将第2颗代号为“冻土带”的导弹预警卫星送入预定轨道,这是俄天基导弹预警系统——“统一航天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该系统可同步对18个目标进行战略预警,每4分钟测定并更新方位信息,20秒内信息传输率近100%,与“沃罗涅日-DM”等陆基雷达站共同构成覆盖俄全境、具备对太平洋、大西洋和美国本土导弹袭击的战略预警能力。

在航天载具方面,俄方拥有“质子”“联盟”“安加拉”等8型运载火箭,年均航天发射次数稳定在20次左右,拥有成熟的技术能力;特别是自去年底以来,俄方从稳定性、效率和安全性等角度出发,对担负军事航天发射载具谱系进行了重新调整,由“联盟”和“安加拉”两型火箭担负全部军用卫星的发射任务。值得一提的是,后者作为重型运载火箭,近地轨道载荷高达24.5吨,战略投送能力突出。

俄空天军司令苏罗维金在介绍当前和未来太空军事力量发展时曾表示,“俄军要保持进入太空的能力,包括人员储备和技术实力”。2011年美方宣布停飞航天飞机后,俄所属“联盟”号载人航天货运飞船成为进入太空,为国际空间站提供物资保障的唯一平台,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俄方在太空资源开发和利用上的话语权,同时也为军事技术转换和应用提供了载体。俄还计划2025年前完成核动力航天飞船的设计、制造和飞行试验等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