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整肃纲纪,坚持从严治军、从严治官

欲治兵者,必先治将。这是祖国古代兵家总结出的一条重要治军经验。中国古代的政治家、军事家认识到“兵是军之基,将是兵之脊”的道理,因此“整肃军纪,重在将也、难在将也”。

  一个“令”字有多重?当年,该团“刘老庄连”奉命掩护大部队撤离。一令如山,82名官兵死守阵地,同3000余日军血战12小时,直至全部牺牲。

摘要: 中国军网4月5日发表题为《整肃纲纪
固我长城》的文章,作者系钧正平。看那反腐如潮,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淘尽历史之枯朽;看那军改如火,势若燎原,点燃强军梦,沸腾将士之热血。
… …  中国军网4月5日发表题为《整肃纲纪
固我长城》的文章,作者系钧正平。文章指出,日前,军事检察机关对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郭伯雄集政治蜕变、思想堕落、经济贪婪、擅权妄为、失职渎职于一身,同此前被查处的徐才厚一样,违纲乱纪、身败名裂,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全文如下:  “君子为国,正其纲纪,治其法度”“纪纲废弛,危亡之祸”,这是老祖宗的忠告,也是治国治军的基本规律。对于我们这支胸怀强军梦想、矢志世界一流的人民军队,整肃纲纪、刮骨疗毒是必经的淬火阵痛。  乱纲纪者必伐之,毁长城者必惩之。  日前,军事检察机关对军委原副主席郭伯雄涉嫌受贿犯罪案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郭伯雄集政治蜕变、思想堕落、经济贪婪、擅权妄为、失职渎职于一身,同此前被查处的徐才厚一样,违纲乱纪、身败名裂,完全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  郭徐把党纪军规当儿戏,许多重大问题、重要事项擅作主张,把个人“私货”掺进组织决定,插手下级职权范围内事务。他们任人唯亲、卖官鬻爵,把手中权力当作聚敛钱财、收买人心的工具,直接或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他们身居高位不思作为,未尽练兵备战、建设改革之责,反而滋生助长形式主义等不良风气。他们口头上讲忠诚,但灵魂深处早已与党和人民貌合神离、背道而驰,完全丧失共产党人的政治立场、政治灵魂、政治操守,干了许多挖“墙角”、毁长城的勾当!  郭徐二人所作所为,严重败坏了党和军队声誉,严重玷污了党员领导干部形象,严重损害了党和军队事业。军队是拿枪杆子的,必须始终是保家卫国的忠义之师,绝不允许有贪赃枉法、蜕变堕落的腐败分子,绝不允许有违纲乱纪、结党营私的团团伙伙。  党中央、中央军委对郭徐之流果断出手、严惩不贷,为党和军队清除了大奸巨贪,消除了重大隐患,切除了肌体毒瘤,扫除了发展障碍,体现了全面从严治娱乐从严治军、坚决惩治腐败的坚定意志,体现了强国强军的历史担当、驾驭全局的政治智慧、披荆斩棘的非凡勇气,凝聚党心、振奋军心、大快民心,实为国家民族之幸!  令严方可肃兵威,命重始足整纲纪。  军法无情,军纪如铁。很多人都听过戚继光斩子的典故。海门伏击战中,戚印不听父帅佯败诱敌的命令,求胜心切、提前出击,虽然击败倭寇,但致部分倭寇逃脱。戚继光不搞将功补过,不顾部将、夫人苦苦哀求,依然按律问斩。从孙武斩宠姬,到穰苴斩监军、孔明斩马谡,无不道出了军纪之威、军法之严。  许多深奥的道理,两相对照之后便不再复杂。1935年,蒋介石爱将张灵甫怀疑妻子出轨,将其残忍枪杀,虽被判十年监狱,但不到两年蒋介石就特赦并加官晋爵。1937年,红军干部黄克功居功自傲、目无法纪,因逼婚不成,枪杀陕北公学女学员刘茜。毛泽东亲自写信要求依法严惩,称“如赦免他,便无以教育党,无以教育红军,无以教育革命”。蒋介石赦一张灵甫,毒瘤暗生,法乱而后功溃;共产党惩一黄克功,三军整肃,法立而后功成。蒋介石败退台湾后反思教训,核心一条便是“毁法乱纪,败德乱行,蒙上欺下”,无奈感叹:“共军的纪律那样严肃,而我们的军纪如此废弛,试问这样的军队,怎么能不被敌人消灭?”  自古道:“法不行由上所犯”。郭徐二人曾高居军委副主席,管打仗不谋打仗,管灵魂出卖灵魂,管法纪违反法纪,怎么能够取信部队、带兵打仗?治军先治将,严下先严上。军队整肃纲纪,将他们绳之以法,理所应当!  纲纪严方能军心定,军心定方能天下安。军队讲纲纪,首要的是讲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指挥。军队只有自觉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永葆人民军队的性质、宗旨和本色,才能为团队安全和发展提供坚强支撑,为老百姓和平安定的生活提供有力保证。  凤凰浴火而涅槃,雄鹰换羽而新生。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人民军队在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坚强有力的领导下,打响割毒瘤、治顽症、肃纲纪、固命脉的反腐政治仗生死仗。新古田会议的十里春风,吹散盘踞官兵心头多年的恶霾,吹响了强军征程的号角;雷霆万钧的铁腕反腐,反出了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反出了官兵的昂扬士气;没有上限的强力肃纪,肃清了各种歪门邪道,肃出了三军的自觉看齐。“十项规定”条条生威,“四个整顿”针针见血,“八项整治”项项兜底,反“四风”涤污荡浊,群众路线落地生根。  过去有的“演习像演戏”,现在“临考如临敌”;过去有的“没有关系找关系”,现在“没有关系没关系”;过去有的“表忠不表诚”,现在唾弃“两面人”;过去常讲“按惯例办”,现在“创新驱动、推陈出新”……听一位85岁的军队离休干部说,原来觉得军队问题积重难返,我们有生之年恐怕看不到解决的那一天了,没想到短短两三年变化这么大,看到党和军队有了希望,我们这些老同志感到很欣慰。  对每一个期待强国强军、渴望民族尊严和自豪感的国人来说,理应对军队将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有足够自信,对反腐取得的成绩有足够自信,对带来的正能量有足够自信,对军队浴火重生的光明前景有足够自信!  反腐为改革清障,改革为防腐筑堤。  有人说,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改革之难,难在既触动灵魂深处更触动切身利益。然而,在这场“史上最牛军改”中,无论是宣布裁军30万“动棋子”,还是领导指挥体制调整“动棋盘”,全军上下令行景从、立行立改、指哪打哪。可以说,这场革命性重塑,是正风反腐赢得党心军心民心的一面镜子,是整肃纲纪树立中央权威的试金石。此情此景,让我们仿佛看到当年毛主席一声令下,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十天到位;看到当年邓小平伸出一个指头,百万大裁军如期完成……  “善除害者察其本,善理疾者绝其源”。诚然,反腐是在为改革清障铺路,但改革又何尝不是在为反腐固本筑堤,力斩军队贪腐的本与源?这轮改革,组建了新的军委纪委、军委政法委,调整组建军委审计署,构建完善了权力运行监督体系,如同立起了制约权力任性的三道闸门。干部选任、秘书使用、财务管理等相关制度法规密集出台,制度的笼子越编越密、越扎越紧,腐败滋生的土壤不断铲除。改革不光是改体制、立规矩,还在于革陈腐思想、养浩然正气,从“三严三实”到“四有”“四铁”,用信仰信念练就百毒不侵之身……多管齐下,标本兼治,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大势日渐形成,不可挡也不可逆!  看那反腐如潮,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淘尽历史之枯朽;看那军改如火,势若燎原,点燃强军梦,沸腾将士之热血。  我们见证:习习清风劲吹军营,强军梦想照进脱胎换骨的人民军队,一支正气充盈的忠义之师正强势回归!  我们倾听:改革兴军步伐铿锵,强国担当催征追赶一流的热血军人,一支渴望荣光的英勇之师正阔步远方!

三国时期,蜀汉名相诸葛亮认为遵守军纪军规、珍惜个人声誉是将帅能够领兵打仗的必备条件,并在其《将苑》中细数“侵竭府库,擅给其财”等九蠹,认为“三军之蠹,有之必败也”。明朝戚继光在《练兵实纪·练将》中指出,为将者须“恪守正道,立身行己,凡百点检,务可以率下事上,以身为众人之法程,以官为众人之视效。否则人心解体,万法丛脞”。翻开灿若繁星的中国古代兵家圣典,如果说从严治军之道是其中最具特色的组成部分,那么坚持严兵先严官、严下先严上、严军先严将则是其精髓所在。正所谓“故将者,必本乎率身以励众士,如心之使四肢也”。

  说起这段历史,该团所在师政治部主任李民感慨:“执行法规制度再难,还难得过战场的生死考验?!”

历史兴衰更替反复验证着这条军队建设的铁律。秦军扫六合而得天下,蒙古铁骑横贯欧亚大陆,满洲八旗统一华夏,这些军团之所以强悍一时,离不开从严治军的纪律保证,更离不开治军重在治将这一最重要的治军手段。然而,毫无例外的是,这些称雄于世的封建王朝军队伴随着国家政权的稳定与巩固,在成功后迅速蜕化,在农民起义、内部豪强或外来势力的打击面前溃不成军,随同政权的腐朽而一起衰落。秦灭六国后,立即收天下之兵聚之咸阳,各路军官文恬武嬉,承平意识流布,战备意识淡忘。晚清军队中,大官小吏更是整日“居家弹筝击筑,衣绣策肥,日从宾客子弟饮”,除“攘功取巧外,别无长处”。领兵之人从昔日剽悍骁勇的将帅蜕变为养尊处优、骄奢淫逸、游手好闲的官老爷和寄生虫,这支军队由盛而衰及亡便不可逆地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

  古田会议后,红军内部掀起执行决议、纠正错误的热潮,一批打骂士兵、侵占群众财物的指挥员受到严肃处理,有的还被清理出革命队伍。

当祖国无产阶级革命军队跃上军事舞台之后,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的思想,便开始注入了新的营养液。从革命战争年代一路走来,人民军队的纪律始终反映着人民利益。以此为根本,坚持从严治军、从严治官,锻造出这支守纪如铁的军队,从而赢得了人民的拥护,凝聚了力量,取得一个又一个重大胜利。古田会议上,为严禁以红军“铁匠”大队长郭天明为代表的打骂体罚士兵现象,“废止肉刑”的军规写进人民军队法典。全国抗战伊始,红军功臣黄克功因逼婚未遂触犯党纪军规,被处以极刑,教育了全党,教育了军队,教育了中国革命。

  军队要有军队的样子。对任何一支军队来说,庸、懒、松、散、软都是战斗力致命的腐蚀剂。执行军规、严肃军纪绝不能失之于宽、失之于软、失之于散。

“夫将者,人命之所悬也,成败之所系也,祸福之所倚也。”从当年惩处打骂战士的“铁匠”和贪墨公款的功臣,到今天全面彻底清除郭伯雄、徐才厚、谷俊山等“老虎”,我军从严治军、从严治官发展到新的历史阶段。面对新的治军形势,习主席鲜明提出“从严治军关键是从严治党,要害是从严治官”。从切实发挥加强高中级干部管理规章制度的作用,到把高级领导干部这个“关键少数”作为严肃娱乐内政治生活的重点和关键,制度笼子越扎越密,从严治官越抓越实,使领导干部自觉带头廉洁自律,带头投身改革强军实践,当好基层官兵的引路人和练兵打仗的领头雁。

  历史映照现实,也孕育未来。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八项规定”、军委“十项规定”相继出台,军委总部重拳出击整肃军纪、纠治“四风”,坚决查处违法违纪违规现象,军队形象焕然一新,军心士气为之大振。

  变化,体现在这样一组数据上:截至目前,全军共清退违规住房3万多套、清理超编超占车辆2万多台,清理超占兵员3万多名……很多官兵形象地说:“八项规定”和“十项规定”是“新时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时代好声音”。

  “天下大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记者从军委法制局获悉,我国现行军事法规制度已达4000多部,基本上涵盖了军队建设的方方面面。采访中,不少部队领导谈到,要以“久久为功、善做善成”的精神状态和力度,推动这些法规制度落到实处,只有这样,强军之基才会更加稳固,军队改革才能顺利推进。

  从严治军,不容有法外之地、法外之事和法外之人。要探索建立权力清单制度,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

  依法治军,成败系于从严治官从严治权

  重回古田探寻治军之道,很多人提到一个名字:郭天明。

  这位红四军的大队长,因为经常打骂体罚士兵,人称“铁匠”。

  “铁匠”官不大,惊动毛主席找他谈话。“铁匠”危害不小,《古田会议决议》专门为他这类人定下一条军规:“废止肉刑”。

  无从考证这是不是我军从严治官的第一道法令,但可以肯定的是,从那时起,官兵一致、官兵平等便作为一条治军原则,写进人民军队法典。

  从当年打人的“铁匠”,到如今危害更大的“苍蝇”“老虎”,面对新的治军形势,一些部队领导思考更深:依法治军的成败,系于从严治官从严治上。然而,有的单位把“依法治军”等同“依法治兵”,把“从严治军”当成“从严治下”。

  记者调研发现,类似现象并不鲜见——

  同样是落实编制,某部机关责令下属单位借调人员限期归队,自己却搞“合理超编”“编外定编”;

  同样是反腐倡廉,有的领导“刀口向外不向内”,在台上讲得头头是道、义愤填膺,要求部属两袖清风,而到了台下却蝇营狗苟、徇私舞弊;

  同样是推进改革,有的机关和领导走不出利益藩篱,要求基层服从大局,可就是不愿动自己的“奶酪”,更不愿割自己的“肉”……

  “作为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的主体,领导和机关要建立权力清单制度,做到用权有据,防止权力滥用。”采访中,官兵们多次提及习主席的告诫:谁有资格犯大错误?我看还是高级干部。高级干部一旦犯错误,造成的危害大,对党的形象和威信损害大。

  依法治军,不容有法外之地、法外之事和法外之人。如何做到从严治官从严治上?很多部队领导纷纷建言——

  扎紧制度笼子。第二炮兵某基地政治部主任赵全红说,“针眼大的窟窿,进斗大的风”,制度一旦允许“特殊人”“特殊事”存在,就会产生破窗效应,总有一天守不住。要坚持制度面前人人平等,不留“暗门”,不开“天窗”,使各级领导干部心有所畏、言有所戒、行有所止。

  强化权力监督。武警某部政治部主任王亚坤建议,健全完善军队巡视监察制度,对违纪问题和不良倾向,要露头就打,不能当“木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不能当“瓦匠”和稀泥。

  加大惩治力度。海军某部政委喻文兵认为,应让法规成为带血的“红线”,制度成为通电的“高压线”,谁逾越了红线、触碰了高压线,谁就必须受到处罚。

  坚决清除潜规则。有人认为法律条文只是摆在明面上的,具体办事还得靠心照不宣的潜规则,往往“正事邪办,邪事正办”。南京军区空军一位领导谈到,潜规则是依法治军的大忌,必须坚决予以清除,绝不能让其潜行、盛行。

  从严治官从严治上,始终是我党我军一以贯之的优良传统——抗战时期,红军功臣将领黄克功,因逼婚未遂触犯党纪军规,被处以极刑。建国之初,刘青山、张子善贪污盗窃国家资财,被执行枪决。尤其是近年来,徐才厚、谷俊山等一批大案要案得到查处……

  海军某基地一位领导说:历史和现实昭示大家,无论什么人、不管多高职务,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军规,就必须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

  国防和军队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日益凸显的结构性矛盾、体制性障碍、政策性问题,最终要靠什么破解——

深化改革,只有严明法治才能攻坚克难

  从古田走来,人民军队站在了新的起点上。在迈向强军兴军的征途中,一些影响和制约战斗力提升的重大现实问题,日益成为我军改革发展的瓶颈。

  比如,联合作战能力建设如何推进?

  这,首先要从联合训练讲起。一位军区领导至今记得,那年他们牵头组织军兵种跨区演习,为了协调演练地域,相邻的两个军种部队竟然打起了“太极”:你等指示、我等计划,你等我来人协调、我等你登门拜访……由于缺乏相应的体制机制,一场例行的联合训练却举步维艰。

  联合训练尚且如此,联合作战可想而知。

  总参有关部门领导告诉记者,尽管当前我军已经初步建立了联合作战领导体制,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联合作战规则协议如何制定?各军兵种信息链路如何融合?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如何培育?联合作战保障如何配套?每一个问号,都需要我们拉直。

  “国防和军队改革进入了攻坚期和深水区,要解决的大都是长期积累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推进起来确实不容易。”习主席这番话,总能引发部队领导的思考——这些强军征途上的重重难关,最终靠什么来攻克?

  他们从历史和现实的经验中得到了一致的答案:法制!法治!越是深化改革,越离不开法治!

  很多同志谈到,曾几何时,我军很多工作靠摸石头过河来推进。而今,步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每一项决策,都可能受困于“做蛋糕”和“分蛋糕”的众口难调;每一步创新,都可能面临保守僵化和超越阶段的双重挑战;每一次突破,都可能遭遇渐进式和闯关式的路径选择……官兵们发现,在此情况下,传统的办法不太好使了,“石头”也是越摸越少,其根本解决之道,只能是法治手段。

  随着采访的深入,大量事实即可佐证——

  由于缺少顶层设计和统一标准,军队信息化建设“烟囱”林立、壁垒森严,系统不兼容、数据难共享、功能不耦合……突破这些“信息化困局”,迫切需要运用法制手段加强信息化建设集中统管。

  当前,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已上升为国家战略,然而其长远规划尚不清晰、体制机制有待健全、法规建设仍有空白。装备研发如何统筹、“民企参军”如何规范、社会化保障如何深化等等,都要靠立法来解决。

  这些年,军事设施保护与经济社会建设在土地、空域、海域、电磁频谱等方面需要统筹协调的问题增多,损害军事设施安全和使用效能的事件屡有发生。尽管出台了很多法规制度,但其执行力在利益驱动下相对疲软,强制效益尚未形成,军地共管缺少规范。

  此外,非战争军事行动组织实施、军事人力资源政策制度改革、兵役制度完善、军人退役安置、随军家属就业、退兵和伤病残人员移交等一系列重大现实问题,都离不开法规制度的牵引和规范、离不开制度机制的调整和确认、离不开法治手段的支持和保障……

  “凡属重大改革,都要于法有据。”南京政治学院教授邱圣宏反复咂摸习主席这句话谈到,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贯穿了我军建设发展的各方面全过程。毫不夸张地说,没有法治化,就没有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没有法治化,就没有改革的破局和成功。

  历史的天空,总有相似的星光交相辉映——

  85年前的古田会议,“明白地规定红军的任务,军事工作系统和政治工作系统的关系,红军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士兵会的权能及其和军事政治机关的关系……”铺下了我军第一段“法制化轨道”。

  85年后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将对依法治国作出全面部署。军队要贯彻好这一治国方略,最根本的就是加强依法治军、从严治军,牢固确立其在军队建设中的全局性、基础性、战略性地位,保证军队建设沿着法治化轨道持续稳步前进。

  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号角已经吹响,历史启示我们:唯有夯实强军之基,人民军队才能中流击水,再写辉煌!(梁蓬飞
蔡鹏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