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军对井冈山根据地发动了第四次,国民党军近十倍于红军

图片 6

原标题:朱德用兵的制胜之道

作为人民军队的缔造者之一,有着“红军之父”美誉的朱德元帅,勇于创新战法、多谋善断。他特别倡导“有什么枪打什么仗,对什么敌人打什么仗,在什么时间地点打什么时间地点的仗”。在他的军事生涯中,有哪些用兵制胜之道呢?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资料图

图片 4

朱德用兵的制胜之道
作为人民军队的缔造者之一,有着“红军之父”美誉的朱德元帅,在长期的军事生涯中,不仅善于胸怀全局、审时度势,而且勇于创新战法、多谋善断,与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一起带领人民军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龙源口大捷:“对什么敌人打什么仗”
朱毛红军会师后,井冈山革命力量大大增强。蒋介石连续调集兵力对红军进行多次“进剿”“会剿”和“围剿”。在一系列的作战中,朱德特别倡导“有什么枪打什么仗,对什么敌人打什么仗,在什么时间地点打什么时间地点的仗”。龙源口之战就是其中典型一例。
1928年6月上旬,国民党军对井冈山根据地发动了第四次“进剿”。敌人由赣军杨池生率领的3个团,会同杨如轩的2个团,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向根据地大举推进;湘军也出动3个团,从西面配合赣军的进攻。
朱德和毛泽东仔细分析了敌情,认为与前几次“进剿”不同,这次进攻湘军强、赣军弱,决定避强击弱,对湘敌取守势,对赣敌取攻势,集中兵力打赣敌。同时,派出部分兵力牵制湘军,使它不敢轻举妄动。
新、老七溪岭这两座大山,矗立在永新和宁冈之间,相距不过5公里,像两扇铁门拱卫着井冈山根据地,是敌人进攻的重点。红军第29团在朱德的带领下,首先抢占新七溪岭的制高点望月亭一带,而赣军在团长李文彬指挥下,也向制高点冲来。第29团多次打退赣军的进攻,一直坚守在阵地上,但赣军凭着武器精良,弹药充足,火力猛烈,逐渐占了优势。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朱德亲自手提机关枪赶至望月亭,组织力量把敌人压了回去,重新夺回了前沿阵地。
与此同时,杨如轩带着2个团的赣军,一大早就向老七溪岭攻击,抢先占领了制高点百步墩。红军第28团虽然多次发起攻击,但都未奏效。而赣军大部队正在赶来,居高临下,正向第28团压过来。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第28团从部队中抽调班、排长和共产党员组成“敢死队”,趁敌人中午休息时发起攻击,经过几次猛扑,占领了制高点,夺下百步墩,紧接着猛打猛冲,不给对方有喘息的机会,一直把敌军压到龙源口一带。
正在新七溪岭的敌人,听到红军夺取老七溪岭上的百步墩、杨如轩的部队已溃逃的消息后,慌了手脚,准备退走。朱德抓住这一有利时机,组织部队向龙源口发起全面进攻。经过异常激烈的肉搏战,来犯赣军因腹背受敌,军心瓦解,全线崩溃。
龙源口一仗,歼灭赣军1个团,击溃2个团,取得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以来最辉煌的胜利,使井冈山根据地迅速扩大,达到全盛时期。

朱毛红军在井冈山会师后,湘赣边界的武装力量发生了很大变化,令国民娱乐当局坐立不安。1928年6月中旬,湘赣两省的国民党军奉蒋介石之命,向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进剿”:湖南国民党第八军吴尚部,由平江调防攸县,欲经茶陵、酃县向井冈山推进;江西国民娱乐军以第九师师长杨池生为总指挥,加上第二十七师杨如轩部,从吉安向永新进攻。于是,在当月23日,朱毛红军成立以来进行的最大规模、最为激烈的一次战斗以龙源口为中心地域正式打响。

作为人民军队的缔造者之一,有着“红军之父”美誉的朱德元帅,在长期的军事生涯中,不仅善于胸怀全局、审时度势,而且勇于创新战法、多谋善断,与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一起带领人民军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图片 5

国民党军在数量、心理、技术上占有很大优势

龙源口大捷:“对什么敌人打什么仗”

破敌“九路围攻”:“迅速、秘密、坚决”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朱德离开延安,东渡黄河,开赴山西抗日前线,在近3年的时间里,他伫马太行,直接指挥了华北敌后抗战。面对敌强我弱的战争形势,“迅速、秘密、坚决”,是朱德始终主张、反复强调并认真实践的重要作战原则。
1938年春,日寇纠集3万多人,兵分九路对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大举围攻,企图分进合击,把八路军总部、第129师等部一举围歼,进而摧毁抗日根据地。
作为八路军的总司令,朱德敏锐意识到,敌人虽然拥有重兵,但是兵分九路,每路兵力最多1个联队,而且各路日军间隔很大,协同联络不便。我军可以利用这些弱点,粉碎敌人的围攻。
在彭德怀的协助下,朱德决心采用运动战和游击战相结合的方式,抓住日军主要一路在运动战中加以歼灭。他们命令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率领八路军129师主动转入外线,隐蔽集结,寻机歼敌;同时,发动群众,清野空舍,破坏交通,多方游击,袭扰敌人。
4月8日,各路日军开始大规模出动,一路烧杀,扑向根据地中心。由于太行山峰峦起伏,山高路险,机械化装备难以发挥优势,加上受到抗日军民奋勇阻击,民众又实行坚壁清野,一进入根据地,日军就变成了“聋子”“瞎子”,不仅饥饿疲惫,而且损失惨重。九路日军有六路受阻,只有三路侵入根据地腹地。即便这样,三路日军中的主力第108师团也不堪重负,准备撤退。
朱德、彭德怀抓住这一有利战机,果断命令八路军129师主力迅速出击。我军经过9个小时的猛追,终于在武乡东南的长乐村将这股敌人截住,并快速分割成三段进行围歼。
激战至黄昏,八路军共歼灭日军2200余人,缴获大量枪支和军用品。108师团遭受严重打击后,其他各路日军纷纷退却。这样,在不到半个月时间内,日军九路围攻晋东南的计划便以伤亡4000多人的代价而宣告破产。

龙源口位于江西永新县南部、七溪岭脚下,距县城20公里,地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正北方向。而龙源口战斗的主战场——新、老七溪岭相距约5公里,紧靠龙源口村拔地而起,横在永新与宁冈两县之间,山高林密,流急谷深,地势十分险要。两座山岭各有一条小路蜿蜒上下:西边老七溪岭的山路从永新的白口村通往宁冈新城;东边新七溪岭的小路从永新的龙源口通往宁冈新城。这两条小路上下三四公里,是接通宁冈县与永新县的咽喉要冲。国民党军和朱毛红军对龙源口阵地均志在必得。我们且分析一下当时交战双方的基本情况。

朱毛红军会师后,井冈山革命力量大大增强。蒋介石连续调集兵力对红军进行多次“进剿”“会剿”和“围剿”。在一系列的作战中,朱德特别倡导“有什么枪打什么仗,对什么敌人打什么仗,在什么时间地点打什么时间地点的仗”。龙源口之战就是其中典型一例。

图片 6

兵力对比:与之前国民党军数次“进剿”相比,龙源口战斗中的国民党军参与进攻的兵力大增,而且分为赣、湘两路分进合击,东西推进。江西方向是杨池生第九师和杨如轩第二十七师共五个团,湖南方向是第八军吴尚部三个团,再算上反动的“挨户团”和“靖卫团”,国民党军的总兵力达3万余人。“朱毛红军中朱部2000余人,毛部1000余人,袁文才、王佐部各300人,共3600多人。”国民党军近十倍于红军。

1928年6月上旬,国民党军对井冈山根据地发动了第四次“进剿”。敌人由赣军杨池生率领的3个团,会同杨如轩的2个团,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向根据地大举推进;湘军也出动3个团,从西面配合赣军的进攻。

攻克石门:“勇敢加技术”
石家庄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第一次强行攻克国民党军队坚固设防的大城市。为了确保此战的胜利,1947年10月25日,朱德亲自由西北坡赶往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对战役准备及实施进行具体指导。
石家庄,旧称石门,是华北战略要地。它的城防在日军侵占时就修筑得比较坚固,蒋介石派重兵进驻后又不断加固,逐步形成周长30公里的外市沟、15多公里的内市沟和市内坚固建筑群三道防线,碉堡达六千多个。它虽然没有城墙,但深沟层层,暗堡林立,电网、铁丝网交织,地雷密布,被称为“地下城墙”。国民党军队得意地宣称:“石门是城下有城,凭工事可以坚守三年。”
由于是第一次进行大规模城市攻坚作战,朱德对炮兵、步兵、工兵的协同作战极为重视,专门从野战军司令部来到前线调查研究。一连几天召集连、排、班干部和战士座谈如何打石家庄,并对具体战法指导得非常详细,他对炮兵战士说:“在战术上要注意,接近敌人要秘密,打炮时要猛,要突然,火力齐整集中,集中里面还要再集中,还要注意运用不同地形实施射击,不打则已,一打就打得猛,打得准,打得狠!”
在作战任务部署会上,朱德从挎包中拿出翻译过来的苏军教材《诸兵种合同战术》,要求我们好好学习,并叮嘱说:“马上就要打石家庄了,对这样坚固设防的城市,不讲究战术行吗?《诸兵种合同战术》关于进攻战讲了八条,你们要结合自己的经验,看看讲的有没有道理。石家庄战役打的是攻坚战,要勇敢加技术。”
会后,野司立即把朱德提出的“勇敢加技术”这个响亮的口号传达到所属各部队,命令坚决贯彻执行。
1947年11月6日,石家庄战役发起。经过3天激战,扫清外围,占领飞机场。9日发起总攻。
在炮兵掩护下,我军迅速扫除了石家庄的外围据点。接着实施土工作业,把坑道挖到对方阵地前沿,以炸药实行坑道爆破,为步兵开辟道路。炮兵部队把迫击炮以上火力都集中起来,编成炮兵群统一指挥,造成在主要地段短时间内的火力优势,并组织一部分山炮、野炮抵近射击,直接摧毁对方的火力点。战士们高兴地说:“我们的大炮上了刺刀,炸药长了腿!”
经过6昼夜激战,1947年11月12日,鲜红的战旗插上了石家庄市最高建筑——正太饭店楼顶,守敌2.4万余人被全歼。为此,党中央特电嘉奖。

武器对比:朱毛红军号称四个团,却有将近一半的部队用梭镖、大刀做武器;而国民党军参战的部队使用的是步枪、机枪,还有迫击炮。

朱德和毛泽东仔细分析了敌情,认为与前几次“进剿”不同,这次进攻湘军强、赣军弱,决定避强击弱,对湘敌取守势,对赣敌取攻势,集中兵力打赣敌。同时,派出部分兵力牵制湘军,使它不敢轻举妄动。

综合对比:“敌二十五、二十六团为江西军队之最狠的部队,战斗力最强,都系老兵,技术熟练”,且准备充分、兵力集中,加之前两次吃过朱毛红军的亏,在国民党军官长的蛊惑下“复仇心切”,国民党军官兵在心理上、技术上占有很大的优势;朱毛红军攻克湖南酃县后还未得到休整,旋即投入龙源口战斗,部队异常疲劳。

新、老七溪岭这两座大山,矗立在永新和宁冈之间,相距不过5公里,像两扇铁门拱卫着井冈山根据地,是敌人进攻的重点。红军第29团在朱德的带领下,首先抢占新七溪岭的制高点望月亭一带,而赣军在团长李文彬指挥下,也向制高点冲来。第29团多次打退赣军的进攻,一直坚守在阵地上,但赣军凭着武器精良,弹药充足,火力猛烈,逐渐占了优势。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朱德亲自手提机关枪赶至望月亭,组织力量把敌人压了回去,重新夺回了前沿阵地。

朱德手提机关枪亲自上阵

与此同时,杨如轩带着2个团的赣军,一大早就向老七溪岭攻击,抢先占领了制高点百步墩。红军第28团虽然多次发起攻击,但都未奏效。而赣军大部队正在赶来,居高临下,正向第28团压过来。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第28团从部队中抽调班、排长和共产党员组成“敢死队”,趁敌人中午休息时发起攻击,经过几次猛扑,占领了制高点,夺下百步墩,紧接着猛打猛冲,不给对方有喘息的机会,一直把敌军压到龙源口一带。

6月23日,国民党军杨池生第九师二十七团凭借优良装备,开始向刚抵达龙源口“半炷香不到的”红二十九团阵地扑来。红二十九团由宜章农军组成,枪支匮乏,是“梭镖团”。在国民娱乐军的强烈攻势下,红军阵地被撕开了一道口子,导致阵地前沿有利地形风车口被占领。在此危急情况下,红军前线总指挥朱德手提机关枪亲自上阵,组织密集火力向对方扫射,同时组织红军战士猛冲,夺回了风车口,稳住了阵地,并趁势将国民党军逼下了山腰。此后,尽管国民党军多次冲锋,再也无法逾越风车口。

正在新七溪岭的敌人,听到红军夺取老七溪岭上的百步墩、杨如轩的部队已溃逃的消息后,慌了手脚,准备退走。朱德抓住这一有利时机,组织部队向龙源口发起全面进攻。经过异常激烈的肉搏战,来犯赣军因腹背受敌,军心瓦解,全线崩溃。

在新七溪岭战斗打响之后,杨如轩的二十五、二十六两个团几乎同时向老七溪岭发起进攻,并抢占了制高点百步墩。红二十八团因路途较远,只赶到与百步墩一涧之遥的茅管坳,敌俯我仰,地形对红军极为不利。红军多次组织突击,却因涧窄墩陡,兵力无法展开,未能奏效,一时形成对峙状态。午后,红军乘敌疲惫松懈之际,组织了敢死队隐蔽接敌,发起突然进攻,终于突破敌防御阵地,攻占了制高点。国民党军仓皇向白口村方向溃逃。红二十八团居高临下,乘胜猛追,歼其一部。

龙源口一仗,歼灭赣军1个团,击溃2个团,取得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以来最辉煌的胜利,使井冈山根据地迅速扩大,达到全盛时期。

敌二十五、二十六两个团及第二十七师指挥所逃向永新,红二十八团迅速经白口村向龙源口迂回。与此同时,扼守新七溪岭的红军部队,乘势转入对国民党军二十七团的进攻,二十七团已陷于孤立,纷纷向龙源口溃退。红军迅即跟踪追击。当敌人退至龙源口时,红二十八团已经占领龙源口有利地形,切断了敌之退路。

破敌“九路围攻”:“迅速、秘密、坚决”

就这样,红军以不足3个团的兵力,歼敌1个团,击溃敌1个团,缴枪1000余支,取得了朱毛红军会师以来重大的军事胜利。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朱德离开延安,东渡黄河,开赴山西抗日前线,在近3年的时间里,他伫马太行,直接指挥了华北敌后抗战。面对敌强我弱的战争形势,“迅速、秘密、坚决”,是朱德始终主张、反复强调并认真实践的重要作战原则。

朱毛红军最不愿打的一次战斗

1938年春,日寇纠集3万多人,兵分九路对晋东南抗日根据地大举围攻,企图分进合击,把八路军总部、第129师等部一举围歼,进而摧毁抗日根据地。

龙源口战斗,是国民党军和红军的一次遭遇战,它既不像毛泽东集中力量歼灭敌人的开篇之作新城大捷,也不像朱毛红军首战五斗江时有充足的时间设伏并有足够的兵力击溃冒进之敌,甚至还不像随后的草市坳战斗——草市坳战斗朱毛红军投入了整个红二十八团,且在国民党军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预先布下伏兵,然后和国民党军七十九团对阵,最后完胜。

作为八路军的总司令,朱德敏锐意识到,敌人虽然拥有重兵,但是兵分九路,每路兵力最多1个联队,而且各路日军间隔很大,协同联络不便。我军可以利用这些弱点,粉碎敌人的围攻。

井冈山时期,朱毛红军尚不足以支撑一次师、团级部队作战,而多以小股部队并运用游击战术为主,战斗中多避敌主力,而攻敌侧翼,并声东击西,甚至有时还采取集中兵力歼敌一路的作战方法,所以实战效果颇佳。但龙源口战斗,朱毛红军将全部本钱押在那里,并且硬碰硬,容不得丝毫以巧取胜。

在彭德怀的协助下,朱德决心采用运动战和游击战相结合的方式,抓住日军主要一路在运动战中加以歼灭。他们命令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率领八路军129师主动转入外线,隐蔽集结,寻机歼敌;同时,发动群众,清野空舍,破坏交通,多方游击,袭扰敌人。

国民党军作为主攻方,有足够的准备时间和足够的精力去打一次有足够胜算的战斗,而朱毛红军之二十九团、三十一团一部为了占领防御阵地,提前不到半个小时抢占了新七溪岭的制高点,甚至连工事都来不及修筑;红二十八团因路途遥远,晚了一步,让国民党军占据了有利地形。在这种紧张的态势下,朱毛红军就不得不一改过去的游击战法,而采取山地攻坚战。这种战法,对于兵力、武器等方面均处弱势的红军来说,未免代价太大。

4月8日,各路日军开始大规模出动,一路烧杀,扑向根据地中心。由于太行山峰峦起伏,山高路险,机械化装备难以发挥优势,加上受到抗日军民奋勇阻击,民众又实行坚壁清野,一进入根据地,日军就变成了“聋子”“瞎子”,不仅饥饿疲惫,而且损失惨重。九路日军有六路受阻,只有三路侵入根据地腹地。即便这样,三路日军中的主力第108师团也不堪重负,准备撤退。

国民党军失败原因

朱德、彭德怀抓住这一有利战机,果断命令八路军129师主力迅速出击。我军经过9个小时的猛追,终于在武乡东南的长乐村将这股敌人截住,并快速分割成三段进行围歼。

国民党军集中了优势兵力,挟优势火力,占尽地利,准备充足,为什么就越不过龙源口这道坎?其中的奥妙何在?

激战至黄昏,八路军共歼灭日军2200余人,缴获大量枪支和军用品。108师团遭受严重打击后,其他各路日军纷纷退却。这样,在不到半个月时间内,日军九路围攻晋东南的计划便以伤亡4000多人的代价而宣告破产。

战场组织、指挥失灵

攻克石门:“勇敢加技术”

战斗中的战场组织、指挥极为重要,它可以对战场实时精准掌控及调配战力,是赢得战斗的关键。国民党军这次进攻由杨池生担任总指挥,总指挥部设在永新县城,由杨如轩担任前线指挥,前线指挥部设在武功潭的白口村,但前线指挥杨如轩却不在前指。杨如轩在《南昌起义后在赣西作战亲历》中承认:“1928年五月中旬,赤军第二次占领永新后,‘朱培德大为震动,决议第九师从山东调回江西,到永新与我的第二十七师会合,统由杨池生批示攻逼赣西赤军。我因伤未愈,预备赴上海就医。杨池生师长带领第九师抵达永新后……奉令向七溪岭赤军提议攻逼,后果大北而回,损掉沉重’。”时任国民党赣军第九师第二十五团团副的胡彦在《我所晓得的朱德和“二杨”》一文中也曾证实:
“杨如轩挂彩后,第九师师长杨池生衔命从‘北伐’途中火线赶回,率两个团赶到永新,攻逼赤军。……端阳节快到了,‘二杨’提早过端阳节,杨如轩对杨池生说,‘你要小心,不是以前的朱玉阶(指朱德)了’。杨池生说,‘老朱的打法我晓得,没有什么了不得’。后杨如轩回吉安养伤,杨池生批示作战,不意,杨如轩还没到吉安,杨池生就败下阵来,并且败得更惨。”

石家庄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上第一次强行攻克国民党军队坚固设防的大城市。为了确保此战的胜利,1947年10月25日,朱德亲自由西北坡赶往晋察冀野战军司令部,对战役准备及实施进行具体指导。

交战时主要指挥员不在位,造成了这次战斗的战场组织、指挥上的失灵。国民党军动用了三个团担任主攻,并抽出一个团留守永新城,另一个团在永新和宁冈的交界处也同样为预备队做战场补充。事后证明,国民党军中近在咫尺的一个团根本没有及时有效支援,是因为对战场信息掌握不了,加上没有总指挥协调整个战斗,造成了固守永新城的那个团一点都未派上用场。兵败如山倒,国民党军两个团就这样在龙源口战斗中望风而逃,既没保住设在白口村的前指,也没有策应三个主攻团,甚至没有守住大本营——永新。

石家庄,旧称石门,是华北战略要地。它的城防在日军侵占时就修筑得比较坚固,蒋介石派重兵进驻后又不断加固,逐步形成周长30公里的外市沟、15多公里的内市沟和市内坚固建筑群三道防线,碉堡达六千多个。它虽然没有城墙,但深沟层层,暗堡林立,电网、铁丝网交织,地雷密布,被称为“地下城墙”。国民党军队得意地宣称:“石门是城下有城,凭工事可以坚守三年。”

在作战中,各方只考虑自己小集团的利益,以损人利己为行事的出发点

由于是第一次进行大规模城市攻坚作战,朱德对炮兵、步兵、工兵的协同作战极为重视,专门从野战军司令部来到前线调查研究。一连几天召集连、排、班干部和战士座谈如何打石家庄,并对具体战法指导得非常详细,他对炮兵战士说:“在战术上要注意,接近敌人要秘密,打炮时要猛,要突然,火力齐整集中,集中里面还要再集中,还要注意运用不同地形实施射击,不打则已,一打就打得猛,打得准,打得狠!”

在龙源口战斗打响之前的1928年6月20日,国民党湖南省督办鲁涤平、会办何键复杨池生等电中写道:“电复永新杨师长池生等皓电会剿共匪朱毛由。国急。江西永新第九师杨师长,第二十三师杨师长勋鉴:口密。皓午电:敬悉贵部准马日依照方案进剿,至为佩慰,当即令饬吴军长由茶、酃班师会剿,以期一鼓而歼灭之,尚望不分领域,起劲兜剿,务将匪根铲绝,永安民命为盼。鲁涤平、何键叩。哿未印。”

在作战任务部署会上,朱德从挎包中拿出翻译过来的苏军教材《诸兵种合同战术》,要求大家好好学习,并叮嘱说:“马上就要打石家庄了,对这样坚固设防的城市,不讲究战术行吗?《诸兵种合同战术》关于进攻战讲了八条,你们要结合自己的经验,看看讲的有没有道理。石家庄战役打的是攻坚战,要勇敢加技术。”

当龙源口战斗国民党军方面进攻不顺时,并未见到湘军的身影。杨如轩于23日致电鲁涤平、何键等称:“机最急。……接敝师杨副师长由七溪岭来示:朱、毛、袁各匪率千余人,沿七溪岭一带,据险与我军苦战。我肉搏冲锋数十次,连掳仇敌数个,不料我右后方,又有匪数千向我袭击,当即抽队抵挡。……我军官兵亦伤亡不少。现仍在七溪岭对战中……贵军已开动否?现到何地?万祈迅示。并请不分领域迅即进剿,俾免有受匪各个击破之虞,若何?盼即电告。杨如轩叩。梗。”

会后,野司立即把朱德提出的“勇敢加技术”这个响亮的口号传达到所属各部队,命令坚决贯彻执行。

龙源口苦战中的赣军求爷爷告奶奶,为的是盼来援兵,但全副武装的湘军无视哀求,仍在酃县附近裹足不前。

1947年11月6日,石家庄战役发起。经过3天激战,扫清外围,占领飞机场。9日发起总攻。

低估了朱毛红军的实力

在炮兵掩护下,我军迅速扫除了石家庄的外围据点。接着实施土工作业,把坑道挖到对方阵地前沿,以炸药实行坑道爆破,为步兵开辟道路。炮兵部队把迫击炮以上火力都集中起来,编成炮兵群统一指挥,造成在主要地段短时间内的火力优势,并组织一部分山炮、野炮抵近射击,直接摧毁对方的火力点。战士们高兴地说:“我们的大炮上了刺刀,炸药长了腿!”

朱毛红军虽然人员少装备差,但在毛泽东、朱德等正确的战略战术指导下,并经过多次战火的洗礼,部队适应性强,能征善战,官兵异常骁勇。而国民党军行动迟滞,“骄娇二气严重”:21日从永新动身,区区20公里的路竟黄昏才开到,又因“怕夜战”早早宿营休息。

经过6昼夜激战,1947年11月12日,鲜红的战旗插上了石家庄市最高建筑——正太饭店楼顶,守敌2.4万余人被全歼。为此,党中央特电嘉奖。

而朱毛红军却趁“仇敌师部扎在岭南山脚下龙源口、秋溪街一带,团部到了山上蛤蟆湖,计划攻下新城过节!兵戈的前一天,我们在城里城隍庙开群众大会,人人听了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发动申报……整夜做预备任务。在黑夜星光下,我们分三路动身去围住仇敌。早晨6点钟,就开战了”。时为少先队员的谢长生回想起龙源口战斗时如是说。所以,红二十九团及红三十一团一部能够为龙源口战斗的顺利进行取得先机。同时,首战即胜也鼓舞了朱毛红军的士气。

图1:1947年10月,朱德在石家庄战役前,视察晋察冀野战军炮兵旅。资料照片

另外,敌人火力虽然密集,但损耗多,况且因为战线绵长,弹药给养等难以补充。国民党军的枪支如果缺少弹药即变成了烧火棍。这时,缺枪缺弹的朱毛红军却能以己之长攻彼之短,在坚持一天多的战斗中,在没有任何补充甚至连饭都可能吃不上的境况下,还能够发挥战斗力,这是国民党军难以想象的。

图2:1938年,朱德在129师和刘伯承研究作战计划。

没有使命感,没有民众的支持

蒋介石背信弃义,煮豆燃萁,发动反革命战争,与民众离心离德;而朱毛红军为了革命事业,有神圣的使命感,自然也富有牺牲精神,有能够压倒一切敌人,绝不被敌人所屈服的毅力和勇气。如龙源口战斗中,朱德亲自参与阻击,在子弹洞穿自己军帽的危急时刻,也全然不顾。又如,营长肖劲塞肠冲锋,班长马奕夫身堵机枪,等等。

正因为朱毛红军是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的军队,所以得到了广大民众的大力支持。在龙源口战斗中,得到广大民众支持的朱毛红军对国民党军的一举一动都非常清楚,并能够从容应对。

民众及时向朱毛红军提供了国民娱乐军进攻的确切消息。于是,毛泽东和朱德能够果断地作出战斗部署:命令红三十一团一营和红二十九团迎击新七溪岭进攻之敌,红二十八团迎击老七溪岭进攻之敌;袁文才率领红三十二团一部和宁冈、永新两县赤卫队埋伏在老七溪岭右侧的武功潭一带,配合红军相机出击,捣毁白口村的杨如轩的前线指挥部;动员地方武装和参战群众协同红军作战;王佐率一部做预备队并防备遂川“靖卫团”可能趁机骚扰;毛泽东率红三十一团三营前往永新龙田、路江一带监视湘敌动向。朱毛红军能够利用有限的兵力进行“绝配”,国民党军恐怕做梦都没想到。

一战定乾坤

用一战定乾坤来形容龙源口大捷一点也不夸张。

这一仗不仅使赣敌对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第四次“进剿”破产,而且让朱毛红军乘胜第三次占领永新城。毛泽东曾满怀豪情地说:“我们看永新一县,要比一国还要重要。所以现在集中人力在这一县内经营,想在最短的期间内,建设一个党与民众的坚实基础,以应付敌人下次的‘会剿’。”因为永新是一个人口稠密、物产丰富的大县。它北通莲花、萍乡,西接茶陵,东邻吉安,南连宁冈,水陆交通都很方便;境内崇山峻岭,地形很是复杂。总之,永新无论从政治、军事、经济诸方面看,都显得极为重要。

这次战斗胜利后,朱毛红军不仅在永新建立了各种党群组织,深入开展土地革命,而且地方武装赤卫队、暴动队发展到近万人;同时,还营造了仅次于井冈山的第二个军事根据地——九陇山军事根据地,使之成为边界各县地方武装的军事屏障。永新,也因此成为井冈山根据地中心区域的坚实基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