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古田全军事和政治治工作会议举行两周年之际,——写在古田会议90周年和古田全军事和政治治专门的学业会议5周年之际

图片 1

挽住云河洗天青

图片 1

——写在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召开两周年之际

古田会议后,随着建党建军纲领的确立,中国革命波澜壮阔,相继夺取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奠基共和国大厦,彻底扭转了中华民族近代以来落后挨打的被动局面——一路烽火连天,一路金戈铁马,一路豪迈凯歌。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后,随着整风整训的深入,新的时代百舸争流,围绕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深入推进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聚力备战打仗,国防和军队建设发生历史性变化、取得历史性成就——一路栉风沐雨,一路开新图强,一路砥砺奋进。
“古田是我们党确立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的地方,是我军政治工作奠基的地方,是新型人民军队定型的地方。”
“大家来到这里,目的是寻根溯源,深入思考我们当初是从哪里出发的、为什么出发的。”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解辛平

古田之光耀征程

——写在古田会议90周年和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5周年之际

历史的长河,波涛汹涌,大浪淘沙,天地间雄浑浩荡的伟力,推动着充满偶然而又归于必然的时代进程。

■解辛平

2014年10月30日,闽山闽水被秋风染醉、秋雨洗净。曾汉辉站在古田会议旧址的素墙黛瓦前,看前来参加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的数百名将领在这里漫步沉思。工作了这么多年,这位古田会议纪念馆馆长还从来没有一下子见过这么多闪闪将星。他和乡亲们有着同样的感慨:回来了,回来了,习主席带着咱们的队伍回来了!

飞雪,炭火。祖国闽西,小镇古田。90年前,一簇驱逐暗夜的篝火,照亮了一支军队扭转命运的拐点。

2015年11月26日,北京瑞雪初霁,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闭幕。站在长安街眺望远山,极目千顷澄碧,一年前古田的“集结号声”犹在耳畔,今天改革强军的“冲锋号角”已响彻连营。亲历了时隔一年的两次“战略集合”,将领们和麾下的指战员激情涌动:开始了,开始了,习主席带领我们的新长征开始了!

秋阳,浴火。还是闽西,仍是古田。5年前,一簇光焰万丈的圣火,照亮了这支军队崭新征程的起点。

2016年10月10日,一场冷峻寒流过后,秋日暖阳洒落金瓯一片。全军各大单位和军委机关各部门党委书记齐聚一堂,专题研究部署全面彻底肃清郭伯雄、徐才厚流毒影响,深入推进加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这条新闻在互联网上引发网友强烈共鸣:太好了,太好了,习主席挽救的军队浴火重生了!

古田!古田!

短短两年间,重整行装再出发,“挽住云河洗天青”,让人们看到了“带着电闪雷鸣的变化”“如朝阳喷薄般的希望”。

1929年12月,毛主席在这里主持召开古田会议,探索出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光辉道路。从古田出发的红色铁流,在其后短短20年便夺取全国政权,彻底改造了这个古老的国家,彻底改变了中国人民的命运,彻底改写了人类社会的政治版图,一个伟大的新祖国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

网友眼中的“挽救”,道破了两年来的世道人心、军心民意。

2014年10月,习主席在这里领导召开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研究解决新的历史条件下娱乐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军队的重大问题,鲜明提出人民军队政治工作的时代主题。三军将士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重整行装再出发,开启了强军兴军新的伟大征程,向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阔步迈进。

从古田再出发的“挽救”,可以上溯到我娱乐我军苦难辉煌的历史深处。

古田!古田!

东临彩眉岭,西倚将军山;南踞吊钟岩,北卧梅花山。群山环抱的古田,在历史的磅礴万山中奇峰突起,见证了人民军队两次重要关头、两次革故鼎新、两次凤凰涅槃、两次浴火重生。

两年前,习主席亲自决策在古田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亲率与会同志重温历史、追根溯源:“古田是我们党确立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的地方,是我军政治工作奠基的地方,是新型人民军队定型的地方。”

历史选择了古田,古田成就了历史。

确立,奠基,定型——为什么这个闽西小镇具有如此崇高的历史地位?

历史,不是简单的重复,却有惊人的相似。在生死存亡的危机时刻,毛主席定型了工农红军。在走向复兴的历史关头,习主席重塑了人民军队。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国苦难。一个红色政党从南湖启航,一支起义部队从南昌出发。但是,时代给了她怎样的命运?

历史,往往在经过时间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

大革命失败的沉重阴霾,起义烽火熄灭的危险,军阀重开战的民族苦难,红旗究竟还能打多久的深深困惑……在这个年代的最后一年,年仅8岁的祖国共产党和年仅两岁的红色军队,走到了生死存亡的历史关头。

古田会议后,随着建党建军纲领的确立,中国革命波澜壮阔,相继夺取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奠基共和国大厦,彻底扭转了中华民族近代以来落后挨打的被动局面——一路烽火连天,一路金戈铁马,一路豪迈凯歌。

历史迎来转机。转机出现在古田。

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后,随着整风整训的深入,新的时代百舸争流,围绕实现党在新时代的强军目标,深入推进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聚力备战打仗,国防和军队建设发生历史性变化、取得历史性成就——一路栉风沐雨,一路开新图强,一路砥砺奋进。

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共产党和红军的缔造者们,在古田领导召开了红四军第九次娱乐代表大会,史称“古田会议”。

“古田是我们党确立思想建娱乐、政治建军原则的地方,是我军政治工作奠基的地方,是新型人民军队定型的地方。”

古老祠堂廊檐下,一群衣衫褴褛但傲骨凛凛的人围着一堆篝火,激烈辩论着一个政党和一支军队的关系、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篝火跳荡,飞雪遇火而融。从古田走出的红色铁流,确立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原则、“坚持娱乐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军魂,明确了“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的性质和宗旨。古田,成为我军全新定型和自我重塑的“里程碑”,耸立起区别于其他一切古今中外军队的“分水岭”,奏响了20年后新中国诞生的序曲。

“我们来到这里,目的是寻根溯源,深入思考我们当初是从哪里出发的、为什么出发的。”

那时古田,人们常见一盏马灯在兵营村落间穿梭。提马灯的人,是奔波调研的毛泽东。之后的历史告诉我们,对中国革命认识的逐步成熟,对娱乐指挥枪思想的理论飞跃,对领导武装力量去夺取胜利的历史自觉,像一缕曙光,最先映现在这盏马灯上。走出古田的党和军队,拥有了焕然一新的政治品格和前所未有的思想深度。

古田!古田!

思想建党,政治建军!一个政党在追寻真理中突破了历史局限、阶级局限,为政党领导武装、建设军队、驾驭战争开创了一个全新境界。

这就是古田,从拐点到起点,一段用热血和忠诚开辟的光辉历程。

这就是古田——古往今又来,沧海变桑田。这个小镇在风雨洗礼中磨淬升华,成为出发的地标、时空的坐标、前行的路标,历久而弥新。

这就是古田,从定型到重塑,一个以初心与使命铸就的光荣梦想。

古田山水作证,古田精神永恒,古田之光耀征程!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机遇期,也开始了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从古田出发的队伍,再次走到一个风起云涌的历史关头。

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时间是伟大的书写者。

出发了这么久,环境发生了巨变。走了这么远,是不是忘记了为什么出发?

如同最炽烈的地火,总是奔涌在最狭仄的岩层,这部鸿篇巨制最精彩的段落,往往写就在最严峻的时刻。

——从血火烽烟远去到“政治转基因”硝烟袭来,灵魂的纯度面临挑战:有的“坚定政治信念、站稳政治立场”喊得震天响,在意识形态领域斗争中却迷失了方向;有的“坚持党的领导、坚决听党指挥”喊得震天响,落实决策指示却打了折扣、搞了变通、打了擦边球;有的“严明政治纪律、严守政治规矩”喊得震天响,暗地里却形成了“贪腐生物链”“人身依附链”,搞起了小山头、小团伙。

在我党我军的历史上,每一次里程碑式的会议,通常都发生在历史的岔路口,决定成败进退、攸关生死存亡。

“铸魂”与“蛀魂”的天平一旦倾斜,便是理想信念、精神意志的风销骨蚀,便深藏着能否“向党看齐、对党忠诚”的隐忧。

1929年岁末,一支战伤累累、衣衫褴褛的队伍,离开井冈山跌跌撞撞走来。他们的心头,是大革命失败的阴霾,是革命火种熄灭的忧患,是“红旗究竟还能打多久”的疑问……

——从战争洗礼到承平日久,军队“战斗力标准”一度出现异化之势,让人产生能不能打胜仗的急迫追问:面对新军事革命浪潮奔涌而来,面对军事斗争准备任务艰巨繁重,有没有“打赢明天的战争”挂在嘴边,准备的却是“昨天的战争”,历史机遇被付诸东流?有没有拍着胸脯喊“首战用我、用我必胜”,搞的却是“危不施训、险不练兵”,唱“堂会”、演“折子戏”?有没有天天唱着“为了胜利我要勇敢前进”,心里却想着“仗打不起来、轮不上我”,用不准备打仗的思想准备打仗?

“那时候的军队,就像抓在手里的一把豆子,手一松就会散掉。”年仅八岁的中国共产娱乐和年仅两岁的工农红军,走到了悬崖边上。历史上,无数农民起义军,就是这样走向覆灭的。

如果“脑子里没了任务、眼睛里没了敌人、肩膀上没了责任、胸膛里没了激情”,一支军队就可能从壮怀激烈的“烽火台”,走向丧师辱国的“审判台”。

红军会不会重蹈历史覆辙?共产党人能不能改天换地?我们这支以农民和小资产阶级为主要成分、打着旧军队胎记的队伍,能不能改造成无产阶级领导的新型人民军队?

——从战鼓催人到暖风醉人,全新考验扑面而来,一段时间,部队政治生态雾霾迷漫,精神懈怠、消极腐败的危险触目惊心:“管灵魂的出卖灵魂,管反腐的带头腐败,管干部的带头卖官鬻爵,讲艰苦奋斗的带头贪图享乐”;厌闻演兵硝烟,惯听声色犬马,“点菜的”呼风唤雨,“点兵的”饮冰茹檗。

乌云翻滚,犹如茫茫波涛。中国工农红军的前途命运,乃至中国革命的航向,笼罩在令人揪心的无边暗夜。

假如你在舞榭歌台荒嬉,那么敌人正在望远镜中窃喜,“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悬崖下,必是“死于安乐”的深渊。

历史迎来晨曦,曙光就在古田。

这绝非危言耸听!打不好政治仗,就打不好军事仗;军事不过硬一打就垮,政治不过硬不打自垮。理想信念的沉沦、党性原则的丧失、法规纪律的缺位、道德底线的失守,必然“给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造成极大危害,给军委集中统一领导和军委主席负责制造成极大危害,给军队选人用人造成极大危害,给全军团结统一造成极大危害,给部队政治生态造成极大危害”。

12月28日至29日,漫天飞雪,挥洒苍茫。廖氏宗祠厅堂上一堆噼啪炸响的木炭火,悄悄融解着天井里厚厚的积雪和坚冰。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共产党和红军的缔造者们,召开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史称“古田会议”。

两年前的秋天,习主席在古田深刻指出:“必须正视军队建设特别是思想政治建设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认真研究怎么认识、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回应全军上下的关切,把我军政治工作的优良传统恢复和发扬起来,把军队各项建设和工作更好推向前进。”

这次会议,提出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原则,确立了“坚持娱乐对军队绝对领导”的军魂,明确了“中国的红军是一个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的性质和宗旨……从此,“我军要建立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就定型了”。

大考验需要大担当,大担当需要大情怀,“大家再次来到这里,目的是寻根溯源,深入思考当初是从哪里出发的、为什么出发的”。

正是这次定型,中国共产党前无古人地突破了历史局限,为革命政党领导武装、建设军队、驾驭战争开创了全新境界。

国歌中有一句歌词:“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是永恒的警醒。

因为这次定型,人民军队前所未有地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建军治军理念,跨过区别于其他一切古今中外军队的“分水岭”,打开了一往无前的胜利之门。

“天欲堕,赖以拄其间。”这是时代的呼唤。

通过这次定型,中国共产娱乐和人民军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理想信念,更加清晰地标定了“为了谁、依靠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思想路径。

下一页

古田的箴言不老,胜利的真理永恒。

人民军队闯过了当年的“雄关漫道”,进入21世纪,遇到了新的“时代峰峦”。

外部,敌对势力发动“颜色革命”暗流涌动,宣扬“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甚嚣尘上,实施“政治转基因工程”步步为营……铸魂与蛀魂、固根与毁根的较量更加激烈。

内部,承平日久,和平病重,军纪废弛,甚至“管灵魂的出卖灵魂,管反腐的带头腐败,管干部的带头卖官鬻爵,讲艰苦奋斗的带头贪图享乐”……全军官兵的信仰高地受到严重冲击。

这支曾经战无不胜的人民军队,走到了一个生死攸关的十字路口。

历史迎来拐点,拐点仍在古田。

2014年10月30日,习主席亲率400余名军队将领重回古田。

在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习主席全面总结了我军必须坚持的“十一个优良传统”,深刻指出部队中特别是领导干部中存在的“十个方面突出问题”,严肃指出这些问题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否则军队就有变质变色的危险”。

如果说古田会议要解决的是一支迷茫的军队“朝哪走”,那么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要解决的,则是处于历史关头的人民军队怎样“再出发”——牢固立起“四个带根本性的东西”,着力抓好“五个方面重点工作”,鲜明提出“军队好干部五条标准”和大力培养“四有”新时代革命军人……

惊雷霹雳,振聋发聩,一段险道从此峰回路转。

扭转乾坤,扶危定倾,强军兴军由此征途如虹。

这个意义,与当年何其相似!

何谓历史长河?波浪宽处常常浊浪翻涌,但回到源头看一看,那些山间的泉水溪流是多么的澄澈。

何谓历史自觉?就是对历史规律的深刻洞察,对历史前景的主动营造,对历史责任的慨然担承。

1 2 3 4 尾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