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精神,长征以特有的振作感奋魔力

长征是当今时代无与伦比的一次史诗般的远征,是历史上最盛大的武装巡回宣传。

作为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长征以特有的精神魅力,不仅在中国人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成为突破时代和国界的伟大事件,在世界上广为传扬,产生了巨大的国际影响。

  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特别报道《永不褪色的长征精神》之二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这首着名的七律诗《长征》,是毛泽东随中央红军长征即将到达陕北之前写成的。据说红军到达甘南时,毛泽东在一次排以上干部会上,曾用浓郁的湖南乡音、亲自朗诵过这首诗。

80年来,许多国际友人对长征表现出浓厚的兴趣,盛赞红军长征。他们中有着名的领袖人物、军事统帅,也有专程来中国采访报道的记者、作家,更有一些外国人来到中国重走长征路,体验长征精神。

  长征精神:愈是民族的,愈是世界的—外国人的长征情缘

毛泽东曾说:“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历史上曾经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么?十二个月光阴中间,天上每天几十架飞机侦察轰炸,地下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路上遇着了说不尽的艰难险阻,我们却开动了每人的两只脚,长驱二万余里,纵横十一个省,请问历史上曾有过我们这样的长征么?没有,从来没有的。”中国没有,世界也未曾见到。难怪英国蒙哥马利元帅赞誉长征是20世纪最伟大的军事史诗,是一次体现出坚韧不拔精神的惊人业绩。很多外国作家、记者被红军长征的故事所感召,慕名来到延安,探究这神奇故事的一切。为此,美国作家斯诺80年前给予评价说:“是当今时代无与伦比的一次史诗般的远征”“是历史上最盛大的武装巡回宣传”。32年前,美国着名作家索尔兹伯里与夫人夏洛特不顾年迈体弱沿红军长征路线进行采访,索尔兹伯里赞颂长征是“二十世纪人类坚定无畏,自强不息的丰碑”。新世纪伊始,来自英国的两位年轻学者李爱德和马普安,再次背上行囊,重走长征路。他们诙谐地把自己和随行的助手称为“新长征”三人团,李爱德称“长征是一首壮丽的史诗,英勇、牺牲和忍耐贯穿它的主旋律”。

外国政治家评长征:

  当年那些艰难行进的红军战士们可能没有料到,他们的举动从一开始就为世界所瞩目。许多外国人或许先是抱着好奇甚至怀疑的态度来看待这个事件,最后经过严肃的考证和思索,他们却成为长征的崇拜者。在这群外国人看来,如果不了解长征,你就不会理解中国共产党,就不会理解此后祖国革命的胜利及新中国的建立。

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是80年前发生的事情了,但直到今天,红军的长征精神依然散发出蓬勃的生命力,它鼓励我们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继续新的长征。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无可匹敌的伟大史诗

  “总有一天会有人写出一部这一惊心动魄的远征的全部史诗”

长征在国际上形成的巨大影响,让很多外国政治家叹为观止。他们不吝赞美之词,盛誉长征在世界史上的震古烁今。

  最近,四川省的建川博物馆首次公布了一份1937年出版的美国杂志《LIFE》(生活),杂志以7页19张图片的篇幅,详细实录了红军长征的路线以及整个过程。这可能是外国杂志中最早介绍长征的版本。为这份杂志提供照片的正是埃德加·斯诺。1936年,这位美国记者在陕北的黄土高原实地采访了毛泽东和其他共产党人,首次向全世界报道了红军长征这出悲壮的人间正剧。1937年10月,斯诺撰写的长征纪实《西行漫记》(直译为《红星照耀中国》)在美国一出版,就在全世界引起巨大轰动。

二战期间战功赫赫的英国元帅蒙哥马利称长征“是本世纪最伟大的军事史诗,是一次体现出坚忍不拔精神的惊人业绩”。

  “读者可以约略窥知使他们成为不可征服的那种精神,那种力量,那种欲望,那种热情。──凡是这些,断不是一个作家所能创造出来的。这些是人类历史本身的丰富而灿烂的精华。”(1938年中译本作者序)斯诺希望后人能永远铭记长征,并期待“总有一天会有人写出一部这一惊心动魄的远征的全部史诗”。

长征是伟大的史诗,又“绝不只是一部无可匹敌的英雄主义的史诗,它的意义要深刻得多。它是团队统一精神的提示,也是克服落后东西的必要因素。”国际知名战略学家,曾担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布热津斯基,于1981年7月携全家一起赴贵州、四川,重走了一段长征路。参观大渡河后他在《沿着长征路线朝圣记》中写道:“及至亲眼目击,才知并非言过其实。这条河水深莫测,奔腾不驯,加之汹涌翻腾的旋涡,时时显露出河底参差狰狞的礁石,令人触目惊心,不寒而栗……”

  继承斯诺衣钵的是另一位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他和斯诺在二战期间都是战地记者,尽管此间索尔兹伯里未能来中国,但是同斯诺的多次交谈,加深了他对长征的兴趣。

即便是不愿意红军主力退出中央苏区进行充满危险的远距离战略转移的苏联领航者斯大林,也在长征胜利结束后发出感慨:“祖国共产党与国民党蒋介石斗争了十几年,经过长征到达了陕北根据地,这是件可喜的历史事件。”

  早在1972年,索尔兹伯里就向周恩来总理首次提出要写长征纪实,但由于“文革”而未能获准。直到1984年,索尔兹伯里才和妻子夏洛特飞往北京,对经历过长征的一些将领、重要人物及其家人、档案管理人员等全面采访。更难能可贵的是,索尔兹伯里历时两个半月,行程7400英里,乘坐吉普、面包车和越野车,几乎完全沿着第一方面军的长征路线行进,并以此写成了《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这一名著。他把这本书定位为“实现斯诺的遗愿,争取写出长征的全过程”。索尔兹伯里完全认同长征是伟大史诗的评价,他说:“长征是一篇史诗。这不仅是因为淳朴的战士及其指挥员们所体现的英雄主义精神,还因为长征实际上成了中国革命的熔炉。它锻造了在毛泽东领导下打垮蒋介石、夺取全中国的整整一代的人和他们兄弟般的革命情谊。”

外国友人写长征:

  长征改变西方人对中国的偏见

红军精神铸就不朽功勋

  李爱德是一位对中国有着浓厚兴趣的英国历史学博士。在一次偶然来中国旅游的途中,他发现几个景点跟自己所读的长征书籍中的地点吻合,便萌生了要重走长征路的想法。2002年10月,他跟一个朋友从江西出发,经过了300多天的跋涉,徒步走完了红一方面军当年的长征路程,引起了世界的关注。后来,他跟朋友合写了《两个人的长征》一书,一经出版即受到读者热捧。“我必须要深入了解长征背后的那一个个感人故事……长征那么艰苦,当年那些普通战士是抱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参加红军的,他们为什么闹革命还坚持到最后,这些都是我想要了解的。”李爱德说。

由于红军长征胜利在世界上产生的巨大影响,数十年里,不断有记者、作家、友好人士采访、着述、评论长征。起初,很多外国人是带着好奇的态度来看待长征的,但经过严肃的考证和思索后,他们成为了长征的赞颂者、崇拜者和长征精神的传播者。

  除了这些因素,纠正国外一些舆论对中国的偏见也是促使李爱德研究长征的原因。据他介绍,国外有一些质疑长征的言论,认为长征其实并不伟大,只是毛泽东为了宣传编造的一个谎言。而通过实地走访长征路,李爱德用事实驳斥了那些言论。

美国着名女记者艾格尼丝·史沫特莱对长征有具体的了解是1936年初在上海,她听到从延安派到上海工作的长征亲历者冯雪峰的讲述。冯雪峰的叙述驱使史沫特莱一往无前地奔向延安。

  为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上海文广演艺中心和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携手,将于今年6月把《红星照耀祖国》搬上舞台,加拿大籍的大山应邀出演“斯诺”。“作为记者,斯诺赶上了中国很有意思的一个历史时期。70年后的今天,《红星照耀中国》这本书仍在帮助西方人了解中国,这很不容易。”大山认为,“中国与世界的相互认识仍需要时间。东西方文化中有差异,但更多的是相似和互补。”

1937年3月至7月间,史沫特莱和朱德进行了几十次谈话,成为她后来写《伟大的道路》的基本素材。她说:“事实、数字和一路上千山万水的名称,都不足以说明红军长征的历史意义,更不能描绘出参加长征的红军的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以及他们所受的苦难。”“长征是革命战争史上伟大的史诗,而且不仅于此”,她满怀信心地预言,“长征已经完成,红军正在继续创造历史”。

  中国新的长征“可能成为当代伟大的社会和政治试验”

来到陕北一探长征究竟的,还有时任燕京大学新闻系教授的美国新闻记者埃德加·斯诺。1936年6月至10月他对毛泽东和红军进行了深入的采访。1937年10月,斯诺在英国出版了《红星照耀祖国》一书。在书中,斯诺把长征誉为“当今时代无与伦比的一次史诗般的远征”,“是历史上最盛大的武装巡回宣传”。

  1993年,意大利著名记者恩佐·比阿季推出他自己拍摄的大型电视片《长征》,这部五集的系列片以当年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为引线,通过对比的方式展示长征这一震撼世界的历史事件,并反映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第二次长征”。“中国的两次长征都极大地改变了中国人的生活,但在外国,从长征这个角度,通过电视镜头介绍过去和现在的中国,都是前所未有的。”新的长征将给中国带来什么呢?比阿季的回答是:“经济更发达,人民生活更美好。”

40多年后,斯诺的老朋友,美国着名记者兼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出版了长达30万字的着作《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在书中,索尔兹伯里称长征“是考验中国红军男女战士的意志、勇敢和力量的伟大史诗”,“是一曲人类求生存的凯歌,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最令人振奋的大无畏事迹”。“长征终于为毛泽东和共产党人赢得了祖国。本世纪中没有什么比长征更令人神往和更为深远地影响世界前途的事件了。”

  现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中的每一步,国人都习惯将之比喻成“长征”。“本世纪中没有什么比长征更令人神往和更为深远地影响世界前途的事件了。”索尔兹伯里在1985年出版《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时这样在序言中写道。他预言,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进行的新长征,“与几十年前的长征同样艰巨,它很可能成为当代伟大的社会和政治试验”。“现在,在美国、欧洲和世界各地,人们对于几十年前由一支规模不大,不引人注目的中国男女组成的队伍所进行的一次军事行动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在今年纪念红军长征胜利70周年的重走长征路活动中,很多外国人也参与其中。70年前中国的一个事件缘何能引起他们今天的热情,或许美国著名作家史沫特莱的一句话可以作为注解:“长征是革命战争史上伟大的史诗,而且不仅于此!”

被“红军以不可思议的英勇精神”感动的还有英籍华裔女作家韩素音,她在《早晨的洪流——毛泽东与祖国革命》一书中记述了长征的历史和红军一往无前的英勇精神,由于中国红军及工农大众的“坚忍不拔、英勇和不屈不挠的信心,长征成了一首英雄诗,成了惊天动地的功勋。”

他们是真正的军人

长征中,中国工农红军面对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和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全军将士在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下,不怕牺牲、英勇战斗,面对敌人的优势兵力,充分发扬军人血性,巧妙运用机动灵活的战术,最终取得了长征的伟大胜利。在世界军事界,长征精神成为了珍贵的精神财富和军事财富。

美国军事史学家塞缪尔·格里非斯将军在他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书中,拿红军长征和公元前400年1万希腊人从波斯到黑海的撤退做了比较,“希腊人和中国人,同样忍受了酷暑严寒,干渴饥饿;同样爬雪山,食草根,眠雪野,边行军边打仗;同样解决了可能造成分裂的内部争端;同样生存下来了”。但是,长征是“一次更加雄伟的壮举”。“中国共产党人,以他们反复经受的考验证明,他们能够忍耐难以言状的艰难困苦;能够战胜途中大自然好像决意要阻挠他们前进而向他们提出的一切挑战;能够击败下定决心要消灭他们的敌人而达到自己的目的。”

以色列国防军退役军官武大卫很早就听过中国红军长征的故事,“如果没有严明的纪律和组织,红军是不可能从敌人的围剿中完成大规模战略转移的。祖国红军走了两万五千里是人类军事史上的奇迹!我从长征故事中学会了如何严格要求自己,如何坚决服从命令。”就这样一直怀揣着“长征情结”,2005年他终于得以“圆梦”,用汽车加步行的方式,按照红三军团的路线走完了长征路。他说:“这次长征之行,让我知道了什么样的军人才是真正的军人,才是能够打胜仗的军队,才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军队……中国红军表现出来的精神是全世界的珍贵财富,值得世界各国军人景仰和学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