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中心红军实行战术转移,堪当红军北上抗日的先锋队

图片 1

为配合主力红军战略大转移,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唤起民众,1934年7月5日,中共中央、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和中革军委决定由红七军团组成北上抗日先遣队率先北上。7月7日,红七军团由瑞金出发执行中央关于“到敌人深远后方,进行广大的游击活动,与在敌人最受威胁的地区,建立新的苏维埃根据地,七军团应在中国红军抗日先遣队的旗帜下,经过福建而到浙皖赣边行动”的北上任务。在红七军团进入福建后,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中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于1934年7月15日发表了《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并于8月2日在福建古田的水口正式打出了祖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的旗号。这支由6000多名指战员组成、担负着特殊重大战略任务的部队,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孤军深入,横跨四省几十个县,行程达5000余里,堪称红军北上抗日的先锋队,是红军长征的一次重要预演。北上抗日先遣队是策应主力红军战略大转移的长征前锋,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的序曲,在长征史、抗战史乃至于中国革命史上,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重温一段苦难而辉煌的历史,

目录
长征准备阶段 (1934年7月7日――1934年10月10日)

接续一种伟大而永恒的精神。

长征失利阶段 (1934年10月10日――1935年1月15日)

瑞金被誉为红色故都、共和国的摇篮。

长征转折阶段 (1935年1月15日――1935年6月14日)

1934年10月10日,中革军委发布第五号令,

坚持北上和南下分裂阶段 (1935年6月14日――1935年10月19日)

指挥中央红军实施战略转移。

发展巩固和南下受挫阶段 (1935年10月19日――1936年7月1日)

红一、三、五、八、九军团连同后方机关人员,

大会师阶段 (1936年7月1日――1936年12月12日)

从江西瑞金的梅岗、马道口等地出发,开始长征。

长征准备阶段 (1934年7月7日――1934年10月10日)

图片 1

85年前的今天,长征从瑞金出发

红军长征油画

1934年7月7日为摆脱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困境,在政治上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影响和推动抗日运动的发展;在军事上威胁敌人后方,吸引敌人兵力,减轻对中央苏区的压力,为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创造条件,中共中央决定以红七军团组成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向闽浙皖赣边前进。是日,北上抗日先遣队从瑞金出发,进军福建。7月1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和祖国工农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发表《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北上抗日先遣队经长汀、大田、尤溪,于8月1日攻占水口,击溃守敌王敬久部,乘胜追击至福州城下,与敌激战三昼夜,不能攻克福州城,遂移师北上。7月23日为了结党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主力探索战略转移的路线,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电令红六军团“离开现在的湘赣苏区,转移到湖南中部发展广大游击战争及创立新的苏区”。8月7日红六军团九千七百余人,在湘赣省委书记、中央代表任弼时和肖克、王震等三人组成的红六军团军政委员会领导下,由横石和新江口地区出发,突围西征,开始战略转移。8月12日红六军团在桂东县的寨前圩召开连以上干部誓师大会,庆祝突围胜利。根据中央军委指示,由任弼时正式宣布成立红六军团领导机关,肖克任军团长,王震任政治委员,张子意任政治部主任,李达任参谋长。8月26日红六军团到达湘江右岸的蔡家埠,准备枪渡湘江。但湘敌刘建绪发现红军渡江意图,急调重兵防堵湘江,并督令湘军尾击红军。桂军廖磊部分两路向道县、零陵地区运动,堵击红军西进。红六军团进不得不放弃原定渡江计划。9月4日红六军团在全县以南的界首地区渡过湘江,占领西延县城。9月间程子华奉命到达鄂西北地区。鄂东北道委书记郑位三通知活动于院西北的红二十五军返回鄂东北地区,接受中央指示。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鉴于鄂豫皖地区敌占绝对优势,根据地发生了人力、物力的严重困难,于是决定鄂豫院红军主力作战略转移,到外线开辟新的根据地。是年6月,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派程子华离开中央苏区,到鄂豫院根据地工作,传达中央指示。9月间川陕苏区红四方面军粉碎了以刘湘为首的四川军阀的六路围攻,先后收复巴中、南江、旺苍,直逼广元城下;9月22日又克阆中、苍溪。至此,北起广元,南至阆中的嘉陵江东岸地区均被红军收复,川军第一、第二、第三路军逃至嘉陵江以西,第四路军逃至营山、渠县地区。是役重创了以刘湘为首的四川军阀,恢复和扩大了川陕革命根据地。10月初国民党军队继续向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区域推进。中共中央领航者博古、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惊慌失措,未经中央政治局讨论,即决定放弃中央革命根据地,转移到湘西会合红二、六军团。10月6日红六军团在甘溪超到桂军第十九师的突然袭击,战斗失利,部队被截成三段,陷入湘、桂、黔三省敌军二十四个团的包围中。10月7日中央军委命令红二十四师及地方部队接替主力红军防务,主力红军第一、三、五、八、九各军团,先后向兴国、于都、会昌地区集中,准备突围转移。10月9日红军总政治部发布政治指令,提出“准备突破敌人的封锁线,进行长途行军与战斗”。10月10日中国工农红军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朱德、副主席周恩来、项英发布命令:“将红军总司令部及其直属队组织第一野战纵队与主力红军组成野战军同行动。”并规定第一纵队各梯队分于10日17时、18时出发。是日晚,中共中央和红军总司令部从瑞金出发,率领主力红军第一、三、五、八、九等军团和后方机关共八万六千余人,进行战略转移。10月上旬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对主力红军长征后。中央根据地的斗争,作了如下布置:成立了中共中央分局和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办事处。以项英、陈毅、贺昌、邓子恢、张鼎丞、谭震林、梁柏台、陈潭秋、毛泽覃、汪金祥、李才莲为苏区中央局委员。陈毅为中央办事处主任,梁柏台为副主任。留下红二十四师、十多个独立团及其他地方部队共一万六千余人,在中央根据地坚持斗争。划定瑞金、会昌、于都、宁都四县之间三角地区为最后基本的游击区和最后坚持阵地。10月22日,又宣布成立中央军区,以项英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负责领导中央根据地和闽浙赣边区的斗争。☆

▲央视新闻“新长征,再出发”系列报道

为什么要长征?

1933年9月,国民党军调集各路兵力,向中央革命根据地发起第五次“围剿”,以消灭中央红军,最终摧毁新生苏维埃政权。面对敌人的第五次“围剿”,苏区军民虽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和牺牲,但因政治策略及军事战略错误,导致中央苏区形势日益严峻。1934年5月下旬,中共中央书记处会议在瑞金召开,作出撤出中央苏区,实行战略转移的决策。

图片 2

第五次反“围剿”作战经过要图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瑞金成立后,各方面建设日益完善,中央苏区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国民党蒋介石不甘心历次围剿的失败,于1933年9月纠集了100万兵力对各苏区再次发动“围剿”,其中,以50万兵力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围剿”。

为加强反“围剿”的红军组织,1933年6月7日,军委发出《关于改编红军第一方面军所属的独立军团的通令》,并在此基础上成立了红七军团和红九军团,此时红一方面军发展到十万人。

图片 3

1933年8月5日,中共中央发表《为帝国主义瓜分中国与国民娱乐的五次“围剿”告全国民众书》

图片 4

1933年10月18日《中央政府为粉碎五次“围剿”紧急动员令》

第二次全苏大会召开之前,中共临时中央在瑞金召开了六届五中全会。中共六届五中全会机械地,毫无保留地照搬共产国际的基本论点,对当前形势作了完全错误的估计,认为第五次“围剿”是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向着中央苏区作绝望的进攻”。

图片 5

李德,原名奥托.布劳恩,德国人。1933年9月,李德经秘密交通线来到瑞金,博古就将红军最高指挥大权交给了这个既不了解中国国情和红军特点,又毫无红军战争实践的外国革命者。

蒋介石为第五次围剿做了极为充分的准备,王明“左”倾错误在中央苏区逐步推行,以及博古和李德错误的军事指挥,导致了第五次反“围剿”的失利。

1934年4月28日,广昌失守。国民党分兵向苏区中心兴国、宁都、石城等地突进,红军又奉命实行“六路分兵”、“全线防御”,结果进一步陷于被动局面。到9月下旬,中央苏区仅剩瑞金、会昌、于都、兴国、宁都、石城、宁化、长汀等县。在这种情况下,红军只能撤离中央苏区。

长征前的准备

1934年7月,为宣传我党抗日主张,掩护中央红军战略大转移,成立抗日先遣队。同时,驻在瑞金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党、政、军中央机关领导苏区军民秘密进行战略转移前的各种准备。

图片 6

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旧址

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的主要领导及军事顾问李德,接见了红七军团领导寻淮洲、乐少华、刘英、粟裕,宣布由红七军团组成红军北上抗日先谴队,立即向闽、浙、赣、皖等省运动,宣传我党抗日主张,推动抗日运动发展。

思想舆论

图片 7

中共中央和苏维埃中央政府公开发表《为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

图片 8

抗日先遣队宣传画

1934年7月6日,红七军团在瑞金召开誓师大会,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央领导检阅了队伍,后红七军团出发,开始执行北上抗日先遣队的任务。

图片 9

《红色中华》发表《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社论

1934年9月29日,中共中央书记处成员、中央宣传部长、中央人民委员会主席张闻天,奉命在《红色中华》发表《一切为了保卫苏维埃》署名社论,暗示中央红军主力即将突围转移。

图片 10

《红色中华》发表《为发展群众游击战争告苏区民众》

1934年10月3日,中共中央、苏维埃中央政府联合在《红色中华》报发表《为发展群众游击战争告苏区民众》,号召苏区群众广泛开展游击战争,保卫自己的土地和家园。

扩大红军

1934年5月,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发出通知,要求在5、6、7三个月扩大红军5万名。实际上,仅用了两个月就超额完成,扩大红军62269名。从这年5月到9月底,全苏区共扩大红军8万余人。9月21日,中革军委发出命令,以红军第21师和第23师为基础,新编红军第8军团。此外,还在瑞金九堡组建了中央教导师,担任突围转移期间中央机关的保卫和重要物资的运输,还征调了5000名挑夫组成运输队和担架队。

苏区人民积极响应党和苏维埃的号召,当年“父送子,妻送郎,父子一同上战场”的感人场景随处可见。为了革命事业,苏区几乎家家都是烈属。以瑞金为例,当年瑞金人口24万,参军支前的就有11.3万,牺牲5万余人,其中有名有姓的烈士17166人。整个赣南共有人口240万,为革命牺牲的有33.8万,有名有姓的烈士有10.8万,占全国烈士总数的1/16。

中央苏区的人民群众,听娱乐和苏维埃的号召,他们倾其所有,参军支前,借谷借粮,只要一声令下,他们把最后的一把米,最后的一尺布,最优秀的儿郎,送给了党、送给了红军。

图片 11

《红色中华》第198期1版、209期1版《紧急动员二十四万担粮食》

为筹集粮食准备主力红军进行战略转移,1934年6月2日,中共中央和苏维埃中央政府决定向苏区人民紧急借粮24万担。7月22日,中共中央和苏维埃中央政府再次决定向苏区人民借谷并征收土地税粮60万担。两次的筹粮计划都得到苏区人民的响应,顺利完成。瑞金被总动员武装部副部长金维映称为“收集粮食的光荣模范”,在中央苏区起到了示范作用。

图片 12

苏区宣传画《廿万双草鞋献给红军》

图片 13

《红色中华》报217期6版文章《号召劳动妇女把银器售卖或捐给国家》

苏区人民夜以继日赶制草鞋,确保红军所需的情景。长征前的三个月,仅瑞金就做了50万双草鞋送给红军。此外,妇女们还发动剪发运动,把头上的银饰和手上的戒指捐献给政府。

据统计,为支持苏区建设和红军北上抗日战略转移,1932年至1934年间,仅瑞金人民认购革命战争公债和经济建设公债78万元,支援粮食25万担,捐献银器22万两,连同存在苏维埃国家银行的2600万银元,全部无私的奉献给祖国革命。因此,在一定意义上说,没有苏区人民就没有强大大中央红军,没有苏区人民的倾力支援,就没有红军的胜利突围长征。

长征从瑞金出发

1934年9月,
国民党军队推进到中央苏区的腹地,呈现合围红都瑞金的态势,中国工农红军与苏区民众也展开了红都保卫战。10月5日至8日,中革军委派员与国民党南路军总司令陈济棠谈判,并达成让路协议。10月10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党、政、军、群中央机关编成红军野战军从瑞金出发,开始战略大转移。

图片 14

军委第五号命令

1934年10月10日,中革军委在瑞金发布第五号命令,命令明确了军委纵队、中央纵队的组成和出发时间、地点,这是一份具有全局性的指令性文件,是中央红军长征的显着标志。

图片 15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娱乐、政、军、群中央机关在瑞金的第三处驻地云石山

图片 16

中共中央政治局旧址

图片 17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旧址

图片 18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旧址

图片 19

长征第一山–云石山

10月10日晚,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党政军群中央机关从瑞金云石山梅岗、田心村、马道口等地出发,开始战略转移,其他红军野战军也陆续撤离战场。因此说瑞金是中央红军长征出发地,云石山被称为长征第一山。

图片 20

中央红军踏上了二万五千里的漫漫长征路。他们克服了种种艰难险阻,同敌人进行了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爬雪山,过草地,付出了巨大牺牲。1936年10月,三大主力红军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红军长征宣告胜利结束。

红军长征到陕北后,毛泽东于1935年10月23日在吴起镇,11月5日在甘泉县象鼻子湾先后发表讲话时说到:“我们从瑞金算起,总共走了367天。我们走过了赣、闽、粤、湘、黔、桂、滇、川、康、甘、陕,共11个省。经过了五岭、湘江、乌江、金沙江、大渡河以及雪山草地等万水千山,攻下了许多城镇,最多的走了两万五千里,这是一次真正的前所未有的长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